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眉澈

本命枢零。
各种主角总受党。
脑洞不止,随心挖坑,坑深慎跳_(:з」∠)_

 

片段系列

正看着小说,忽然想起几个梗,然后又忽然想起以前也是开过一个片段坑的,然后翻了翻——

嗯,2015年的……(눈‸눈)干脆也挪过来得了

  >>>.01 空气


  
  早园琉佳在深夜中再次见到那个高贵却寂寥的身影时,终是胆大了一次,忍不住的从背后环抱了上去——
  
  “枢大人……”
  
  她唤着他,紧拥着那个纯血君王,瞳眸中是散不去的悲伤和心疼:“枢大人……不要再去想那个人了,不要再想他了好不好?”
  
  “……琉佳。”玖兰枢微微侧眸,“放开。”
  
  语气是平静而淡然的,眸色却已然和窗外的夜色一般浓的如墨,他说——
  
  放开。
  
  放开我,放下你自己。
  
  纵然有着君王的威压让早园琉佳浑身颤抖,她却死死的抱住不松手,“枢大人,吸血鬼都是没有温度的,都是冷的,但至少……您看,您还能感到我的冰冷温度对不对?而那个人……锥生零,他就像是空气,您抓不住也看不到的,是空气,是虚幻缥缈的……”
  
  “琉佳。”那君王微微叹了口气,轻而易举的让少女松开了自己,他伸出手在半空中虚虚的一抓,像是抓到了什么,又像是什么都没有,“吸血鬼不需要温度,没了温度,我至少还能活,但是没了空气……”
  
  ——但是没了空气,我根本就活不了。


  
  【我可以不需要温度,但不能没有空气。】


  
  —《空气》FIN—



  
  花絮:
  
  “……但是没了空气……”玖兰枢顿了一下,看向是导演的自家妹妹,“优姬,吸血鬼需要空气?”
  
  早园琉佳:“…………桥豆麻袋,导演,剧本不对啊。”
  
  玖兰优姬求救的看向一旁的银发少年:“零……”
  
  锥生零抬眼望向正在看着自己的玖兰枢,淡淡道,“吸血鬼不需要呼吸,可我需要,你觉得没了空气我能活?”
  
  “……”众人:这奇葩的救场方式。
  
  某君王微微一笑很恐怖:“那就彻底的将零变成我们吸血鬼真正的一员好了,王后这个位置如何?”
  
  “……”众人看着脸色越来越黑的某少年哆哆嗦嗦的闪到角落:桥豆麻袋!!这剧本真的不对啊!!




  >>>.02 姐夫


  
  玖兰枢和锥生零纠缠不休。
  
  这是绯樱闲无意间从高烧不退昏迷不醒的弟弟口中得到的信息,而高烧的原因,便是少年颈项间那显而易见的如若蚊虫叮咬一般的红痕。
  
  “玖兰……”
  
  少年在迷蒙的睡梦中,这样轻唤,伴随着眉头微皱。
  
  他说,玖兰。
  
  那一刻的绯樱闲指尖如冰。
  
  ——玖兰,玖兰枢。
  
  玖兰枢是锥生零的姐夫。
  
  锥生零未满18岁。
  
  玖兰枢是她的……前夫。
  
  也许绯樱闲连自己都没想到,自己是如何镇定的拿起电话拨通警ju的号码,如何冷静的对那边的接线员说,“我要bao警,有人猥xie未成年……我……是受害人的姐姐。”
  
  后来……
  
  也许没有什么后来。
  
  玖兰枢对于这样的事情很是淡定,似是早就知道有这么一天,只是在警ju被收ya之时,他看着对面坐着的女人沉了眼色,“零怎么样了?”
  
  “闭嘴!”绯樱闲冷冷的看着他,“玖兰枢,我真的没有想到……”
  
  “零,怎么样了。”玖兰枢再次这么问,语气亦是沉了下来,“闲,你听着,当年骗你,确实是我不对,但是零……我对零,……自始至终,我所珍爱的,只有零他一个人而已。”
  
  ——纵使用了卑鄙的手段接近他,也终舍不得拉他一起入地狱。


  
  【身份虽是禁忌,却是接近你最为有效迅速的办法。】


  
  —《姐夫》FIN—



  
  花絮:
  
  “……”众人:这尼玛奇葩的剧本……
  
  绯樱闲一甩身前的长发,冷笑,“入地狱?拉着零一起?休想!”
  
  “……”众人:闲姐入戏太深。
  
  红玛利亚扶额:“难道就我的关注点在于枢大人和闲大人是一对虽然已经离婚但是还是十分惊悚的设定么?”
  
