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眉澈

本命枢零。
各种主角总受党。
脑洞不止,随心挖坑,坑深慎跳_(:з」∠)_

 

#吸血鬼骑士##枢零#【千年】

*本章有玖兰枢痴汉情节请注意(雾

*本章有玖兰枢抖M情节请注意(大雾

*本章有玖兰枢病娇情节请注意(北京雾霾

*以上没有问题的,食用愉快(*/ω\*)

 

 

 

 

 

  >>>.28 暮色(最终章)
  
  
  
  “他在拂晓中行走,在业火中用晨露煮血;”
  
  “他抱著他的爱人一步步踏出红莲,身後三千世界至此成为他的地狱。”
  
  “他的爱人已死;”
  
  “他已死;”
  
  “世界已死;”
  
  “唯有黑暗蔓延。”
  
  金色的铃铛发出一阵清脆鸣声,声音在空气中相撞扩散,宛若冥锺哀歌。
  
  锥生一缕有些无措的看著怀中人失神的瞳眸,脸颊上来不及拭去的泪痕顺著轮廓划过下颔,最终低落在那白色的和服上,氤氲成一片水渍,他小心翼翼的呼唤,“闲大人……”
  
  “无论如何,那都不是他们的结束,而是另一个制度的建立与开始……”
  
  就像是没听到锥生一缕的声音般,绯樱呢喃的话语断断续续,宛若上古的咒语,“吸血鬼的世界就此成立,那是属於吸血鬼的暮色,而不是人类的拂晓,暮色如血,拂晓泣血,一切……都是那个孩子……”
  
  都是那个孩子……
  
  都是那个孩子的什麽呢?
  
  错麽?还是对?
  
  她的话音截然而止,视线重新凝聚於和那个清冷少年有著一模一样面容的少年身上,绯樱笑了,她说,“一缕,……”
  
  该说些什麽?又能说些什麽?
  
  想要拭去那孩子脸上泪珠的手在空中停滞了片刻,又缓缓落下,最终只是笑了起来,如樱花绽放,无声无息却风华绝代,她说,“一缕,さよなら……”
  
  灵魂同吸血鬼之躯在那一刹那粉碎在空气中,如沙如尘,风散之後,了无痕迹。
  
  纵然是纯血种又能如何?不过一滩散沙,就连灵魂存在的资格都没有。
  
  所以,一缕,放下吧──
  
  然後,さよなら。
  
  锥生一缕缓缓抱紧那已经空虚的和服,泪水肆意的在那件和服上晕染,他呜咽的声音几近沙哑,断断续续的只能勉强发出几个音节,“闲、闲大人……”
  
  「你在哭麽?是遇到伤心的事了麽?」
  
  「可怜的孩子……那你又为什麽而哭?」
  
  「我……我怎麽会……」
  
  「你叫什麽名字?」
  
  「一缕,锥生一缕。」
  
  「……是麽。那麽,一缕,你要和我一起走麽?」
  
  「……哎?」
  
  「作为对於以後所要发生事情的补偿,我给你讲一个故事,如何?」
  
  冬雪覆盖,樱花灿烂,锥生一缕终是明白,也许从那一刻起,绯樱闲早已经知道了自己的结局。
  
  她说,一缕,さよなら。
  
  
  
  
  
  
  
  
  
  
  
  
  
  
  
  
  
