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眉澈

本命枢零。
各种主角总受党。
脑洞不止,随心挖坑,坑深慎跳_(:з」∠)_

 

#VK枢零#「游戏」系列之__交换游戏02

>>>.02


黑主大学里要说让同学们最骄傲的是什么,那就是——

每个系都有相应的系草和系花,学生会会长更是俊美的不是人!所以亲,来黑主学园吧~包吃包住还包养眼的帅哥美女~还等什么~酷爱来加入吧!~

作者君泥垢了!!= =+

好吧,我们回正题。

学生会会长毫无疑问的肯定是那位被奉为天人一般的玖兰枢大少爷。

这位玖兰少爷可谓是风云人物。传说他家财万贯,在很小的时候就接任了玖兰集团;传说他是妹控,对妹妹玖兰优姬十分之溺爱;传说他对文学系系草……视为情敌!

第一第二貌似都得到证实,关于第三……玖兰少爷那位溺宠的妹妹说了,义正言辞:“不可能!哥哥对零是真爱!”

泥垢了哟妹纸!

除了大部分女生兴奋的附和之外,剩下一小部分女生和大部分男生默默的抚额:腐女什么的……还是去死吧!

至于蓝堂英?化学系的系草?

呵呵呵呵呵……拜托~怎么可能~就蓝堂那炸毛的孩纸?顶多算是化学系的吉祥物= =。

所以每次见到锥生零身边跟着蓝堂英,那大部分的女生都是矜持一笑,“锥生君又在遛蓝堂君啊?”

……等下!什么叫做“遛”?!

Lady们说,只可意会不可言传,自己懂就好。

于是,相对于每次看到玖兰枢和锥生零在同一走廊,纵然两人一句话不说擦肩而过也能让女生们兴奋的尖叫很久的气氛来说,锥生零和蓝堂英在一起的气氛只能以“温馨”来形容了。

对此,蓝堂君不屑一顾,流言嘛~很正常~

虽然刚开始的时候也确实经常炸毛,不过久而久之也就习惯了。——论,蓝堂少年在流言蜚语下的历练。

蓝堂知道,锥生从不住校,毕竟锥生的家离学校确实也没多远,相对于在寝室里乱糟糟的几个大男生住在一起,一个人住确实符合锥生的性格。

于是蓝堂踩着欢快的脚步准备祸害锥生那干净的家,在正要拿出钥匙开门的时候,门忽然从里面开启,伴随着不陌生的声音和十分熟悉的容貌:“怎么这个时候回来了?下午没课吗?”

拿着钥匙正要开门的动作就僵在那里,蓝堂英不用照镜子都能感觉的到自己的双眼睁得有多大,他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学生会会长,嘴张了张,却一句话都说不出,只能在心里表达——

所!以!说!!玖兰前辈怎么会在这里啊啊啊啊啊??!!这里是锥生家没错啊啊啊啊!!!这个是玖兰枢啊啊啊啊啊!!!为什么玖兰枢会在锥生零家??!!还用这么……这么……温柔的声音!!

不能怨蓝堂英如此大惊小怪,毕竟在学校,这两人确实是给人一种“我必须杀了你你杀不了我我肯定能杀了你”的气氛,两人见面要么不说话,要么一说话就是“锥生君近来可好?我当然是好好的玖兰枢你眼睛瞎了麽”这种刀光剑影的对话……

所以玖兰枢此时此刻出现在锥生家里,还用这么温柔的语气说着这么温柔的话,天!要么是锥生零身体里有一种病叫做精神分裂出现幻觉,要么就是互换身体的后遗症以至于蓝堂英的灵魂精神分裂出现幻觉,要么就是玖兰枢精神分裂旧病复发,要么!就是这两人在学校一直在演戏!!

臣妾被你们骗的好苦啊皇上!!——

蓝堂似乎已经能想象的到知道真相的各位同学们是如此哀嚎出上面那句话的……

总以上述,蓝堂英小盆友已经被雷的里焦外嫩。

但是某位大神貌似还不肯放过他,用那担忧的目光注视了半天之后,又向着怔住的某只走了两步——啊喂再往前走就撞上了!!

然后在呆滞的某只金毛目光下,大神缓缓伸出手探上那额头,“身体不舒服麽?”

温暖的触感带着怜惜和关心,再加上那双酒红色眼眸中的柔光,‘嗞’的一声,蓝堂生煎包,熟了。

忘记是怎么走进屋里,某位大神眼尖的看到他衣服上的灰尘,叹了口气,“要不要先洗个澡换身衣服?”

蓝堂英毫不犹豫的点头,他需要冷水冷静一下啊啊啊啊啊啊!!!

大神再聪明也是人,所以看不到某位内心的活动,只看到那张清冷的脸上依旧面无表情,玖兰枢低低的叹口气,“零……”

尼玛!!鬼啊啊啊啊啊啊!!!玖兰枢你不是一直叫锥生零“锥生君”的麽麽麽??!!

