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眉澈

本命枢零。
各种主角总受党。
脑洞不止,随心挖坑,坑深慎跳_(:з」∠)_

 

锥生零:神特么的渴血症

来自阿禾评论下@千年後 这位小可爱的脑洞,原话——

「不知道算不算脑洞。。就是枢是吸血鬼,吸血鬼们都十分强大并且不怕阳光和圣水,只有一个弱点,会对自己喜欢的人渴血。然后有一次吸了零的血。零对吸血鬼并不了解,为了让他不去伤害优姬,与他约法三章,自己供血给枢,而枢不能去吸别人的血。」


正文↓

玖兰枢是吸血鬼。

锥生零冷淡的看着从夜间部走出的一群不是人的人,走到最后的那个颇有压轴效果——

玖兰枢是吸血鬼,还是夜间部一群吸血鬼的头目。

哦,他们称他为“枢大人”。

啧,有点中二。

当玖兰枢那双红色眼眸对上他的目光同一秒,锥生零面无表情的移开了略带嘲讽的视线。身边日间部一群迷妹们叽叽喳喳,却碍于他这个风纪委员散发着的冰冷气息不敢上前。

没错,风纪委员。

夜间部一群不是人的人长的……简直不是人。

那是有区别于一般人类明显的完美外貌出色头脑以及显赫的家世。

放在小说里面妥妥地天上有地上无,一群自带玛丽苏气场的设定。所以夜间部在那群迷妹们看来,完全就是一贵族课程学院。

而风纪委员的任务就是——

紧盯着一群迷妹在夜间部开门放鬼之际不会头脑发热的向着那些鬼扑上去。以免造成夜间部成员的人身伤害以及日间部同学们的意外危险。

当然,以上皆对外官方话。

一开始就说过了,夜间部是一群吸血鬼,吸血鬼是嘎哈的?当然是吸血的。所以这些迷妹们在他们眼里看来,完全是一道道美味佳肴。

所以身为风纪委员,身兼吸血鬼猎人……对不起,反了——所以身为吸血鬼猎人,身兼风纪委员的锥生零同学担起了保护好每一个学员这个重大任务。

嗯,没错,锥生零同学仍旧是猎人身份,而他和玖兰枢的关系——

不提也罢。

???

不就是吸血鬼和猎人的对立关系么??为什么一言难尽似的!

而事实上……确实一言难尽……

夜间部游街似的几只鬼不紧不慢的往前楼教室走去,玖兰枢慢悠悠的又在最后,身姿优雅宛若皇室君王,然后这位君王吸血鬼路过风纪委员身边的时候脚步一顿,逗猫似的看着风纪委员君:“锥生君辛苦了。”

身旁迷妹们大气都不敢出,散发着诡异气场的盯着眼前那两个人,只见猫似的风纪委员眼神吝啬的都不扔给玖兰大人一个,反而对她们开口,“都赶紧回去!”

迷妹们也学着风纪委员君无视玖兰大人似的无视他,小心翼翼又略带兴奋的看着完美的和神一样的玖兰大人:“玖兰前辈,那个……零酱今天看起来脸色好像不怎么好。”

锥生零:????????

为什么你们对玖兰枢说我脸色不好??!还有!零酱是什么鬼!!

玖兰盯了脸色不善的风纪委员君一会儿,点了点头:“确实不怎么好,昨晚上辛苦锥生君了呢。”

锥生零:???????

哪里不对!!!

迷妹们一群倒吸气的声音,特诡异,就像有了靠山,然后都开始大胆的告状——

“是啊是啊,今天看到零酱精神不振的样子,都吓了一跳呢……”

“零酱今天说话都是有气无力的……”

“玖兰前辈千万不要让零酱这么辛苦啦~”

锥生零:………………

为什么好好的夜间值守被你们这么一说总觉得哪里不对呢?!!

玖兰枢一边微笑着听各位迷妹们的“不满”,一边眼神黏在快要炸毛的风纪委员君身上怎么都扒不下来,“嗯好的,以后不会让零这么辛苦。”

锥生零脸色发黑:“都!给!我!滚!回!去!”