  他在悬崖边吻了那个沈睡中的少年,如蝶如叶,轻盈而又带著绝望。
  
  如残蝶,如枯叶。
  
  他在暮色中拥著那个沈睡的少年,似光似暗,虔诚而又充满著毁灭。
  
  似圣徒,似恶魔。
  
  「Kaname,你犯了罪,他是你的罪。」
  
  那个女人悄无声息的出现在了他们的身後,偌大的兜帽下仍旧是一串发辫和看不清的容颜,她说,「跟我走吧,你这样会害了他,也会害了你自己。」
  
  似是怕少年被吵醒,他坐起了身,将少年的头部轻柔的移动到了自己的怀中,他低著头、垂著眸,双手捂在少年的耳旁,又似是摩挲著少年银色的发丝,他说,「嘘──」
  
  嘘──他在睡觉,不要吵醒他。
  
  女人看不清那双垂著的酒红色眼眸是有著怎样的波澜,却看到了那暮色中的侧脸温柔的连带著夕阳的光线都是醉人的情感。
  
  「你会害了他。」
  
  女人在沈默片刻之後,这样轻轻的说道,「你会害了这个孩子。」
  
  怀中的少年皱了皱眉,似是要转醒。他低沈著声音回道,「我不会。」
  
  山风刮过,尘土扬起,又在刹那落下,悬崖边上仍旧是他拥著少年的身影,再无他人。
  
  「我不会。」他低喃著,视线紧紧的盯著怀中少年抖动的睫毛──那是将要醒来的预兆。
  
  他怎麽可能会害他呢?
  
  「唔……Kaname?」少年微睁开眼,带著困意,眉眼间带著说不出的慵懒。
  
  这如冰丝般的银发,如水晶般的紫眸,如天使般的目光,每一寸肌肤纹理都是他所爱的,他又怎麽可能会害他?又怎麽可能会害了他?
  
  「嗯。」他这麽应著,目光中是深沈的红,几近墨色,唇瓣缓缓的向著少年的唇靠近。
  
  少年没有察觉,只是环顾了一下四周,「已经这麽晚了?」
  
  「说起来,你怎麽会在这……」
  
  少年转过头去询问,却被那只剩下三厘米的距离吓得将剩下的话生生的噎在了喉中,那酒红色的眼眸就这麽盯紧著他,一眨不眨,幽深的、深沈的、复杂的、……阴暗的。
  
  那是他从未见过的Kaname,从未见过用这个目光注视著他的Kaname。
  
  令人惊惧,令人心悸。
  
  少年下意识的僵硬著身子想要逃离,腰部却被一只手紧紧的禁锢,而另一只手禁锢在自己的肩膀上,拥抱著、环抱著……倒不如说,禁锢著、压制著。
  
  「Kaname?」少年被腰部和肩膀上的力度抓的痛的直皱眉,他有些恼火,「你在干什麽啊?!」
  
  他却瞬间笑出了声,笑的让少年满头雾水。
  
  笑的连眼泪都溢出了眼角,他俯在少年肩窝肆意的笑,就好像看到了世上最能让他开心的事物──
  
  瞧,这麽一个少年,这麽一个十七岁的少年,纵然感到了危险,也能无所畏惧的发著脾气,紫眸中也能无所畏惧的绽放著坚韧明亮的光芒。
  
  这麽一个少年……
  
  13岁相识,四年相伴,他宠他是日日夜夜融在骨子里的,又怎麽会害了他?!
  
  许是他笑的太莫名其妙,少年迷茫片刻之後就有种被耍的感觉,他伸手捶了身上的人一下,恨不得咬上两口,「喂你在发什麽疯!重死了!起来!」
  
  「抱歉抱歉……」他这麽笑著,却没有要起来的意思,只是拥著少年静静的躺在土地上,看著夕阳残留的最後一道光线,看著夜幕渐深,星光开始闪烁,他唤他,「Zero……」
  
  少年眨了眨眼,侧眸看去,却只看到那一头棕色的发丝在昏暗的光线下似是变成了黑色,「什麽?」
  
  「呐……」他张了张嘴,却是抱紧了少年,声音没了笑意,是说不出的低沈沙哑,仿佛在压抑些什麽,「不要离开我。」
  
  少年更是莫名其妙,「你在说些什麽?」
  
  「锥生零!」
  
  银发少年看著那人松开了他,双手撑在自己两侧,他俯在他的身上,就那麽注视著他,最後一丝亮光消失在山的那边──
  
  夜幕降临。
  
  少年看不清夜幕下那个人的面容,只是觉得那双眼睛异常的明亮,似是有水光潋滟,也似是什麽都没有,然後他听见那人低沈沙哑的声音再一次唤他的名字,他说──
  
  「锥生零,你不准、也不能,离开我。」
  
  锥生零和那双眼睛静静的对视了半天,然後伸出双手抚上那人的脸颊,在那人有些惊喜的目光下,毫不客气的拽著那人的脸颊使劲的一拉──
  
  「枢大少爷你脑子有病了?发烧了?你这是在撒娇麽?有这麽对哥哥撒娇的麽?!」
  
  他想反驳,莫名怒火,他想说,谁在撒娇?!
  
