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眉澈

本命枢零。
各种主角总受党。
脑洞不止,随心挖坑,坑深慎跳_(:з」∠)_

 

#枢零##吸血鬼骑士#时间重置 01

  2012年12月21日,玛雅预言,世界末日。

  天无日光,地无电光,气候零度,人类灭绝。

  地球将永远笼罩在黑暗之中,再无重见天日之时。

  2012年10月31日,万圣节,锥生零在玖兰枢怀中永远的闭上了那双紫眸,宛若沈睡过去的王子。

  2012年12月22日,末日并无来临,人类说:就知道是假的。

  2012年12月24日,平安夜,玖兰枢再次见到了那个银发紫眸的清冷少年。

  2012年12月25日,圣诞节,世界各个角落出现不明杀人案。

  2013年01月01日,新年,有人说:时间,重置了。

  死者复活,平行错乱。

  明明记得有些人已经死去,为什麽还是活的好好的?是自己记忆出现了问题,还是……

  他们说,时间重置,死去的人却没有死去,我们需要纠正这个世界的错误。

  死者,该死。

  所以……



  《吸血鬼骑士》耽美同人

  类型:架空向

  标签:时间论,专情,生死相依,竹马竹马

  CP:玖兰枢×锥生零

  既然再次回到我身边,那我便护你永生之安,宠你永世之情,订你永生永世之姻缘,唯我伴你身边,不得离叛。


  题目:时间重置


  

 

  >>>.01 -归 来-

  
  「下面为您报道我台最新接到的消息,当今首相夫人藤原未织於今日下午15点39分在中心医院逝世,据悉,藤原夫人的癌症……」

  锥生零关掉电视,长时间的蜷缩在沙发上让他有点昏昏欲睡,於是,也就顺势往靠枕上一躺,准备小睡一觉,可是还没等调整好一个舒服的睡眠姿势,手机忽然振动起来。

  “零君,等下有空吗?”

  锥生眨了眨眼,对著手机屏幕又看了一眼,才确定是同班同学若叶沙赖的电话。

  “零君?”

  “嗯……”少年清冷的声音还带著快要睡著的含糊,“有事吗?”

  “零君在睡觉?”少女温柔的声音带著一丝笑意,“上次那本《时间论》零君看完了吗?抱歉,因为这次论文要有资料需要这本书参考,等下零君有时间吗?我过去拿。”

  锥生零看了看时间,“嗯,你大概几点到?”

  “如果零君方便的话,那就请开一下门吧,我现在就在零君家门外。”

  “……”锥生零猛然从沙发上坐起,不知是因为没有得到想要的睡眠还是因为起身太猛,锥生零感到整个头有一瞬间撕心裂肺的疼。

  眼前一片发黑,等到缓过来时,也不过是才过了半分锺。

  他深吸口气,想著赶紧把那丫头打发了然后好好睡个觉,当然,前提是,手机这次必须调静音。

  抓了抓有些毛的银发,锥生拖著慵懒的步伐去开门,拉开门就看见门外那娇丽的少女温柔大方的对著他微笑,“零君,打扰了。”

  锥生零侧身让少女进屋,语气有点无奈,“都到门口了,还问等下有没有时间。”

  “因为害怕零君不方便,想著如果零君真的不方便或者有事不在家的话,就直接转身走人就好了。”若叶沙赖说著,扭头对著锥生微微一笑,“不多打扰,我就是来拿书的。”

  锥生零指了指沙发,“你先坐会儿,我去拿。”

  若叶沙赖微笑著点点头,“麻烦了。”

  “既然知道麻烦,下次就不要玩儿突击。”

  知道少年没有生气,少女轻笑著点头,“是是,这次我知错了。”

  锥生叹了口气,“若叶,不要和优姬学坏了啊……”

  “有吗?”少女笑道,“优姬听到的话,会很伤心的。”

  “啊,是麽。”少年漫不经心的声音从书房传出。

  若叶沙赖抿著唇笑了一下,“说起来,最近优姬很兴奋呢。”

  书房中的锥生零抬头望著满是书籍的书柜,一本本扫过,“那个疯丫头貌似没有一天不是兴奋的。”

  “听说,是优姬的哥哥要回来了呢。”

  似是找到了目标,锥生零抽出一本书的动作顿了顿,又将书放了回去——不是这本。

  “对了,零君和优姬可是一起长大的呢,那优姬的哥哥零君肯定也很熟悉,是个怎麽样的人呢?”

  锥生零环顾了书房一眼,最后落在书桌上,那本黑色外皮的书正安安静静的躺在那里,少年脱口而出,“让人讨厌!”