依旧不知道某人内心活动的大神继续道,“还在生气吗?”

……啥?别告诉我是我想的那样……蓝堂全身戒备全开。

“那天……”

那天……蓝堂浑身的汗毛都已经竖了起来。

似是察觉到眼前人的不安和慌乱,玖兰枢转了话音,“先去洗澡吧,我去给你拿衣服。”

被吊起胃口的蓝堂小盆友差点掀桌:泥煤!!说话不要说一半会吓死银的好么!!拿衣服?大神你神马时候对锥生零家里的一切构造这么熟悉了啊啊啊啊啊??!!

意识到某些方面完全符合学校女孩纸们经常歪歪的内容,蓝堂英顿时毛骨悚然:麻麻我好怕自己的节操从此木有了请酷爱带我回家我要自己的身体嘤嘤嘤……

看着玖兰枢一步步走上楼梯,消失在拐角,蓝堂自以为果断而明智的——转身跑出门。

等到背后大门关上的那一刻,蓝堂英手中的电话同时接通——

“锥生零你个魂淡!!!你和玖兰前辈都这种关系了怎么不提前告诉我?!!”

相对于刚开始一脸阴沉的锥生零,此时此刻躺在学校天台上晒着暖的表情十分慵懒,当然,如果无视旁边那个一直盯着他的少女就更好了。

接电话的时候,少女正一脸正经的对他进行着“教育”,噼里啪啦的一大堆,说的锥生零直犯困,正想睡过去的时候,电话的铃声让他迷糊的看都不看就按下了通话键,随即一声暴吼,吓的锥生手一滑,直接按到了扩音键,于是身边的少女也听得一清二楚——

“……个魂淡!!!你和玖兰前辈都这种关系了怎么不提前告诉我?!!”

在少女疑惑的目光下,锥生零顶着金毛的脸十分淡定,“什么关系?你在说些什么。”

“魂淡!!我喜欢的是若叶你又不是不知道!!!——”

锥生果断的掐断了电话,瞄着似是石化了的少女,锥生想了想,还是好心的询问一句,“优姬你……没事吧?”

玖兰优姬欲哭无泪了,敢情她在这儿对蓝堂进行了半个多小时的“零是哥哥的蓝堂前辈你不能抢就算抢也抢不过哥哥”的洗脑完全就是白用功!零他、他竟然喜欢小赖??!!

感觉到越来越混乱的少女根本就没想到,所谓的“零”君此时此刻的情况更为糟糕——

某只跑出门之后就对着电话吼,释放感情的那一刻完全忘记了自己的处地多么危险。所以当玖兰枢听到大门关上然后从门外发出的模糊的吼声的时候,玖兰枢十分奇怪的下楼看看那银发少年在干什么,于是一开门就听到那句——

“……我喜欢的是若叶你又不是不知道!!!——”

“……”玖兰大神的表情可谓是十分淡定了,“你喜欢若叶?”

某个以为电话还没挂的少年坚定点头,“对!”

“若叶沙赖?”

“没错!”

“什么时候喜欢上她的?”

“当然是一开始……!!!”察觉到不对的某只猛然转身,看到那双眼睛幽深的几乎要发出诡异的光,蓝堂欲哭无泪了,“……我我我……我瞎说的……”

玖兰大神不言不语的站在那里目光深沉的注视着眼前的人,手机的震动让他微微皱了皱眉,随即从口袋中拿出手机按下通话键,“优姬,我现在有事。”

“等等等等下哥哥!!!我也有非常重要的事找你!!!”

在听到自家妹妹一字一句的和自己汇报的情况之后,玖兰枢似笑非笑的挂了电话。

蓝堂英几乎觉得,那笑里面含着无数根细针,没有任何痕迹的就将人扎透,蓝堂不动声色的退后一步,然后听见大神优雅的嗓音,“你到底是喜欢蓝堂还是若叶?”

蓝堂又默默的退后一步。

“优姬说,你可是亲口承认,你喜欢蓝堂。”

某位大神逼近一步。

“我……”

蓝堂不住的后退,心中已经泪流满面:锥生零你丫的赶快来护驾啊魂淡!!!再不来你的节操我的节操都没有了啊啊啊啊!!!我的若叶女神!!!嘤嘤嘤!!

“零,是我对你太放松了吗?”

语气语气!!枢大人您的语气已经黑化了!!我不是锥生零所以球放过啊啊啊啊啊!!!

蓝堂英后退的步伐蓦然止住,他望着离自己两米远的某位大神,郑重的鞠躬,“抱歉,玖兰前辈,我会给你个解释的。”

不等玖兰枢从这一句话中反应过来,某人已经跑的没影……

蓝堂在跑向学校的时候几乎泪奔:锥生零我要换回我自己的身体啊啊啊啊啊啊!!!麻麻地球太可怕了我要回不死星!!!等身体换回来,玖兰前辈,随便你把锥生零XX再OO!!


—TBC—

  38
评论
热度(38)

© 苏眉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