  他想问,谁让你善作主张一直以哥哥自称的?!
  
  他想说,……
  
  他想说刚才差点脱口而出的话……
  
  他想说,呐,zero,我喜欢你。
  
  爱这个字太过於沈重,所以,我喜欢你。
  
  然而他还是什麽都没有说,任由著身下的少年将自己的脸拉的通红,他也只是略带无奈宠溺的任由著他,连一句「痛」都不说。
  
  而事实上,也确实不痛。
  
  那个人仍旧带著孩子的稚气,紫眸中满含笑意和顽劣的看著他,怎麽会感觉到痛呢?
  
  只要是少年给予他的,只要是那双眼睛注视著他的,无论怎样,他都心甘情愿,甘之如饴。
  
  他以为,时间还很长,他们还有很多时间这样下去,没有外人,只有彼此;
  
  他以为,总有一天,少年会察觉到他的心意,纵然艰难,他也愿意等待;
  
  他以为,纵然少年对他做什麽,他都会宠著、爱著、护著、让著,只要是被那双眼睛带著顽皮笑意的注视著,他都觉得是甜蜜的;
  
  他以为,……
  
  也不过是自以为,而已。
  
  直至那天从外面回来听到少年订婚的消息,他才发觉,少年真的很聪明,知道怎样才能真正的伤著他。
  
  「你会害了他。」
  
  那个女人的声音在耳边兜兜转转,似是诅咒般,不曾停歇。
  
  「我不会。」
  
  他将少年压在床上的时候,酒红色的眼眸深沈的宛若化不开浓墨。
  
  他无视著少年的呼喊,无视著少年的惊恐,无视著少年的挣扎,冰冷的指尖划过少年白皙的皮肤,最後停留在少年的心口处──
  
  我不会伤了他,也不会害了他,但是……我更不会让他离开我。
  
  以此蔷薇,禁锢灵魂。
  
  「啊!!──」
  
  
  
  
  
  
  
  
  
  
  
  
  
  
  
  
  “啊!!──”
  
  夜刈十牙看著自己挚爱的徒弟就这麽痛苦的抱著自己的头,咆哮著,呼喊著,原本清澈的眼眸现在是堕落的红光,獠牙尽显,狼狈不堪。
  
  如婴儿手臂粗的铁链紧紧的拷在少年的手腕和脚腕,少年每一个发疯般的举动都会让铁链哗啦啦的刺耳声音在这间密室中不断的回响。
  
  他的身下是一个散著光芒的阵法,阵法图案和少年颈项上的蔷薇花纹如出一辙。
  
  那是从黑主灰阎将那个孩子领回去的那一年,在那孩子脖子上刻下的术法。为的便是压制住少年体内有可能随时堕落成LE的血液,而这一压制便是四年。
  
  黑主灰阎忘不了,从那个满是纯血气息的房间中看到少年时,少年那濒临疯狂的状态。
  
  那个少年在意识不清醒的情况下仍旧的念著,“优姬……优姬……”
  
  那一刻,黑主灰阎忽然感到眼睛发涩。
  
  少年的眼眸已经是红色的,意识模糊不清的连看人都看不清,只是隐隐的看到人影,十分清晰的看到越走越近的人影颈项上分布著的血管。
  
  也许是优姬。
  
  他这麽想著,竭力的压制著自己恨不得马上扑上去的饥渴,用著仅剩的力气压制著堕落。他的声音已经沙哑,堕落在血液在体内奔腾,准备时时刻刻的剥夺少年的理智和人性,他说,“优……姬……”
  
  黑主灰阎站在少年身前,似是根本就不怕少年下一秒就扑上来狠狠的咬著他的颈项,他就那麽站著,垂著眸看著躺在地上蜷缩成一团的少年,镜片下的那双瞳眸隐隐含著悲怜和悔意,他听著少年艰难的重复著那些话,“优……姬……优姬……不要看……不要……”
  
  他说,优姬,不要看我,不要看我这个样子,你不该看到。
  
  他说,优姬……
  
  黑主灰阎感觉眼睛酸涩的有点疼痛难忍,他闭了闭眼,然後蹲下身,手抚上少年的头,他说,“零,优姬没在这里。”
  
  少年仍旧无意识的念著:“优姬……”
  
  黑主灰阎不说话,只是不停的摩挲著少年的头,直至夜刈十牙赶到之时,少年都在用自己的意念压制著即将堕落的自己,然後在被夜刈十牙敲昏过去之时,他看著眼前的两个人,轻唤,“理事长……师父……”
  
  那一刻,黑主灰阎狠狠的攥紧了拳头。
  
  他一直在想,这个孩子到底做错了什麽?
  
