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眉澈

本命枢零。
各种主角总受党。
脑洞不止,随心挖坑,坑深慎跳_(:з」∠)_

 

还是不知道起什么标题

#晚上修仙的时候和亲友说起师徒的事,躺在床上想了想,正好是个梗吧,现代也好,古风也好。

#不知道自己在编什么系列










“在这个游戏里,最复杂的莫过于师徒系统了。”

玖兰枢操纵着一身燕云校服军娘屁颠屁颠的跟在一个军爷身后的时候,旁边撑着脑袋盯着游戏界面的玖兰优姬发出以上的感慨,然后瞄着自家哥哥的侧脸,眨了眨眼:“哥,据我所知,师父他可是不会对师徒有任何这个名分以外的想法。”

玖兰枢看着自己军娘对面站着的那个军爷,笑了笑,顺手点了包包里的橙子:“我知道。”

一颗真橙之心以军爷为中心开始燃放,晃眼的焰火噼里啪啦作响。


优姬说的没错,这个游戏,最复杂的估计也就是师徒关系了。

有些人收了徒便只是认定那是徒,就像是演了无数个电视剧小说里似的,师徒任何一丝逾越都会让他们觉得乱了伦理。

而有些人便是喜欢师徒这个梗,亦或是觉得什么都无所谓,游戏而已,喜欢上了还怕游戏里的一个所谓的师徒身份?

零便属于前者。

徒弟便是徒弟,悉心教授,却无半点其他暧昧的情感流露,对徒弟都是尽心的好。

但是有时候偏偏这尽心的好,才是最要命的。


玖兰枢第一次冒出这个想法的时候,正在歪歪里挂着听他师父认真的和他讲解天策技能,那清冷却柔和的声音在妹子们听来怕是早就捂着心嗷嗷叫,但在一直听惯了的玖兰枢看来,那次竟然感觉心脏有点窒息,当时就觉得,完了,怕是要弯。

当时也不管自家妹妹的房间和自己就隔了一道墙,直接点了身边的毒萝插旗,毒萝一脸懵逼的点了拒绝,然后密聊他:哥,你咋了?

玖兰枢想了想,伸手打了几个字:嗯……看上了一个人。

[没胸你闭嘴]悄悄地对你说:?????

你悄悄地对「没胸你闭嘴」说:想求情缘。

[没胸你闭嘴]悄悄地对你说:……!!!!!

[没胸你闭嘴]悄悄地对你说:who?!!!!!

你悄悄地对[没胸你闭嘴]说:……我们师父

游戏里对面没了音儿,倒是听见隔壁噔噔噔的脚步声由远至近,然后自己虚掩着的门被人踹开,玖兰枢无语的看了看那门上的脚印:“优姬,换门的钱从你零花钱里面扣。”

玖兰优姬才不管门不门的问题,走到书桌前,一巴掌拍在一本书上,震的她自己掌心疼,还是撑着脸面严肃的问:“你说谁?!”

玖兰枢抬眼和她无声的对视。

玖兰优姬差点抓狂:“我的亲哥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你看上谁不行看上了师父?!你抢我什么不好抢我男神??!!”

“……”玖兰枢想,重点应该是最后一句。

“放弃吧。”

见玖兰枢似笑非笑的目光盯着自己,玖兰优姬缩了缩脑袋:“师父什么性格你又不是不知道,而且你练的是个妖号啊哥哥,虽然一直不开麦师父不介意,退一万步讲,如果就算你拿下了师父,到时候师父知道你是妖了怎么办?”

“那就……”玖兰枢眯了眯眼:“先断师徒吧。”

“……??????????啥?!”

“既然师徒身份逾越不得,那就先断师徒吧。”

玖兰优姬简直怀疑自家哥哥真的栽了,不是说恋爱中的人都是笨蛋么?!当她回过神的时候,已经抓着自家哥哥的双肩咬牙切齿的开始晃:“重点是这个么?!重点是——你是妖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哥!!!”

然后自己愣住了半天,才反应过来,结结巴巴、小心翼翼的开口:“……哥,你弯了?”