迷妹们得到玖兰大人的话,满足了,散发着诡异小粉花一步三回头带着蜜汁微笑回去了。

目送最后一个身影彻底消失在视线里,锥生零冷下脸,回头瞪着似是一脸无辜的吸血鬼。

玖兰枢缓缓的眨眼,笑的从容不迫:“锥生君还好么?”

眼神从眼前这个银发少年的眸扫到少年的唇,最后落在少年白皙的颈项上,似是看到那苍白的肌肤下埋藏着的一根根丰富的血管。

锥生零一看到那只吸血鬼盯着自己脖子就觉得不对,现在看到玖兰枢本是红色的眸子现在开始红的发亮,就知道这只鬼又想吸血了。咬了咬牙:“吸血鬼!”

玖兰枢抬起发亮的眸子眸色深沉的看着他:“这点锥生君不是早就知道了么?说起来,优姬今天没来呢……那个孩子的血……”

“闭嘴!”

黑主优姬是学校理事长的女儿,基本上和零一起长大,也算是青梅竹马,所以零一直都视其为最重要的人之一,呵护如亲妹。而自从结识了这群吸血鬼,玖兰枢就对优姬格外上心,在锥生零看来完全就是图谋不轨。

而图谋不轨这一猜测在昨天晚上得到了锥生君的亲眼证实。



起因很简单,不过就是在夜间和优姬执勤的时候发现了两个想偷拍夜间部成员的妹子,后来优姬的手不小心挂到了树枝,不知道玖兰枢鼻子是不是属狗的,轻微的血腥味离的那么远他都能闻得到,然后两个风纪委员和一个吸血鬼在小树林顺利会师。

锥生零当时将优姬护在身后,血蔷薇直指玖兰大人:“你想干什么。”

玖兰枢的眸色在夜色里幽深的宛若一口古井, 他看着锥生零护着少女的紧张感,压了压眼眸,却是对少女道:“优姬,受伤了?”

黑主优姬摆了摆手:“没事没事,就是磨掉了一层皮而已。”

玖兰枢往前走两步,锥生零拿着血蔷薇的手臂更直了,“劝你还是不要再往前走了,玖兰前辈。”

玖兰枢面色淡然的看着他,然后开口:“星炼。”

锥生零瞳孔一缩,几乎是条件反射的转过身去,少女已然昏倒在那个女吸血鬼的怀里,然后星炼抱着少女一个起身消失在原地。

锥生零下意识要追,却被身后玖兰的话止了脚步:“放心,优姬不会有事。”

锥生零回过身,血蔷薇重对上那只吸血鬼,声音冷淡:“你到底想怎么样!”

“我想怎么样,锥生君不清楚么?”玖兰枢红了眼眸,他抚上自己的喉咙,语气优雅的宛若在讨论夜宵该吃什么:“优姬的血对于吸血鬼来说是一种诱惑……”

“你!”

“我说了,优姬不会有事。但是……”他慢慢靠近零,全然无视血蔷薇对他的威胁,“吸血鬼有特定时期的渴血,一直被锥生君这么死死盯着,我怕我哪天控制不住自己……”

锥生零心下一沉,玖兰话没说尽,但是他已经懂了,这只吸血鬼到了渴血期,纵然平日里对那个少女再如何珍爱,渴血的时候却不会分人,就算玖兰不去伤害少女,那学校的其他学员也都难逃危险。

玖兰枢观察着少年的脸色,笑了笑:“当然,我倒是不介意锥生君以身饲虎……”

锥生零面色冷淡:“我也不介意一枪让你化为尘土。”

然后他忽然想到了优姬,那个还在吸血鬼怀中昏迷着的少女……

“我……”他动了动喉咙,冷静的声线隐隐有些咬牙切齿,“你确定?”

玖兰枢故作不懂:“什么?”

