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眉澈

本命枢零。
各种主角总受党。
脑洞不止,随心挖坑,坑深慎跳_(:з」∠)_

 

#VK枢零#「游戏」系列之__交换游戏01

交换游戏

 

 

>>>.01

 

要说这辈子锥生零最后悔的是什么,那就是结识了蓝堂英这个损友。

某只金毛犬一样的生物秉着“锥生你的东西就是我的东西,我的东西还是我的东西”的原则,毫不客气的抢夺某人手中的便当。

其实这也没什么,经常发生的事。

所以,被抢的某人利用那高出一点点的身高优势面无表情的将便当举高,看着某只金毛在自己眼前上蹿下跳。

可是两人完全忘了他们的地理位置,站在楼梯层上玩儿“你来抢啊你抢不到抢不到抢不到我也要抢”的游戏,某只金毛蹦来蹦去的后果可想而知——

蹦跶下去了╮( ̄▽ ̄")╭

但是某只金毛反应速度很快,于是崴脚前那一刻就要顺势从楼梯倒下去的千分之一秒,某只金毛自以为很聪明的伸手抓着眼前唯一的救命稻草。

哦对不起,那是系草不是稻草。

不管是什么草,总之毫无防备的锥生零硬是被某只金毛拉下了水——对不起又犯错了,是拉下了楼梯。

两只在摔下去的过程中因为各种姿势问题抱作一团,然后又在最后分开。

锥生零揉着晕晕的脑袋坐直身,恨不得将蓝堂英千刀万剐,但是下一秒看清局势之后,他改变了想法——

千刀万剐神马的,还是太便宜他……不,是的,便宜他了,所以算了吧。

锥生零面无表情的看着自己的身体坐直身,然后看着自己的眼睛惊恐的望着自己睁大眼,最后发出一声尖叫:“——咦呀呀呀呀呀??!!!”

“闭嘴!”锥生零脸色十分暗沉。

是的,因为作者的恶趣味,这两只交换了。

哦,换句俗一点的话就是——互换了身体╮(╯▽╰)╭

所以现在锥生零身体里的不是锥生零而是某只金毛,蓝堂英身体里的不是蓝堂英而是锥生零。

在了解一系列情况之后,相对于乌云密布的顶着蓝堂的脸的锥生零,那边顶着锥生零的脸的蓝堂英可谓是春光明媚,笑的让那张一直都很清冷的脸顿时小粉红花乱飘:“哎?~原来是这样啊~”

锥生零眼角狠狠一跳,“你想干嘛?”

“讨厌啦~”顶着锥生零的身体做出各种恶趣味的某只很兴奋,“我可是奉公执法的好公民~安心的啦~”

不,你那尾音一波三折的波折号怎么听怎么不放心。

还是千刀万剐吧。锥生零面无表情的想,当然,是在身体换回来之后!

某只金毛无视对面自己那张阴沉的脸,乐滋滋的就着坐在地上的姿势向锥生的方向爬了几步,直至爬到锥生面前才停下,宛若一只慵懒的银毛猫,殊不知两人的距离多么的暧昧。

当然,这种距离对于这两只来说都已经习惯了,毕竟是损友嘛。

于是顶着银毛实际上是金毛的某金毛呲着牙眨着眼睛对锥生放电,“呐~你们系下午没课吧?~”

锥生零淡淡的垂下眼帘,不忍直视自己那张面目全非的脸,“好好说话!”

于是某金毛好好说话了,“喂!文学系下午没课吧?!”

“……没有。”

得到满意答案的某只愉悦的正要坐直身然后站起来,楼梯上方忽然传来一声尖叫——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

“……”

蓝堂回头,锥生抬头,便看见站在楼梯上的一位少女兴奋的捂着脸,“Kya!~我就说你们俩平时那么有JQ肯定有不可告人的秘密,果然!被我发现了吧?!不过……蓝堂前辈是受麽?不像啊……零你这姿势很诱受的!!”

忍无可忍的锥生零开口,“玖兰优姬你闭嘴!!”

玖兰优姬愣了一下,“蓝堂前辈你怎么这么生气?啊~是我打扰你们了麽?~”

蓝堂英眨了眨眼,正想说“我没生气啊”,随即想起现在的情况,默默的闭上嘴装哑巴。

烦躁的扒拉一下顶着的金毛,锥生零站起身头也不回的向着文学系走去。

蓝堂英愣了两秒,随即大吼,“化学系是在楼上啊啊啊!!”

然后正要下楼的锥生面不改色的转身上楼。

玖兰优姬看的心惊胆战,“蓝堂前辈他……没事吧?”

“啊没事没事。”蓝堂英拍了拍衣服上的灰尘,对着少女微笑,“只不过是没吃饱饭而已。”

“……”被那笑容莫名戳到的少女脸红了一下,随即又忧桑了起来,“不过零你竟然喜欢蓝堂前辈,那哥哥怎么办?”

蓝堂英很是无辜的眨眼,“关玖兰前辈什么事?”

少女深深的望着对面的人一眼,直至蓝堂有些发毛,少女幽幽的叹了口气,“零你这是承认喜欢蓝堂前辈了麽?”

顶着锥生少年躯体的某金毛更无辜,“对啊。”

要不然怎么能说是好朋友和损友呢~

殊不知这声回答为以后锥生君的幸(重音)福生活做了多大的贡献,所以说天然也不能这么天然啊蓝堂君!

由此,作者不得不说一句:蓝堂英你!!!做的好!(拇指


—TBC—

  41 2
评论(2)
热度(41)

© 苏眉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