  “不,比起这个……”锥生一缕沉默的看着剧本,“我更想知道,为什么设定闲大人是零的姐姐?我的存在呢?”
  
  玖兰优姬:“……呵呵呵……”
  
  “……”众人:难道就我们的关注点是在未成年上么?!这真是犯罪啊导演!!!






  >>>.03 倒追

  
  锥生零喜欢着玖兰枢,这是众所周知的事情。
  
  大学四年,第一年,锥生零就觉得那个笑的道貌岸然的人很是眼熟,后来想起来是和自己有婚约的玖兰优姬的哥哥玖兰枢;
  
  第二年,锥生零在晨会结束众人还在操场没有散去之际,面无表情的对着笑的优雅的人进行了告白,嗯,效果不错的收到了某人比较惊愕的表情,却有点不爽的又看到了惊愕表情过后那一脸意味深长的笑容;
  
  第三年,玖兰枢的身边开始习惯性的出现锥生零的身影,上课、吃饭、散步,只可惜睡觉不是在同一个寝室,众人理所当然的将他们视为一对;
  
  第四年……
  
  玖兰优姬坐在自家客厅的沙发上在众人看不到的角度很没形象的翻了个白眼,对面坐着自家无耻的哥哥和自己的男神,旁边坐着自家的父亲母亲大人,嗯,这就是所谓的见家长——
  
  “就是这样,我喜欢零,所以还请父亲和母亲谅解。”
  
  应该是恳求的语气,从某人嘴里出来,怎么都有种“你们答应也得答应不答应也得必须答应”的强势,配上那似笑非笑的表情,这完全不是在请求而是在威胁啊魂淡哥哥!
  
  玖兰悠和玖兰树里倒是没什么所谓,反正那个银发少年和玖兰家本就有婚约,横竖都是玖兰家的人,只不过是……咳,儿媳和儿婿的区别。
  
  只是自家女儿……
  
  夫妇两人默契的将视线放在沉默的女儿身上,坐看兄妹俩上演反目成仇的戏码。
  
  玖兰优姬不哭不闹也不上吊,只不过一改往日女汉纸的作为,只是优雅的坐在那里微笑着端起杯子——品茶,顺便的、真的只是顺便的,说了那么两句话:“其实也不意外了啦,毕竟在以前哥哥无意间见过零之后就对我说了,以后要公平竞争,既然零选了哥哥……虽然
  
  伤心,但是还是零觉得幸福就好,只是没想到……枢哥哥当初竟然为了零转到了零的学校,这点我真是自愧不如……”
  
  配着那一副失恋的表情,真是……
  
  演技不怎么好啊,优姬。——玖兰枢微笑着这么咬牙切齿的想着,刻意无视身边那冰冷盯着自己的紫眸。
  
  众所周知,锥生零喜欢着玖兰枢只是为了解除和玖兰家的婚约;
  
  众所周知,玖兰枢才是真正喜欢着锥生零,各种装无辜藏腹黑表脸的行为在众人看来简直媲美奥斯卡影帝,偏偏某只白兔一样的银发少年还无所察觉的以为玖兰枢真是被自己追;
  
  众所周知,锥生零是受。
  
  众所周知,嗯……见家长之后,玖兰大人以后的夫夫幸(重音)福生活貌似有点不好过啊……

  
  【无论任何手段,我看上了你,你就是我的。】

  
  —《倒追》FIN—


  
  现在开始公开的情报——

  
  玖兰优姬最后悔的就是将和自己有婚约的男神炫耀一般的时时刻刻的告诉远在国外的自家哥哥——
  
  “哦?有这么好?”
  
  “那是!零很帅的!虽然很冷,但是很温柔的!”
  
  “是么。”
  
  “那当然!嘿嘿,哥哥你也要加油给我找个嫂子啊~今年会带回来一个金发碧眼的嫂子么!!?”
  
  “哦,我好像没告诉过你,我喜欢男的。”
  
  “……”
  
  “而且还是那种银发紫眸的正统日本男孩纸,性格冷一点更好。”
  
  “……”怎么感觉这描述好符合一个人呢?
  
  “嗯,你所谓的男神就挺好的。”
  
  “……泥煤!!&^%$$#^%*&^……你连零都没见过好吧!好泥煤!”
  
  “你就是我妹。再说了,你怎么知道我没见过?”
  
  “…………你什么时候见过?!”
  
  “嗯……你十五岁生日的时候,惊鸿一瞥。”
  
  “……”那个时候正好也是自己惊鸿一瞥到了自己的男神,自己和男神的婚约就在那一天定下。
  
  “优姬?真信了?”
  
