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眉澈

本命枢零。
各种主角总受党。
脑洞不止,随心挖坑,坑深慎跳_(:з」∠)_

 

青梅竹马纪事(补完)

>>.05

一条拓麻和玖兰枢同班三年,期间两人收到的情书不计其数,然鹅一条同学发现,最近这一届的新生……好像有点分庭抗礼之势啊……

难道作为三年生老学长真的要被新生拍死在沙滩上了么?

一条拓麻撑着脸趴在窗户边上苦恼了半天,四处乱瞟的目光忽然锁定了一个比较眼熟的身影,“啊……枢的妹妹……嗯???”

看着玖兰优姬身后跟着一个男生时,一条拓麻想,该汇报给那个妹控会长大人了。

玖兰优姬此时此刻确实有点尴尬,身旁那个人一直跟到这边,简直比零酱家那个熊孩子亲戚蓝堂英还要烦,有几次都差点翻白眼了,但是还是维持着一副“我是淑女”的样子尽力微笑:“那个……真的谢谢学长的喜欢,但是家里不准早恋。”

“……啊?”那少年顶多也就比优姬高一年级,虽然话多,但都是带着害羞的腼腆,闻言愣了半天,才支支吾吾:“那个……锥生同学和玖兰同学是……一家人吗?”

“……啊?”这下轮到玖兰优姬懵圈。

少年手微微颤抖地递上一封不用猜就是情书的信封,嗫喏道:“还请麻烦玖兰同学帮我转交给锥生同学……”

“…………”话说……好像一开始人家确实没说是要给她的情书啊。玖兰优姬尬笑了半天,忽然惊觉哪里不对:“锥生同学是指……零酱么?”

不出意外的看到少年小鸡啄米似的点点头,玖兰优姬保持微笑:“哦。”

少年估计怎么也想不到,少女微笑着接下的信转眼会出现在学生会会长的桌子上。会长大人似笑非笑:“树里怎么交代过的?”

玖兰优姬眨了眨眼,一脸无辜:“麻麻是说过不准早恋,但是也没说不可以收情书啊,而且……这封是人家让我转交给零酱的!”

“……”玖兰枢笑不出来了,“什么?”

玖兰优姬鼓着脸:“我天天和零酱在一起,他们难道不知道零酱最喜欢的是我么!真是的!竟然还敢让我转交!要不是被哥哥你半路碰到,这封情书早就呆在垃圾桶了!”

“……”玖兰枢抓到了重点,“他们?”

“昂……”

玖兰优姬掰着手指头正要数数,被自家哥哥拦了话音:“以后只要是给零的情书,都不用让零知道。”

“……”不知道为什么,莫名的感到一阵凉风嗖嗖地爬上后背。玖兰优姬眨了眨眼,“这样……会不会不好?”

会长大人一脸正经,“你们才多大,学习为重,不准早恋。”

充当了半天背景板的一条拓麻默默地看着自家会长的脸色,抽了抽嘴角——

真的,正经的简直不能再正经了。







>>.06

对于时常总是一副中性装扮的零,竟然奇迹般的没有招惹到任何女孩子的黑,甚至是偶尔顺手地扶一下什么的,都是带着让女孩子脸红的男友力。

玖兰枢看着桌子上又多出来的几封情书,甚是头疼。

敲门声响起,玖兰枢抬眼,就看见让他头疼的罪魁祸首探着脑袋往里打量,“走吗?会长大人。”

玖兰枢岿然不动,语气颇为无奈,“过来。”

“……”总觉得是在叫猫似的。零压了压帽檐,带着怨气地走过去,一眼就看到会长大人桌子上那一封封粉色的信封,乐了,“啧啧啧,情书啊?可以啊玖兰枢。”

“……”这些情书都是给你的!玖兰枢似笑非笑,“很高兴?”

不知道又哪里触到会长大人逆鳞的锥生零眨了眨眼,总觉得那双酒红色的眼眸带着一丝杀气,在玖兰枢面前一直不知道求生欲为何物的零第一次福至心灵的脱口而出,“Emmmmmmmm……颜色有点碍眼。”

玖兰枢状似无意地问道,“哦,要是这些都是给你的呢?”

锥生零皱着眉想了半天,“如果是给我的情书,为什么会在你这儿?”

“……”玖兰枢真的是被气笑了,“走吧,零大小姐,晚上想吃什么?”

站起身的时候顺手将那些情书扔进了垃圾桶,看的锥生零有点心疼那些女孩子们,“都不看一下么?”

看了更心塞。玖兰枢眼角余光瞥见她的身影,窗外的残阳带着暖色,将那有些消瘦的轮廓都滤化的带着一丝格外的柔意。

14岁的年纪正是迈入青春期大门的时候,褪去了一开始的懵懵懂懂,在男女感情方面,玖兰枢反而脱离了大部分青少年普遍的心理,对于各种示好告白,在他看来,除了青春荷尔蒙暧昧作祟之外,再无其他。

而那些心理放在现在看来,反而有了一个更为明确的理由——

除去父母和妹妹,眼前这个假小子就已经占据了他所有的心思,哪儿还有别的空间再放其他人在心里?

—TBC—

所以说,这个时候的玖兰枢只是把零仍旧当成比优姬更亲的妹妹对待啊……一切吃醋的举动都是潜意识的而已_(:з)∠)_

  74 8
评论(8)
热度(74)

© 苏眉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