苏眉澈

本命枢零。
各种主角总受党。
脑洞不止,随心挖坑,坑深慎跳_(:з」∠)_

 

妖怪梗

“喵嗷呜!——”


漆黑的夜晚,总会有那么一两声凄惨的猫叫声透过窗户传入未睡者的耳朵。


或打架、或发那啥情。


零竖着耳朵听了一会儿,却被一只手按着自己脑袋撸了两下,“零?怎么了?”


零扫了那手的主人一眼,懒洋洋地又趴了回去,心里想着:蓝堂那货又在和谁约架?


而被无视了的手的主人,显然已经习惯了零的冷淡,又揉了揉零的头,满是笑意的瞳眸里,在看向窗外夜空的一刻,霎时幽深:“快要……”


满月了啊……


满月逢魔,妖行怪游。


不过……


玖兰枢看了看被自己撸的呼噜呼噜十分舒服的白色家猫,笑了笑——


早在被驱魔协会除名的那一刻,一切都和他没有关系了。...

  77 13

麻麻说,女孩纸是小天使、是小仙女,是要用来宠的。对女孩纸要温柔哦~

于是,家教使然的玖兰枢和锥生君对女孩纸都是格外的温柔。

但是,两看相厌。

因为——

玖兰枢看锥生君对小天使们都是冷冷淡淡、很是不耐。

锥生君看玖兰枢对小仙女们都是笑里藏刀、很是虚假。

但是一点点的相处后——

玖兰枢和锥生君对女孩纸仍旧格外的“温柔”。

女生A:“玖兰同学,这、这是我亲手做的巧……”

玖兰枢:“啊,抱歉啊,最近牙疼。”

女生A:“……啊,这、这样啊,那……”

玖兰枢:“不用,零有给我做蛋糕吃。”

“……”女生A:“???????”

牙疼呢???!!!!

女生B:“啊呀~我要摔倒了~”...

  96 5

新的一年,也请多多指教

第一年——

“玖兰枢,初次见面,锥生君。”

“锥生零。”

第二年——

“零君,又有你的情书了啊。”

“比不上会长大人的情书多。”

第三年——

“欸,零,同学同室友三年,我忽然觉得我有点喜欢你了。”

“……你想让我怎么回答。”

第四年——

“零,新的一年,也请多多指教。”

“嗯。……手放哪儿?!”

第五年——

“往后余生,也请零君,多多指教了。”

“路还很长,玖兰枢,只要你不背叛我,我绝不离开。”

第六年——

“看,这是麻麻哟。”

“……玖兰枢你对着一只狗乱教什么呢!”

第七年——

“人说,七年之痒。我们是不是应该配合一下这个定律?”

“好啊,那我们离婚吧...

  104 8

我用三千年之魂,换你轮回转世。


只盼下一世,不求你会爱我,只求你能看看着我、想着我、念着我,好吗?


……


好的,然后玖兰枢成了零的儿砸。


继续上演一出腹黑占有欲黑化大戏_(:з)∠)_


脑子里忽然蹦出这个玩意儿,随手一记。

  23 11

哎……

果然还是想写书穿


但是


我懒啊(理直气壮. jpg

  1 1

#VK/枢零#_第13禁区_

#脑洞时间,依旧只是片段,慎入

#好久没写东西了,都词穷的不知道在写什么玩意儿


“必须要将它们赶走!”


“如果是别的国家的人,倒也没什么,但是……它们不属于我们的星球,它们会杀了我们的!”


“它们现在的情况非常健康,体态似乎已经适应了地球,不好的一点是,它们以放火为最基础的恶作剧,对于我们来说,却是最大的威胁……”


皇历356年9月12日,帝都上空忽然降下一艘飞船,大小几欲抵得上半个小城,悬浮三日,无任何动静。


皇历356年9月15日,由皇帝陛下亲自下令,第一支先锋队登上了飞船,而在那飞船的内部,是一只只从未见过的外星生物。


皇历356年9月16日,对于外来生...

  40 14

试阅=w=仅参考,以实物(正文)为准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一口獠牙的小甜甜:

永安一年中最难熬的时段,就是十月底十一月初的那几天,天已经很冷了,没开始供暖。


城郊的西山自然保护区平均温度比市区还要低五度左右,这里刚下过一场小雨,地面湿漉漉地浮着一层冰冷的水汽,满地落叶里间或站着几棵松树,松针是绿的,却仿佛没了鲜活气,只留下了一具长青的躯壳,在沉寂的深秋里慢慢地熬。



西山对外只开放了一小部分,作为旅游景区,这里规划得相当敷衍——景点就一个“红叶坡”,不高,沿途没什么名胜,四十来分钟就能爬到山顶,山顶有个循规蹈矩的庙,整个景区弥漫着“懒得营业,爱来不来”的气质。...

  29179 1

话说,玖兰家传统是——

同胞结亲。

当玖兰枢知道这个传统的时候,很是认真的看了零半天,看的零忍不住地伸手揉了揉小家伙的头:“怎么了?”

“……哥哥。”

“嗯?”

“以后我们也会像父母大人那样吗?”

“……什么?”

“会永远在一起。”

“……”十年前一睁眼就回到千年前玖兰枢即将出生时候的零,此时此刻不知道该是一副什么神情面对眼前看似才三岁的小鬼,“为什么这么问?”

小玖兰枢认真道:“我会娶哥哥的!”

“?????!!”零差点被呛着,“等下!你说……什么?”

“我会娶零的!”小家伙直接改称呼了,还一副煞有其事的样子,“我也会努力研究秘术的!”

零:…………玖兰枢你醒醒!!你

  99 3

论幼年时期枢大人和零酱的ooc黑历史

优姬小公主最近收到了一个非常喜欢的礼物。

喜欢到什么程度呢?

嗯,也没多喜欢,只不过就是吃饭带着、睡觉抱着,就连洗澡的时候也差点要拖着一起洗。

……其实就是一个和三岁优姬小公主差不多大的毛绒玩具而已。

主要是,是哥哥送的。

而这么一个喜欢的礼物,在天时地利人和的情况下,被肢解了——

刺啦一声的。

那种肢解。

其实就是线头松了正巧优姬小公主拽着它玩儿而已。

优姬小公主憋着嘴半天,眼泪丝丝的不哭也不闹,只是眨巴着一双大眼看着刚来串门的另外一个哥哥——

锥生零。

零:“……”

而刚下楼的妹控玖兰枢不知道前因后果,只是看到自家妹妹委委屈屈的样子,眼眸一冷,锁定自以为是罪魁祸首实...

  73 3

“……你在干什么?”

“思考人生。”

“对着一盆花?说人话。”

“真的,零,这世间众生皆苦……”

“……”

“唯独你甜。”

  45 1

© 苏眉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