  然而……自己又有什麽资格去质问?
  
  “啊!!──”
  
  少年痛苦的声音在密室中被不断的放大,他用自己的身体不停的碰撞著冰冷的墙壁企图用疼痛唤回自己的清醒。
  
  他看著夜刈十牙和黑主灰阎就站在离他不远处的地方,他想开口说些什麽,却是什麽都说不出口,只是不断的重复,“杀了我……”
  
  杀了我,师父,杀了我……
  
  夜刈十牙紧皱著眉头,看著自己挚爱的弟子理智就这样一点点被蚕食,他明白锥生零的意思,那是他看著长大的徒弟,他的秉性,他的坚强,做师父怎麽会不知道?
  
  他想,杀了这个孩子,杀了这个孩子吧,杀了他,他就不会再这麽痛苦,就不用再背负这麽多……
  
  夜刈这麽想著,手已经举起猎枪,枪口对准了阵法中间的那个少年,手指却有些轻微的颤抖,就连那瞄准星点的瞳仁都是颤抖的。
  
  黑主灰阎看著自己的友人举起枪支,他怔了一下,随即狠狠的压下枪,他咬著牙看向那个不停著重复“杀了我”的少年,拔高了声音,“零!你有想过优姬麽?!优姬她……优姬她还在等你!”
  
  优姬……
  
  有那麽一瞬间,锥生零红色的瞳眸茫然的盯著地面,他忽然很想问:优姬是谁?
  
  耳边都是少女欢快的笑声,叫著他的名字“零”,但是,他却想不起少女的面容。
  
  “优……姬……”
  
  他无意识的重复著这个名字,耳边仍旧是少女欢快的声音。
  
  他知道,那是他一个很重要的人,非常的重要,但是他想不起来啊……
  
  想不起来……是不是就意味著,锥生零……已经失去了作为人类的资格?
  
  锥生迷迷糊糊中用著仅剩的一丝理智这麽想著,却在刹那间似是看到了一个熟悉的人影──
  
  「你就是零?……不,我们没见过,只不过是听某个人一直提起你。」
  
  是谁?
  
  「呐,零,这四年来,你有没有後悔把枢那个小子捡回去?」
  
  ……是谁?
  
  「我麽?我啊……秘~密。不如就叫我一声姐姐吧?」
  
  那是谁?!
  
  「零,记得,那小子可是很喜欢你的哦,很喜欢很喜欢,所以……」
  
  轰隆──
  
  巨大的倒塌声音让锥生零顿时清醒了几分。夜刈十牙啧了一声,“协会这麽快就知道绯樱闲已经死了麽?”
  
  黑主灰阎皱了皱眉,“也许是元老院那边的。”然後他看向少年,压低了声音,“零,我们上去看看,你……你只要记得,优姬还在等你。”
  
  夜刈和黑主说了些什麽,锥生零虽然听了进去,但是却没什麽回应,他只是盯著角落里的黑暗,熟悉的气息让锥生零下意识低声唤出那个名字,“玖兰……”
  
  玖兰枢从黑暗中缓缓步入亮光处,他看著那个少年用红色的瞳眸静静而又带著些许迷茫的样子望著他,倒有了几分乖静。
  
  他从一开始就隐藏气息躲在黑暗中看著那银发少年如何的痛苦,如何的折磨自己,如何的一遍遍唤著优姬……
  
  说不出是为了什麽躲在这里──
  
  也许是为了自己的棋局;
  
  也许是为了少年的使命还没结束;
  
  也许是为了不忍让自己珍爱的少女因为这个少年猎人的堕落而伤心;
  
