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眉澈

本命枢零。
各种主角总受党。
脑洞不止,随心挖坑,坑深慎跳_(:з」∠)_

 

青梅竹马纪事

零性转!不喜勿入!


>>.03

玖兰枢有个妹妹,小他两岁,叫玖兰优姬。

在他看来,他的妹妹是世界第一可爱的,大眼睛,萌脸蛋,叫“欧尼桑”的时候简直不能太萌,所以一直以来都享受着被妹妹依赖的美好感觉,直至有一天,优姬喜欢上了别的“小哥哥”。

那时玖兰一家才搬过来,隔壁好像也是刚搬过来不久,两家的麻麻因为孩子上学的事情结识,然后自然而然的成了闺蜜,玖兰枢比那三个小家伙年长两岁,照看弟弟妹妹的重任也就这么自然而然的落在了身上。

锥生家是一对龙凤双子,长的几乎一样又似乎不一样,当时他看着几乎贴在锥生零身上的锥生一缕想了想:看来一缕酱也很喜欢她哥哥啊……

……这是个美丽的误会,但是没人想去解释什么,毕竟当时锥生一缕穿的是女孩子裙子,只是因为锥生麻麻突发奇想想看一下儿子穿女装可不可爱。

而锥生一缕的“哥哥”不止被自家弟弟喜欢,玖兰优姬也很喜欢,一边说着小哥哥好好看香香的,一边吧唧口水涂了锥生零一脸,锥生一缕不甘示弱,也吧唧着自家姐姐另外半边脸。

玖兰枢看着自家妹妹死死抱着锥生零的时候,一边心酸妹妹也有除了哥哥喜欢的人了,一边才认真打量了锥生零。

嗯,小家伙长的还不错。……好像比一缕酱好看些。

彼时玖兰枢7岁,锥生姐弟和玖兰优姬五岁。

自此往后几年,玖兰枢分清了哪个才是锥生大小姐,也习惯了零酱男孩子似的属性。

直至玖兰枢12岁那年,才恍然,嗯……零是女孩子啊……

12岁正是刚迈入青春期大门的年纪,对于生理课上隐晦的教育,学生们除了好奇就是昏昏欲睡,有些早熟一点的红了脸,剩下的似懂非懂。

玖兰枢百般无聊的转着笔望向窗外,想着零酱那孩子还有两年也要上初中了,到时候他就是她学长了。想起那孩子在他面前有时候像猫似的伸出爪子却不敢挠的样子,唇角就忍不住上扬。

班主任敲了敲门,打断了任课老师,说:“玖兰枢,出来一下。”

玖兰枢在自己和全班同学的疑惑中走出去,刚站定,就听见班主任对他说:“刚才你妹妹打电话过来,说零酱……也是你妹妹吧?受伤了,家长又都不在家,让你回去看看。”

忘记是怎么跑回去的,等气喘吁吁的推开零房间的门时,优姬正在帮她换衣服,后背上青紫一道伤痕在白皙的皮肤上很是扎眼。

玖兰枢顿时就觉得心头火起,处在变声期的声音都低了几分:“怎么回事?!”

“啊……你怎么……”顿时想起肯定是优姬那丫头说的,锥生零讪讪道:“就……一不小心。”

优姬从没见过自家哥哥这么生气,一时不敢说话。

玖兰枢眼睛死死看着那道伤痕半天,眼睛想扫一下其他地方看还有没有伤,却看到了被衬衫隐隐遮了一半的胸部,玖兰枢整个人一僵,有些慌乱的移开视线:“先穿好衣服!”

“啊……哦……”

窸窸窣窣穿衣服的声音在耳边响起,玖兰枢想起零从小到大让人头疼的打架,想起总是被小姑娘们误以为是男孩子的喜欢,想起他总是把零当另外一个优姬来宠的无奈,直至想起刚才少女白皙的身子,才恍然惊觉——

她……是女孩子啊……

是女孩子啊……

啊……







>>.04

有时候锥生零就在想,为什么自己是女孩子呢?

