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眉澈

本命枢零。
各种主角总受党。
脑洞不止,随心挖坑,坑深慎跳_(:з」∠)_

 

#VK枢零#「游戏」系列之__交换游戏03

>>>.03


锥生零向来是个有恩当以涌泉相还的好孩纸,所以摆脱了玖兰优姬那个少女之后,顶着一头金毛的少年淡然的走回教室。

化学系这一节课的讲师是个上了年纪的老爷子,正带着老花镜头也不抬的读着课本。

锥生挑了挑眉,正大光明的从后门走进去,然后精准的找到若叶的位置,坐在了少女的身边。

对于身边忽然坐下一个人,若叶沙赖不禁愣了愣,“蓝堂君?”

“啊。”习惯性的应了一句,但是某人看都不看少女一眼。

若叶不以为意的笑了笑,毕竟蓝堂英这个人在班里对她确实是不怎么说话的。

锥生零看着身边的女生笔记工整秀丽的画着重点,眨了眨眼,“能借我一张纸和一根笔吗?”

“哎?”若叶反应了一秒,才笑着将东西推过去,“请随便用。”

“多谢。”

锥生零拿起笔之后想要写些什么,最后只是将纸笔还了回去,微微凑近少女,低声道,“等下下课能来天台一下吗?”

“嗯?”若叶不知道今天已经是第几次有些诧异,总感觉今天的蓝堂君和平时有些不一样,她笑了笑,“有事吗?”

“嗯,有点事,想要单独和你说。”邀请女生的某人一脸理所应当。

若叶眨了眨眼,“好。”

所以说,锥生君向来是有恩必报的好孩纸,对于蓝堂小盆友无意间吼出的那句喜欢若叶让玖兰优姬听到然后给玖兰枢汇报也好,还是那句十分天然的喜欢蓝堂让玖兰优姬逮着他开始游说锥生零是属于玖兰枢的也好,作为在玖兰腹黑影响下长大的锥生君表示,他绝壁会有(睚)恩(眦)必(必)还(报)!!

哦忘了说了,从某种程度上来说,锥生君和玖兰枢以及玖兰优姬是青梅竹马╮( ̄▽ ̄")╭

至于两人在学校的种种气氛,作者君只能说这已经牵涉到了正剧方面神马养子啦不依附玖兰家啦对玖兰枢对待自己像是对待自己的妹妹一样极其不满啦之类的由于这是欢脱剧所以请随意脑补歪歪吧!~

扯回正题——

下了课,若叶沙赖很守约的来到天台,一眼就看见站在护网前的少年。

天空是蔚蓝色,少年的金发随着微风拂过发梢轻动,那张在平常看似总是像孩子一样稚气可爱的容颜此时此刻十分的帅气。

若叶眨了眨眼,走过去,“有什么事吗?蓝堂君。”

锥生零微微歪头想了片刻,决定还是按照自己的原计划,于是他抬起眼,十分认真真挚的对上少女的双眸,“若叶……”

“嗯?”少女微笑。

“我喜欢你。”

干净利落,没有任何犹豫!

“嗯。”少女微笑着应道。

于是他们从此之后在一起了,皆大欢喜~

END!~

……如果你们真的信了那就回家吃药乖乖睡觉吧乖!这是枢零啊~肿么可能会发生这些呢!~

于是,正文如下——

“我喜欢你。”

干净利落,没有任何犹豫!

“嗯。”少女下意识的微笑着回了一声,随即眨了眨眼,反映了过来,“哎?!”

某位少年顶着金毛的脸面不改色,眼神几乎深情,“我说,我喜欢你。”

“蓝……”

少女刚开口发出一个音节,就听见天台门忽然被人踹开的声音,然后伴随着怒吼,“魂淡!!有你这样的朋友吗?!”