  也许是……
  
  也许是……为了找寻自己想要的答案。
  
  但是不可否认的,他在看著少年那痛苦的侧脸之时,明显是和梦境中所看到的痛苦的表情一模一样,丝毫未变。
  
  虽然忘记了梦中到底是因为什麽而对少年做出那麽过分的事情,但是那种占有和深入骨髓的疼痛就连醒来之後都是清晰存在身体每一个角落的。
  
  他终於确定了,他和锥生零之间,有著结。
  
  无关孽还是缘,那就是一个死结,前世解不开,今生更是解不了。
  
  在他反应过来之时,自己已经跪在少年的身前,似是以虔诚的信徒的姿态,单腿跪地,手却无意识的想要抚上少年的脸,然而又在回过神之後堪堪的停滞在了半空中。
  
  少年仍旧有些迷茫的看著他,“玖兰……?不……不对……”
  
  玖兰枢停滞在半空中的手鬼使神差的直接放在了少年的脸颊,他的声音轻柔,眼中却是带著探究的幽深,“什麽不对?”
  
  “不……你不是……”少年似是被什麽所魇著,又似是陷在什麽回忆中,他望著玖兰枢,又像是在透过玖兰望著另外一个人,他说,“你不是他……”
  
  玖兰枢眼色一沈,他抓著少年的下颔抬了起来,“他是谁?”
  
  少年却好似没有任何反应,只是喃喃道,“玖兰……你不是他……他……他不是玖兰……他叫……他叫……你不是……”
  
  玖兰枢眯了眯眼,身子又往前凑了几分,他刻意压低了声音,带著蛊惑,“他叫什麽?”
  
  “……叫什麽……?”
  
  “对,那个人,叫什麽?”玖兰枢一字一句的引诱著少年,“告诉我,他是谁?”
  
  说不出到底为什麽这麽想知道,玖兰枢只是隐隐觉得,有些事情,他该知道,也该想起,可是却有什麽力量阻拦著,阻止著。
  
  这一直以来宛若真实的梦境,也该有个答案。
  
  “Ka……”少年张了张嘴,似是在想那个名字到底该怎麽念,可是想著想著,头就毫无预兆的疼了起来,就像是被什麽拉扯著神经,疼痛的、不安的,就连那即将浮现在脑海中的面容都被撕裂的一干二净。
  
  然後玖兰枢就看著那少年痛苦的抱著自己的头,随即那眼神恢复了少年平日里的倔强和抗拒,即使是红著眼眸,也是宛若上等的红色水晶,纯净的不含丝毫黑暗。
  
  锥生零狠狠的拍开玖兰的手,剧烈的喘著气,似是就这麽一个简单的动作现在都成了奢侈,他偏著头不去看玖兰枢那张脸,只是哑著声音质问,“你来干什麽?看我笑话?”
  
  玖兰枢被打开的手就那麽僵在了半空中,片刻後,他又抓上少年的下颔,幽深的眼眸中带著几分复杂,他说,“听著,零,我没有那麽多时间……”顿了顿,他换了种语气,与之前的隐隐急躁不同,这次倒是平静的多,甚至不忘平日里的嘲讽,“没那麽多时间来看你的笑话,就你现在这个样子,还谈什麽保护优姬?”
  
  优姬。
  
  就像是一枚炸弹,炸醒了两个人自以为的重点,又在爆炸过程中那尘土飞扬之时掩埋了一些什麽。
  
  玖兰枢微微眯起眼,凑近少年的距离,两个人唇与唇之间只差分毫,他一开口,冰冷的气息就喷洒在少年苍白的唇瓣上,暧昧无比,却又带著杀气,他说,“零,你可以吸我的血。”
  
  少年错愕的眼神让玖兰枢有著说不出的烦躁,他将少年的头压在自己的颈项处,就像是紧拥著少年在自己怀中,语气低沈的就像是在说服自己,“不是为了你……”
  
  他一再的重复,“不是为了你。是为了……优姬……”
  
  对,从一开始的布局,所有的精心策划,都是为了优姬。
  
  而你,锥生零……只不过是……
  
  只不过是……
  
  颈项间传来一阵酥麻的疼痛,少年毫不留情的咬上了自己的颈项,毫不客气的吸著他的血,玖兰枢本是环抱著少年的手臂又紧了几分──
  
  只不过是……
  
  
  