这点,在刚入中学部军训的时候,怨念更深,因为伴随着的,还有每个少女青春期必结识以后几十年的亲戚——

大姨妈。

玖兰枢作为三年级学长,又是学生会会长,新生入校军训这几天,学生会要密切配合学校工作,要让新生在新学期都能很快的融入这个学习环境。由此可知,玖兰枢有点忙。

忙的以至于忘记了什么时候开始下的雨,等反应过来的时候,外面所有干燥的物面都已经被雨水浇透,包括操场上正在军训中的新生。

雨越下越大,等教官终是抵不过老天说解散的时候,所有人的衣服都已经湿透,粘在身上很不舒服。

优姬照例和零同一班,棕色的长发被雨打的十分狼狈不堪,趴在零身上边走边抱怨:“啊啊……教官都是魔鬼QAQ”

锥生零抿了抿唇感觉肚子有些不舒服,这不舒服还不是闹肚子的不舒服,正想着自己早上到底吃了什么玩意儿,身后一个甜美柔柔的声音就叫着了她:“那个……锥生同学?”

零和优姬疑惑的扭头,一紫灰色头发的少女拿着刚刚脱下的迷彩军装外套急急忙忙的往零腰上绑。

锥生零:“???”

玖兰优姬:“这位同学……你你你……嘎哈??”

“嘘。”绑好衣服的少女确认从零后面看不出什么,歪头一笑,有点担忧:“锥生同学正好今天生理期么?这样淋雨不行啊,要不去一趟医务室吧?”

虽是问句,却拉着零的手就快速的往医务室方向走。优姬了然,有点懊恼自己没早点发现,也拉着零另一只手往医务室方向走去:“谢谢啊……emmmmmmm这位同学?”

少女回之一笑,柔柔甜甜的:“红玛利亚,叫我玛利亚就好了。”然后对着零笑笑:“只有我发现了,锥生同学可以放心。”

被两个人拽着从头到尾一头雾水的锥生零:“……啊?”

等到了医务室才发现,裤子已经被血染了大片。

锥生零:…………

玖兰优姬在某些方面是个风风火火的女孩子,所以当玖兰枢撑着伞在操场找不到人便给自家妹妹打电话的时候,就像是自己初一时期从班主任口中听到的那些话似的,整颗心都提了起来,因为优姬的描述实在有点吓人——

“在医务室,零酱流血了!”

玖兰枢当时的脸色在旁边的一条拓麻看起来,着实吓人。

等急急忙忙到了医务室门口,玖兰枢敲门的手都有些抖:“零?”

“哥哥?”门打开一条缝,自家妹妹露出脑袋,有些惊讶:“哥哥你怎么来了?”

“零怎么样了?”玖兰枢说着就要推开门,却被自家妹妹又关上了几分,玖兰枢微微皱眉:“优姬?”

“emmmmmmm那个……零没事,哥哥你真的不方便进来!”

玖兰枢看着自家妹妹有些微红的脸和不知道怎么开口的纠结表情,忽然福至心灵似的,“……女孩子的?”

“昂……”

玖兰枢松了口气,“给锥生阿姨打电话送衣服来了么?”

“嗯!”

玖兰枢抬了抬手,最终放下,有些无奈:“那个孩子……你们真是……”

玖兰优姬眨了眨眼不明所以,跟着一起来的一条拓麻笑眯眯道:“你不知道枢刚才那脸色,很可怕哦~”

声音全都传到了屋里,红玛利亚歪了歪头,“优姬的哥哥?好像很关心零酱啊……”

被扒了所有衣服的零躲在被窝里,闻言拉起被子盖的只剩下一双眼睛,声音隔着被子显的闷闷的:“是个笨蛋而已。”

“笨蛋”玖兰枢就在门外呆到了锥生麻麻把衣服送过来。

看到玖兰枢的时候,锥生麻麻愣了愣,继而捂着脸笑的诡异:“啊啦啊啦……”

一脸淡定的玖兰枢此时此刻被锥生麻麻这一脸诡异笑容给笑的莫名有些不知所措。

锥生麻麻进医务室的那瞬间,他听到锥生麻麻语气开心道,“我家零酱也长大了呢……”

玖兰枢怔了一下,知道这句话虽然只是身为一个母亲的感慨,但是他忽然就紧张了起来。

是啊……零是女孩子,而且……

一天天的在长大……

—TBC—

  109 15
评论(15)
热度(109)

© 苏眉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