   “……”若叶沙赖眨了眨眼,最后笑道,“看来零君和优姬的哥哥关系真的很不错呢。”

  话音刚落,门铃声响了起来,若叶沙赖看著锥生零还没有从书房走出来的打算,於是便转身去开门。

  开门之后照面的门里门外的两个人都是同时一愣——

  若叶惊艳於门外这个男子的容貌和气质,俊美优雅,却有著不容让人质疑的君王之气,棕色的发丝和酒红色的眸子倒是和自己的好友玖兰优姬有点相似。

  而门外之人,却是有点惊讶於开门的是自己不认识的一个人,而且还是个女生。

  “请问您找谁?”

  “零不在?”

  两个人同时问出这句话,又是静了一秒,还是若叶最先反应过来,“他在……”

  若叶话还没说完,锥生零的声音便从屋内传出,“若叶,是谁?”

  “啊……”若叶沙赖看向书房那边,有点为难,“是找零君的。”

  门外的男子最先听到少年的声音,不禁扬了杨眉,现在听到若叶沙赖唤少年的称呼,面色倒是愈发的平静了,他一言不发的站在门外。

  锥生零拿著书依旧拖著懒懒的步伐走出来,一手揉著不知为何有些发疼的头,配上很是家居的衣服,倒是有点像是刚睡醒的感觉,“找我?”

  他走到玄关抬眼瞄了一眼门外站著的人,顿时什麽话都说不出来了。

  门外的人向他温柔的笑著,酒红色的双眸是一成不变的深邃,此时此刻倒更显得有些幽深,他说,“好久不见了,零。”

  锥生零放下揉著头的手,面无表情,“啊,好久不见了,玖兰。”

  若叶沙赖有些惊讶的看了那俊美的男子一眼,“是优姬的哥哥?”

  玖兰枢礼貌的笑著,“是优姬的朋友?”

  “嗯,失礼了。”想起来让优姬的哥哥在门外站了这麽久,若叶沙赖连忙请玖兰枢进门,“快请进来吧。”

  这样的好意和歉意,在玖兰枢看来,倒有点像是这间房子的女主人的感觉,玖兰心情有些烦躁,他抬眼看著清冷的少年,语气很淡,“不请我进去坐坐吗?零。”

  直接无视了若叶的邀请。

  “……”锥生零忽然很想问,以前怎麽不见你这麽客气。

  而他也确实将这句话说出了口,倒是让那双酒红色眼眸莫名的沾染上了笑意,像是很满意他的回答。

  若叶沙赖看著玖兰枢悠然的拖著行李进屋,分明察觉到了从那俊美男子身上散发出的对自己的疏离和敌意,少女心思百转,隐隐的好像明白了些什麽。

  “若叶。”锥生零将书递给若叶沙赖,“我还没看完。”

  若叶沙赖回过神,对著锥生零微笑道,“只是参考几天而已,到时候再给你送过来。”

  这时,玖兰枢认为自己很合时机的插话,“零的同学?”

  “是,和优姬,以及和零君都是一个班的。”若叶沙赖正式的打招呼,姿态大方,“我叫若叶沙赖,初次见面,请多指教,玖兰先生。”

  玖兰枢点了点头,瞄了一眼若叶沙赖手中的书,“《时间论》?零的书?”

  “不,是若叶的,只不过借若叶的书看几天,但是还没看完。”锥生零和玖兰枢对视一眼,随即像是不耐烦一般转过头不去看他。

  注意到锥生不敢和自己对视,玖兰枢挑了挑眉,客气道,“这本书我也有,既然零喜欢,那我就先借给你看,就不要麻烦人家小姐来来回回的送书。”

  若叶本想回一句“不麻烦”,可是当看到玖兰枢望著少年的眼神之后,明智的转了话音,“这次打扰零君了,时候不早了,我先回去了。”

  锥生零点了点头,想著怎麽说也是个女生,就又低声补充一句,“路上小心。”

  若叶沙赖微笑著点头,和玖兰枢客气的也告别了一声,才离开。

  玖兰枢看著少女的背影,想了想,还是觉得应该交代一声,於是便对著若叶沙赖道,“就请若叶沙赖帮忙对优姬转告一下,这两天我就先住零这里了。多谢。”

  若叶沙赖回头看了玖兰枢一眼,这个人从站在门外的那一刻开始就不停的在说明著他和少年的关系有多麽的好,好到……态度十分暧昧不明的程度。

  若叶很聪明,这点即使是对女生眼高於顶的锥生零都不得不承认,所以玖兰枢从一开始的潜台词,若叶沙赖不能说是百分之百的完全解读,但也懂了百分之七十,她笑了笑,“玖兰先生请放心。”