若叶眨眼茫然的看着怒气冲冲走到蓝堂面前的银发少年。

锥生零面无表情的看着驱使着自己身体的某金毛走过来伸手就是往自己脸上砸了一拳。

忽如其来的拳头让若叶和跟在后面的玖兰优姬都怔了一下。

对于脸颊的痛感,锥生零皱了皱眉,看着还要往他脸上招呼的拳头,轻淡淡的说了一句,“反正不是我的脸。”

“……”暴怒间的蓝堂少年蓦地冷静了,看着自己身体的那张脸上泛起的红印,蓝堂抽了抽鼻子,心疼。

而后瞄见不知道发生什么事的若叶女神,又想到刚才听到的对话,蓝堂少年又怒了,他伸手拽着锥生的衣领,恶狠狠的压低声音,“你明知道我喜欢若叶,你还、还!!”

“还什么?”某人抬眼看白痴一样看着眼前的人,“我现在是你,对若叶告白,不是正合了你的心愿?你应该感谢我。”

“……对啊……?”蓝堂眨了眨眼,但是总感觉哪里不对。

“所以,来,说谢谢。”某人面不改色善意诱导。

“……谢谢……?”蓝堂小盆友一脸纠结,还是觉得哪里不对。

想了半天,才意识到哪里不对——

尼玛!对若叶女神郑重的告白不是由他自己说出来的而是披着自己外套的锥生零!!第一次啊第一次!!这和锥生零对若叶女神告白有什么区别啊啊啊啊啊??!!

但是等、等下!!

如果身体换回来他不是要面对若叶女神的拒绝?——这是已经进入消极状态的某只金毛。

如果身体换不回来……那若叶女神如果答应了看起来是和蓝堂英在一起实际上不是和锥生成为情侣了麽?!——这是快速转动脑海然后进入更为消极状态的某只金毛。

等到某只缓过来神的时候已经抓着锥生的肩膀不住的晃啊晃,“谢泥煤啊!!你故意的你故意的你故意的绝壁是故意的!!——”

玖兰优姬眨着眼睛看着“锥生零”抓着“蓝堂英”的肩膀不停的晃动,就像是歇斯底里一般的发疯,少女忍不住问道,“故意……什么?”

于是某个思维不在此次元空间的金毛再次犯了错误——

“你明知道我是喜欢若叶的你还这么做难道不是故意的还是有意的麽??!!”

“……”×4

锥生零被晃的头昏脑胀想要狠狠的给面前这笨蛋一拳之时,眼角瞄见了天台楼梯口多出的一个人影,顿时沉默了。

所以说,以上那省略号表达出的四重奏除了石化的玖兰优姬、尴尬的若叶沙赖、无语的锥生零,剩下的就是……因为作者的恶趣味安排出场的玖兰枢大人……

玖兰真心的察觉到锥生的不对劲是从一开始开门的时候。

那紫眸中闪现的并不是一直以来所熟悉的目光,就像是不知道哪个次元失忆的锥生零只知道玖兰枢这个存在却不知道和玖兰枢的关系的这种惊愕。

没错,惊愕。

纵然以前玖兰枢也这么不告而临过,但是锥生开门的那一刹那除了稍稍怔了一下,紧接着就是极其冷漠的面无表情,然后把玖兰枢当做空气无视。

想到那天晚上他对少年强吻式的告白,毕竟是自己有错在先,少年对他的戒备也是理所应当,所以就忽视掉少年自进门之后便开始的不正常的感觉。

但是后来听到的话语,以及少年那声郑重的“抱歉,玖兰前辈”,都让玖兰枢有种说不出的违和。

就像是看到了一个陌生的锥生零。

哦对不起,这里的玖兰大人是普通凡人,所以感觉再敏锐,那种天马行空的猜想是不可能发生的,所以对于玖兰枢来说——那是一个因为疏离自己而逐渐远离自己所掌控的世界的锥生零。

一个,因为对女生的情感而脱离自己世界的锥生零。

真是糟糕的感觉。

真想毁灭了世界。

由此,作者不得不说,玖兰大人……您中二了。

于是中二的玖兰大人就这么鬼使神差的来到了学校,他本意是找自家妹妹了解一下具体情况再作打算,却在上楼梯时看到了一闪而过的自家妹妹身影,于是就跟在了自家妹妹身后,于是,就有了刚才那一幕——