  “……”
  
  “开玩笑的,哥哥怎么可能会抢你的未婚夫?虽说那天无意间见到锥生家的那小子感觉确实不错,但是是否可以托付终身,哥哥就帮你看看吧。”
  
  “……什么意思?”
  
  “刚才没告诉你么?我过段时间就回国。”
  
  “……”怎么感觉那么不安呢?
  
  玖兰优姬的感觉没错。玖兰枢确实只是抱着考察未来妹夫的目的去接近锥生零的,但是事实上——
  
  玖兰枢他自己……玩脱了。
  
  而通过这件事之后,玖兰优姬妹纸对自家哥哥从小盲目的信任自此降低到可选择性信任,比如,在零的事情上,只要是自己想要接近零的时候,玖兰枢说的话,一概不能相信!PS:零的生命安全除外。







  >>>.04 引渡

  
  上古八荒,黄泉轮回。
  
  黑暗幽冷的黄泉中,就连那魂灯都是冷的。
  
  九尾狐这时还是一个小小的孩子,赤着脚丫子坐在河边看着桥上的鬼魂一碗碗的饮下孟婆卖的汤。
  
  小狐狸尝过那汤,淡然无味,一点也不好喝。
  
  它无聊的踢着冰冷的河水,狭长而无辜的大眼瞄着岸边停留的木船上的身影——那是前几天才来的摆渡人。
  
  引死者之魄,渡轮回之魂。
  
  一头银白的发丝不知是生前就留了那么长,还是在地府中已然呆了那么久,发丝几近那人的脚踝,在幽冷的黄泉,更显的那身影清冷凉薄。
  
  那个银发的摆渡人就坐在船上,似是在假寐,一头发丝铺满船舱,有几缕甚至是已经落在了河面上,发尾沾染上了河水的水气凝固成冰。
  
  小狐狸眨了眨眼,无意识的伸手去捞那些垂落在河水里的发丝,“好美……”
  
  惊醒了假寐中的摆渡人。
  
  小狐狸抬头看着那双睁开的紫眸,再次无意识的重复,“好美。”
  
  就像是传说中昆仑山上才有的上仙,而不是应该呆在幽冷黄泉的孤魂。
  
  “狐狸?”
  
  小狐狸是第一次听到摆渡人开口,声音也是带着那人的清冷气息。
  
  “你叫什么名字?”小狐狸这样问他,踮着脚爬上木船,抱着摆渡人那一头银丝兴奋的钻进摆渡人的怀中,也不管那人是否愿意就这么抱着它,“一直没见你说过话,还以为你是哑巴呢,你叫什么名字?”
  
  “名字……?”摆渡人轻轻愣了一下,紫眸中有着片刻的迷茫,而后色彩逐渐沉淀,他抿了抿唇,淡淡的吐出一个名字,“Zero。”
  
  无色无实,皆为虚幻,便为,零。
  
  这黄泉中的魄都是抛却生前事待入轮回的魂,在这幽冷的地方呆了那么久,叫什么名字早已经忘却,只是隐隐记得,要在这里等一个人,引那人之魂入轮回,然后继续等……
  
  小狐狸睁大了眼,“那是你什么人?”
  
  “……”
  
  “你还记得那个人的名字么?”
  
  “……”
  
  “不记得了么?”小狐狸歪了歪头,“不记得的话,就算有一日那人真的来了黄泉,你也不认得了吧?”
  
  “……是么。”摆渡人怔了片刻,而后轻轻的笑了,“所以我才在这里。”
  
  引死者之魄,渡轮回之魂。
  
  纵然不认识,那引渡过的千千万万魂魄当中总会有那人在其中,如此,便也是圆了自己的愿。
  
  后来小狐狸从黑白无常那里打听到,摆渡人要等的是他的恋人——玖兰枢。
  
  但是也许……摆渡人永远都等不来。
  
  只因那人是上古的仙,一世的红尘不过是修行的历练,历练完了,仙魂也理所当然的回归仙位,而摆渡人……是幽冷黄泉的魂。
  
  人这一生,数命太短,唯有刻骨之人,铭心之事,才以至于在黄泉深处也不曾遗忘。
  
  但,万物有序,周而复始,生死轮回,人这一生所痴恋的,不过也只是万千红尘中所谓的假象。
  
  饮过孟婆汤,走过奈何桥,渡过忘川水,下一世,谁还曾记得自己曾深爱过谁?
  
  到底是,红尘俗世,执念太深。

  
  —《引渡》FIN—


  66 5
评论(5)
热度(66)

© 苏眉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