然后他看见少年以血蔷薇抵着他的心,身体靠近他,白皙的颈项就这么毫无防备的展现在自己眼下。

玖兰枢:“……”

少年紧绷的声音就在他耳边:“要吸就赶紧的!但是玖兰枢,别再试图把主意打在优姬身上,别人也不能!否则我杀了你!”

“啊啊……零君你还真是……”

犯规啊……

这一套胡诌的话语漏洞百出,然而这个少年竟然就这么信了,到底是对少女太过看重,看重的……

“你予我血,那么,如君所愿。”

獠牙轻柔的划破少年的颈项,血蔷薇抵着他的心,他抬手虚抱着少年,喉间的腥甜让他瞬间抓紧少年的背,宛若要将此人永远禁锢在自己怀中。

——看重的……让他感到妒忌。


这也是对于和那只吸血鬼关系“不提也罢”的难尽之处,毕竟现在也算是饲主和被饲养关系了……?

然后第二天就发生了刚开始的那些对话。


要是被猎人协会知道自己在拿自己的血喂这只鬼,怕是他师父都要先拎着枪杀过来清理门户。

锥生零额角的青筋蹦了蹦:“你别忘了答应过我什么!”

玖兰枢乐的见少年被自己逗炸毛的样子,可是他也隐隐低估了自己的自制力,眸中的红亮越来越盛,少年冷冽的目光让他觉得越来越渴:“那么……”

他一把将少年压制在一棵树上,冰冷的唇一寸寸勾勒着少年苍白的颈项,双手不同于第一次的虚抱,这次是紧紧的拥着少年。

不一样……

那冰冷的唇在脖子上摩挲的感觉很不一样,锥生零不想多想,但是总觉得无端的有些血族那些乱七八糟的色情,皮肤硬生生的起了一层鸡皮疙瘩,额角的青筋已经肉眼可见:“赶紧的!!不吸就滚开!嘶!玖兰枢你属狗的!”

他话音没落,獠牙就狠狠的刺下去,像是带着什么情绪似的。

锥生零大脑有一瞬间的跳脱到外太空——

刚才谁特么说不要让我这么辛苦的?!!

然而玖兰大人还是让怀里的人辛苦了,所以他一边吸着,一边抬头放于少年脑后,让零昏睡了过去。

他收回了獠牙,冰冷而又柔软的唇在他吸血的地方来回吸吮,最后吻上了少年苍白的唇。

他对锥生零的血,上了瘾。


夜间部成员见他们枢大人一直没回教室,几个关系不错的又折了回来,老远就闻见了一丝血丝,等走近了都一副被雷劈的样子——

蓝堂英:“枢、枢大人?!他他他!……”

玖兰枢知道蓝堂英指的是什么,抱着少年优雅一笑:“嗯,就是你们认为的情况。”

夜间部成员:…………

一条拓麻头很疼:“谁不行啊!为什么非得……非得是锥生君呢?”

“谁知道呢……”玖兰枢垂眸看着怀中人,酒红色的眼眸一片柔和,“本想只是逗逗他的,但是……”

但是,他输了。

他没有告诉锥生零的是——

他们不惧阳光,不惧所谓的圣水,唯独有一点,便是一旦喜欢上某个人,就会对自己真心喜爱之人患有渴血症。

就像是一个普通人对于自己喜爱之人不由自主的想要接触、触碰、亲吻、爱抚……

连玖兰枢都没想到,锥生零的血会对他有如此大的诱惑,还是……

玖兰枢压低了眼眸,还是早就把你放在了骨子里、融进了血里?

一条拓麻想了想:“那……锥生君知道么?”

“……以后再说吧。”

夜间部成员:……第一次看到枢大人有点怂……

至于零君知道以后的事……Emmmmmmmm……

—END—

啊……好像没写出什么感觉来,手机打字,打完就忘记之前打了什么玩意儿(눈‸눈)

凑合着看吧,不要纠结细节,bug太多_(:з)∠)_

  354 32
评论(32)
热度(354)

© 苏眉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