“…………”



刚开始被自家妹妹拉进坑的时候也没想那么多,就是觉得矮子视线不怎么好,成男体型又太笨重,也就成女手感还不错,再加上一身军装天策义,从哪个方面来说军娘这个职业体型都挺让人满意的。

其实没想过拜师,也就一次去优姬屋里问一些东西,当时优姬正和她师父在歪歪挂着,麦那边在说些什么,玖兰枢听不清,也不敢兴趣,倒是玖兰优姬兴奋的拉着他,把耳机一头硬塞在了他耳朵里,清冷的声音带了点无奈直接传入大脑:“下次还是洗大千蝶吧。”

玖兰枢抬眼看了看,竞技场55,应该是刚打完一场出来。

优姬眼睛闪闪发亮的盯着他看:“怎么样怎么样!我师父声音是不是很好听!!”

玖兰枢把耳机还给她:“还不错。”

然后想了会儿好像觉得自己也没什么要问的,就准备回自己房间,走到门口鬼使神差来了句:“对了,你不是说让我拜师么?就拜你师父吧。”

反正也只是做个师徒任务,传个功而已。

玖兰优姬秉着唯恐天下不乱的特性,隐瞒了自家哥哥的真实性别,对着自己师父卖萌的敲下几个字——

你悄悄地对「李无衣」说:师父师父!我一个闺蜜姐姐也来玩儿游戏了!你可不可以也收她为徒#可怜#鲜花,她是军娘哦~虽然什么都不会但是很乖哒!

「李无衣」悄悄地对你说:…………

你悄悄地对「李无衣」说:这个是她的id![君不语]师父收了吧~我也好有个师妹作伴呀~要不然师门就我一个很冷清哒QAQ

[李无衣]悄悄地对你说:…………知道了



锥生零的军爷站在橙子中心,听着耳机里传来噼里啪啦的声音,有点愣住了,还不等想明白徒弟是手滑还是什么节日,密聊叮的一声——

[君不语]悄悄地对你说:师父,过两天就是七夕了,七夕活动找到人一起做了么?

锥生零多多少少猜到了,正要回复,那边又发来一句——

[君不语]悄悄地对你说:师父,我有喜欢的人了,我们断师徒吧

你悄悄地对[君不语]说:……??????

锥生零第一次觉得,自己的脑子有点不够用,师徒和喜欢人,有冲突???

[君不语]悄悄地对你说:师父,我有师娘么?

你悄悄地对[君不语]说:……没有

[君不语]悄悄地对你说:师父有想要求情缘的人么?

你悄悄地对[君不语]说:……没

[君不语]悄悄地对你说:那师父喜欢师姐么?

锥生零下意识的皱了皱眉:她是我徒弟。

这几个字,玖兰枢意料之中。

[君不语]悄悄地对你说:如果,没了师徒身份呢?

你悄悄地对[君不语]说:…………

如果,没了师徒身份呢?



[李无衣]悄悄地对你说:大概……形同陌路吧……

玖兰枢压低了眼帘,鼠标剪头停在师徒界面“断绝关系”四个字上半天,终是移开——

你悄悄地对[李无衣]说:哇……师父,好沉重啊,我只是开个玩笑,师父是不是不开心了?

[李无衣]悄悄地对你说:……没

你悄悄地对[李无衣]说:话说回来,七夕任务师父不准备做么?

[李无衣]悄悄地对你说:过两天再说吧。你刚才说有喜欢的人了?

你悄悄地对[李无衣]说:嗯,是……师姐。

[李无衣]悄悄地对你说:……???????

你悄悄地对[李无衣]说:师父你……会不会介意?

锥生零心情有点复杂,但是也忽然明白了刚才这徒弟说要断师徒的意思——

[李无衣]悄悄地对你说:啊……没事,你们……加油……其实也不用断师徒的,我对这些……不会……那个……你懂我的意思吧?

玖兰枢忍不住低笑出声,玖兰优姬目瞪口呆:“??????真是亲哥,为了试探师父,有这么拉自己妹妹下水的么!”

然后又眼睁睁看着自家哥哥打开另一个客户端,登录上一个苍云号,玖兰优姬眨眨眼:“黑盒子,狐金,切糕武器,装备毕业……哥,这谁?!”

玖兰枢在成都找到军爷,点插旗,讨论一番技能之后,加好友,顺理成章,“既然一条路行不通,只有走另外一条路了。”

玖兰优姬:“……???????”

—你猜有没有TBC—

  51 16
评论(16)
热度(51)

© 苏眉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