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眉澈

本命枢零。
各种主角总受党。
脑洞不止,随心挖坑,坑深慎跳_(:з」∠)_

 

_三千城_01 (未完结)

14年挖的坑……Emmmmmmmm搬文(눈‸눈)






梦中无华,视为一线迷境。

红尘无华,不为两界死生。

城池无华,传为三千重樱。

八月八日夜,十年十世铃。

问君可知前世情,不过一渡忘川行。

……

歌声乘著风从远处飘至玖兰枢的耳朵,身边是波光粼粼的河面,一大片的芦苇几乎要遮挡住他的视线。

有混乱的脚步声由远至近,他微微偏了头,湿漉漉的衣襟让他感到有些难受,——一醒来就躺在水里,衣服全部被浸湿,难得一见的狼狈。

那一群人执著古式的灯笼,暗色的浴衣衬得这片水域愈发拥有迷离色彩。

“你是谁?”

有人这麽问到。

河面上水汽弥漫,水草被微风吹动的湖面送至岸边,有一两朵妖冶的花藏在芦苇中看不清原貌。

玖兰有些茫然的看著这一片苍茫,远处又传来似是艺妓们的笑声和歌声——

八月八日夜,十年十世铃。

问君可知前世情,不过一渡忘川行。

此来彼往花落错,谁人停留三千城……

“这是碧原在为三日后的樱宴做准备。”有女子自下人们自动退让的道路中盈盈走来,高盘的发髻随意的散下一绺倒是有了别样的风姿,身上开满鸢尾花象的和服在灯笼微弱的烛光下隐隐浮动。

“客人还可否记得来时之路?”嫣红的唇轻启,水润却格外幽深的眼眸一动不动的盯著玖兰,“这里,客人是不能随意闯入的。”

玖兰枢终是从那歌声中回了神,侧眸看著那别具风情的女子,“这里是哪里?”

“离屋。”女子这麽回答,而后轻轻低了下头,报了自己的名字,“千寺,千寺音。”

“玖兰枢。”玖兰这麽说,又将视线放在远方,“我好像……忘记怎麽来的了。只是记得,我要找一个人。”

“找一个人?”千寺轻轻蹙眉,而后侧了身让出一条路,“更深露重,客人衣服都已经湿透,先随我去换身衣服。”

玖兰枢垂下眸沈默了片刻,转身向著千寺指引的方向走去,“这里是哪里?”

千寺走在他前方一步远的位置,微微偏侧的颈项白皙而优美,玖兰甚至能嗅到女子身上和服被熏制的香气。

玖兰再一次那麽问著,千寺也再一次同样回答著,“离屋。”

玖兰枢便不再问。

他隐隐觉得哪里不对,却又毫不在意。

只是一份执念,到这里来……怎麽会到这里来?到这里来……不过是找到一个人罢了。

找到之后呢?

找到之后要将那个人带回去……永远的留在自己的身边。

这些念头在脑海中来来去去徘徊著不肯离去,却始终想不起,那个人,是谁。

千寺音将他带到一排排房子前的时候,玖兰枢已经说不上这种古色古韵的违和感是从哪里来,只是隐隐觉得,时间不对。

路过的人见了千寺都恭恭敬敬的站在一边低头问好,千寺只是回了一个点头,侧眸又看向了玖兰,“客人可否想过?”

“什麽?”

玖兰看著千寺的脚步停在一个院落门前,那暗青色的大门到处彰显著这座宅院主人的身份地位。

“若是,找不到你要找的那个人呢?”

千寺这般问时,已然站在了阶梯上垂眸看著那个被她带回的俊美青年,面色淡然,就连吐出的话语,都是淡然的,“客人不是这里的人,还是尽量回该回的地方去比较好。”

“那我……”玖兰枢笑了一下,抬眸看著千寺的瞳眸中却是一片深邃,不见笑意,“又该回去哪里?”