  
  
  
  自欺欺人而已。
  
  
  
  
  
  
  
  
  
  「终有一天,这个世界会变的不是你所看到的那样,请答应我,到那个时候,你一定要好好的保护自己。」
  
  「……你在说些什麽啊?」
  
  「暮色,代表的不是美丽,而是无边无际的黑暗降临。」
  
  「……」
  
  「零,Kaname……已经不是你所认识的Kaname了……所以……」
  
  
  
  
  
  
  
  ─全文完─
  
  
  後记:
  
  说真的,我知道这篇文我肯定会写完,但是没想到一写就是五年。
  
  如果没记错,这是我从2010年就开始动笔写的,当时写过一两章之後就没再写下去……(电脑里面的文坑真心一大堆_(:з」∠)_
  
  然後是到2011年吧……不知道为什麽,又开始写了= =然後记得当时第一个发表的网址是鲜网,如今鲜网我真心HOLD不住啊TUT
  
  期间断断续续,也亏得能把它完结。十分感谢对这篇文以及对我不离不弃的孩子们(鞠躬
  
  这篇文的BUG还有很多,没写到的肯定也有很多,写到後面我已经忘记了优姬的存在(叹),但是最後又让我生生的把优姬存在感提了起来_(:з」∠)_
  
  说实在的,我不讨厌优姬,但是并不代表我喜欢她,所以一直就保持著动漫里面的原型,不白不苏不黑,毕竟优姬确实是挺善良的。
  
  而若叶……怎麽说呢,我喜欢这个妹纸,完全就是女神,冷静果敢,其实她比任何人都聪明,比任何人都清楚有些事情,但是没人告诉她的话,她就当做不知道,毕竟也只是个平凡人,她很清楚自己的界线和与夜间部那群家夥的不同。
  
  夜间部的成员我在这篇文里描写最多的就是蓝堂和一条,毕竟这两只是我头号御用欺负人(喂!),尤其是蓝堂→ →不要问我蓝堂喜欢谁,一切都是以原著为原型,至於我能控制自己到哪一步……那我就不造了_(:з」∠)_
  
  绯樱闲的这个身份设定,说真的,之前我没想到过,然後写著写著就觉得……绯樱闲知道那麽多事情显得有点太诡异了,於是,就有了那麽一个设定。
  
  请跟著我念:这是原著类型的架空文,原著类型的架空文,原著类型的架空文!重要的事情要说三遍!
  
  绯樱和一缕的感情我没写那麽多,反而一缕对零的情感倒是挺明显的,嗯──兄控!_(:з」∠)_
  
  无关其他,只是觉得,我喜欢这个角色,我就写,没感觉的就……嗯,戏份很少,若叶女神除外!!
  
  所以这篇文还是少了很多情节的,我无力去补,也不想去补,因为我懒……(喂!!
  
  至於枢零这两只……
  
  嘛,怎麽说呢……说不上来是为什麽,其他CP我都只是萌却写不出来,或者就是萌一段时间就没感觉了,而枢零……从一开始到现在,几乎所有的第一次都奉献给了这对儿_(:з」∠)_
  
  期间也有过一段时间倦怠期,但是不知什麽时候开始,就又手贱的开坑(*/ω\*)以至於现在坑了一群孩子我错了……(跪
  
  其实也坑了我自己了啦~(泥垢惹!!
  
  前世今生这个梗,一直都是我喜欢的梗之一,而当年看动画的时候留下的悬念又太多,於是就觉得……枢零完全符合前世今生这样啊……然後就……这样了_(:з」∠)_
  
  最後一章,说实在的,我写的很不满意,因为写到最後感觉枢零之间太过於草率,没什麽感情,当然,没写到的还有很多,所以这篇文不算成功,请大家多包涵(鞠躬
  
  第二部不知道什麽时候会再开,也许明天,也许明年,也许永远,所以这篇文有什麽不足之处,就请大家多多包涵吧(笑
  
  全文不带後记总共92514个字,2015年3月21日凌晨12点20分正式完结。
  
  一直以来,感谢大家。

总字数为:7435 

 

 

  •  

  57 13
评论(13)
热度(57)

© 苏眉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