  等到送走客人,关上门,锥生零就像是把玖兰枢当成空气一般,目不斜视的从男子身边走过。

  玖兰枢一开始的目光就牢牢的粘在少年身上,直至少年从自己身边走过,态度冷淡,玖兰枢皱了皱眉,一把抓住少年的手腕,酒红色的眼眸幽深的有点诡艳,“一年没见,没有什麽要说的吗?零。”

  锥生零挣扎了一下,手腕没有从男子手中挣扎开,反而让那只手抓著自己手腕的力度再次加重,他皱眉,“放开。”

  “零。”将少年转向自己,另一只手紧紧的捏著少年的下颔,让那双紫眸避无可避的和自己对视,玖兰的声音磁性而低沈,却带著隐隐的危险,他说,“已经给了你一年的时间,还没想清楚?”

  “……”锥生零垂下眼帘,固执的不去看那双酒红色的眸子。

  看著少年眼中一闪而过的迷茫和慌乱,玖兰枢倒是笑了,眼眸深邃而温柔,宠溺而深情,他将少年拥入怀中,语气无奈,“有那麽难吗?只是让你看清你自己的感情,有那麽难吗?”

  锥生零在玖兰枢的怀中,忽然想起一年前,这个人也是这样抱著自己,在他耳边一字一句的对他说:零,不要让我看到你和别人在一起,我会疯的。

  那种占有方式的变相告白。

  “若叶她……”锥生零不知道自己为什麽要解释,只是开了口,“只是来拿书。”

  说完,他狠狠的咬了一下自己的舌尖,觉得自己真是有病!

  但是却取悦了那个人。低声轻柔的笑声在耳边回荡,他轻吻著少年的耳垂,直至看著它变得通红,酒红色的眼眸暗了几分,语调却是那般的温柔深情,“我知道。但是,零,我不可能再给你一年的时间让你想清楚,即使你明白也好,不明白也好,你只要知道,我不可能放开你。”

  这个人,总是这样,只要一旦认定,便不会轻易放手。

  锥生零被耳垂上的触感和那人呼出的热气弄的有些烦躁,他推开玖兰枢,使劲的搓著自己红的发烧的耳朵,紫眸狠狠的瞪著那个笑的很是无辜的人,“玖兰枢!”

  知道少年已经炸毛,玖兰枢不再逗弄他,这种事情,要循环渐进,慢慢的就会习惯,现在……只是刚开始而已。

  所以,玖兰枢很懂得如何顺毛,他将行李箱放在一边,走到冰箱前,“快五点了,零想吃什麽晚餐?”

  看著玖兰枢的背影,有那麽一瞬间,锥生零的视线模糊的一下,甚至是陷入黑暗一般的什麽都看不见,脑子里的钝疼意外的明显。

  “……零?零??”

  等到不适感过去,眼前是带著担忧的俊美容颜,玖兰枢皱著眉头,看著少年苍白的脸色,很是心疼的探上少年的额头,“怎麽回事?脸色这麽差,哪里不舒服?”

  锥生零推开玖兰枢的手,摇了摇头,转身向卧房走去,“我要睡觉,客房你自己收拾,晚饭之前不要吵醒我。”

  看著少年的身影被隔绝在卧室的房门内,玖兰枢缓缓叹口气,“这样……怎麽能放心你一个人?”

  嗡嗡——

  手机的振动让玖兰枢再次叹气,有些头疼却带著笑意的唤著电话那头的人,“优姬。”

  “枢哥哥你个偏心的!!!回来的第一时间不是告知你可爱的妹妹而是去找零还让小赖帮你转告说你回来了!!!我到底是不是你亲生妹妹啊!!!”

  少女怨念的嗷叫通过电话线清楚的回荡在空荡的客气中,玖兰枢将电话拿离自己耳朵几分,噙著笑耐心的听著自己妹妹的抱怨,最后低声而又认真的开口,“不会再走了。”

  他看著那紧闭的卧室门,屋内的少年想必是睡觉都是眉头深皱的样子,玖兰枢说,“一年的时间,我也曾经试过,却发现,我能放弃很多东西,却唯独这个孩子,无论如何,不会放手。”

  那时的黄昏之光透过窗户将整个客厅都沾染了诡异的红,温情的色调下似是隐藏著即将到来的暗潮汹涌。

  
  2012年10月3日,首相夫人藤原未织去世。

  2012年10月3日,离别一年,玖兰枢回国。

  2012年10月,整个网络疯了一般的开始流传关於两个月后的世界末日传闻。


  —TBC—

 

  39 1
评论(1)
热度(39)

© 苏眉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