玖兰枢再次听到了“锥生零”喜欢若叶沙赖。那是非常真挚疯狂的语气。

糟糕的感觉到了极致,玖兰枢忽然发现他不想毁灭世界了,只是想杀了若叶沙赖这个人,而已。

玖兰优姬回头一眼就看到自家哥哥深沉的脸色以及瞄向一脸茫然的若叶妹纸时幽深的眼神,玖兰优姬狠狠的打了个冷战,下意识将若叶护在身后,干笑着退离危险范围外。

明显察觉到如芒在背汗毛直立的感觉的蓝堂眨了眨眼,看着一脸淡然的顶着自己脸的锥生零,弱弱的问了一句,“……我背后……不是我想的那样吧?”

锥生零用极其淡定的目光望着他,“玖兰前辈就在身后哟~锥·生·君!”

“……”蓝堂虽然很想吐槽泥煤这语气一点都不像他的语气,但是此时此刻也只能以欲哭无泪来表达内心的心酸,“这是你的身体……你应该祈祷,我们俩的贞洁都不会葬送在玖兰前辈手里。”

“……”锥生零忍无可忍的狠狠踩上自己身体的脚背,反正疼的不是自己,“滚你的贞洁!我和玖兰枢没关系!”

这下换蓝堂用极其淡定的目光望着他,明显不信,“嗯对,没关系,叫你‘零’,知道你衣服在哪个房间哪个衣柜放着,‘那天’什么的,都发生了,嗯,没关系。”

“……”锥生零往玖兰枢那里瞄了一眼,只见某个带着黑气的已经进化成魔王的人正用危险的目光盯着自己……的身体,哦,自己的身体也就是现在的蓝堂。

“你到底哪里惹着他了?”锥生零忍不住低声问一句,毕竟这样恐怖的玖兰枢实在……没有见过。

察觉到背后的脚步一步步逼近,蓝堂浑身僵硬,眼泪真的快要出来,“我我我怎么造!自从听到我喜欢若叶之后那眼神就不对了!!锥生零你个魂淡,你还说和玖兰前辈没关系?!没关系他能吃醋到想杀人?!”

少年你的语气有卖萌的嫌疑哟~

不过此时此刻的气氛也没人注意到,所以我们继续╮( ̄▽ ̄")╭

“零,放开蓝堂。”

伴随着不急不缓的脚步,某大魔王的语气可谓是优雅而危险。

蓝堂下意识的松开还抓着锥生的双肩的手,想要站直身拉起一个僵硬的笑容面对背后的人,却忘了还踩在自己脚背上的那只脚,于是,神转折来了——

一如在楼梯上之时,某只金毛在身子往下倒的千分之一秒还不忘拉上踩着自己脚背的某人,于是,双双摔倒在地,头昏眼花。

锥生零心里狠狠的咒骂了一句同时,感觉到自己身体似是被人抱在怀里,疑惑的睁开眼,顿时——

好吧,由千刀万剐蓝堂英升级为千刀万剐之后再五马分尸!!

紫眸很是淡定的躲开上方那双酒红色的眼眸,带着冷意的看着对面那个一睁眼先是怔愣随即兴奋的尖叫的某只金毛,“……咦呀呀呀呀呀??!!!竟然换——”

“蓝堂英你闭嘴!!”

锥生君真的感觉到自己额角的青筋似是快要爆炸。

要说锥生零最后悔的是什么,那就是认识了蓝堂英这个损友!!

“零,我的耐心有限,是不是该给我一个解释?”

某只大魔王的声音仍旧优雅,却让锥生零在心里已经将正在兴奋中的蓝堂鞭尸了再鞭尸。

对优姬承认喜欢蓝堂,打电话被听到喜欢若叶,天台再次听到喜欢若叶……

蓝堂英你丫的就是来给我找麻烦的是吧?!

哦不对,应该是作者你丫的就是看我和玖兰枢之间的仇恨值不够是吧?

对此,作者君微笑着回答——

不是哟~零君~是看你和枢大人之间的爱情值不够嘛~

……泥垢!!


—TBC—

  29
评论
热度(29)

© 苏眉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