千寺淡淡的看著他。

月至中天,碧原那边隐隐的笑声还能传到这里来。

玖兰枢那因为被水泡的有些久的指尖隐隐的还有些发白,千寺低低的叹了口气,侧身,“请。”


《吸血鬼骑士》耽美同人

CP:玖兰枢×锥生零

幅度:短中篇

标签:不剧透不剧透不剧透反正千寺姐姐不是坏人不是女主不是三儿主角还是枢零……_(:!」∠)_

题目:三千城



>>>.01 离屋

小蕾自小在离屋长大,对於玖兰枢这麽一个俊美的男子,不能说以前没有见过,只是都没有一种玖兰枢所拥有的感觉……

是什麽呢?……

小蕾这麽想时,已经趴在桌子上毫无顾忌的撑著头盯著玖兰看,眨著眼睛看了半天,才奶声奶气的问出一句话,“听他们说,你来这里是要找一个人?”

一直被小丫头盯著看半天的玖兰枢放下手中的书这才给了小丫头一个微笑,“嗯。”

“但是估计你找不到啊……”

玖兰枢眼眸猛然一沈,却仍旧微笑道,“为什麽?”

小丫头扳著手指一根根的数著,“来到这里的人,根本就没有能停留超过三天的!”

玖兰枢眼中有些疑问,“为什麽?”

“唔……因为这不是他们应该呆的地方呀。”小丫头撇了撇嘴,“除非像我们这样的。”

像小蕾千寺她们这样的,也不过是土生土长的人吧?毕竟这里对於他们来说就是家乡。玖兰枢摸了摸小蕾的头,又继续看手中的书。

对於敷衍一般的动作,小蕾也不在意,只是晃著脑袋继续道,“说起来……两日后便是樱宴,到时候碧原那里很热闹,你要不要去看?”

“碧原?”玖兰想起了昨晚那隐隐的笑声,以及说不出感觉的歌声,“那是哪里?”

小蕾歪著脑袋想了一会儿,却想不出该怎麽描述,“碧原就是碧原啊!很美很繁华的一条街,那里有好多好多漂亮的姐姐,我们这里的少爷公子们都很喜欢去那里,就是不知道为什麽,音姐姐从来都不让我去……”

看著有点哭丧著的小脸,玖兰枢低笑了一声,“确实是你不该去的地方。”

“为什麽?”小丫头眨著眼睛鼓著脸颊很是不满的反驳,“音姐姐就经常去!”

玖兰枢挑了挑眉,还未说什麽,眼角就瞥见千寺的身影走了进来,脸上的表情完全已经说明刚才小丫头的一番话已经都被她听到,“我去自然是有我要做的事情,让你练字都练到这里来了?字都练完了?”

小丫头缩著脑袋吐了吐舌头,然后转身就跑。

千寺看著那小小的身影,不免有些无奈的摇摇头,看向玖兰之时,已然是那副淡然的姿态,“小妹顽劣,让客人见笑了。”

玖兰摇了摇头,一句话脱口而出,“家妹也和小蕾一样,只不过更多时候觉得可爱罢了。”

说完,自己都愣了一下。千寺看著他,“客人可是想起了什麽?”

“不……”玖兰垂下眼眸,却什麽都不再说。

千寺也不再问,只是颔首,“过两日便是樱宴,离屋很忙,待过了这个时日,千寺必会将客人送回该回的地方。”

“千寺姑娘还是没有告诉我,这里是哪里。”

纵然换了一身深蓝浴衣,却仍遮不住这人身上的不知从何而来的压迫感。玖兰枢就坐在那里,酒红色的眼眸紧紧的盯著千寺,似笑非笑,“难道这个地方的名字就叫离屋?”

“便是离屋。”千寺抬眸对上那双眼,面色依旧淡然,“客人又觉得,这里应该叫什麽呢?”

这里的名字,又该叫什麽呢?

郊外河水水汽弥漫,铺散开来织就一片苍茫。隐藏在芦苇丛中的红色妖冶花时不时的摇曳,一朵连著一朵,宛若血一般漂浮在水面。

是啊,该叫什麽。

不过是离屋罢了。

—TBC—

  15 6
评论(6)
热度(15)

© 苏眉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