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眉澈

本命枢零。
各种主角总受党。
脑洞不止,随心挖坑,坑深慎跳_(:з」∠)_

 

#VK/枢零#_ 滚 远 点 _02(哨兵向导文)

  >>>.02 泥煤的军阶

 


  
  如果问黑主灰阎对玖兰枢的第一印象是什么,那位少将肯定会一脸正经的回答:“长的是儿婿(干儿子女婿)的标准。”
  
  顺带一提,众所周知,黑主少将的干儿子是那位叫做锥生零的冰冻食人花。
  
  毕竟在黑主灰阎看来,自家儿子那冷冰冰的身心急需一个能将他融化的人,于是,玖兰枢就入选了。
  
  可是此时此刻看着一脸苍白躺在地上蜷缩着身子的玖兰枢,再看看一脸倨傲冷笑着的自家儿子,怎么感觉哪里不对呢——
  
  特么的这种被逆了的心塞感。
  
  于是被逆了自己原定攻受西皮的黑主少将捂着心口满身严肃的站起身,毫无度数的眼镜反射着白光,让人看不清那双眼镜后那双眼睛的真实想法,一锤定音,“半个小时之后进行配对试验。”
  
  刻意无视锥生零那眯着眼望过来的眼神,黑主灰阎将少将风范展现的淋漓尽致,他看向地上似乎已经慢慢平静的玖兰枢,平淡问道:“枢君,没问题吧?”
  
  “呵……”痛楚正一点点的消退,玖兰枢彻底放松自己躺在冰冷的地板上,苦笑一声,很是虚弱的看向似乎冷气更重的银发哨兵,“这个应该问锥生君吧?”
  
  不可否认,玖兰枢确实是有一副好皮相,好看到以至于脸色苍白的躺在地板上,也有一种“快来蹂躏我吧”的诱惑,那种堕落的美感让人恨不得直接将人狠狠的压在地板上,操的让他哭喊着求饶。
  
  有些哨兵已经忍不住吞了吞口水,似乎盯着地板上那名向导的目光太过于直接,以至于让那名青年向导感觉到什么一样抬眼看了他们一眼,但是只此一眼,却让那几个哨兵有着莫名的寒意。
  
  锥生零却没在意他们,只是目光死死的盯着黑主灰阎,一字一顿,“我、不、要、他!”
  
  “那你要谁?”黑主灰阎这次直接对上那双紫眸,微蹙的眉头让这位少将的威严又重了几分,“零,作为一名哨兵,没有向导的指引根本就不可能单独完成任务。论公,我是少将,你无权反驳我的安排;论私……”
  
  黑主柔下了目光,“零,相信爸爸的辨别能力,好么?”
  
  玖兰枢扶着地板缓慢的坐起来,却不站起,就只坐在地板上,抬起眼眸看着站在自己不远处的锥生零——紧握的双拳,紧抿的唇瓣,幽冷却复杂的目光,脸色却是一片淡然。
  
  ——明显的紧张和抗拒。
  
  作为一名哨兵,不可能会这么排斥向导,除非……
  
  玖兰枢一条腿屈起,手肘放在屈起的膝盖上,手掌轻轻的撑着头,他开口,“锥生君其实是怕害了向导吧?”
  
  紫眸瞬间透着冷光瞪过来。玖兰枢毫无畏惧的和那双紫眸对视,直至那双紫眸率先移开视线。锥生零怒极反笑,“看来刚才那一下偷袭还不算太狠。”
  
  玖兰枢耸耸肩,“没关系,锥生君可以再来一次,不过……后果就是,锥生君可能要负责我的下半生了。”
  
  “好啊。”锥生零垂着眸子淡然的看着他,双手的骨关节被握的咔嚓响,“我绝对会、好、好、负、责、的!”
  
  玖兰枢仍旧坐在地板上抬眸,同样淡然平静的望着那朵冰冻食人花,“那我是不是应该说,十分期待?”
  
  “我不期待啊啊啊啊!!!”黑主灰阎看着两个人完全没有开玩笑的成分,顿时飙泪,立马抱住自家干儿子鼻涕一把泪一把的往儿子身上抹,“小零你要知道爸爸找到这么一个能和你配对的向导有多么不容易么!!而这个向导恰好长的帅身材高气质好最重要的是那方面的功能完全胜出同龄人有多么不容易么!!!你要是真阉了枢君那你下半身(没有口误!)的幸福该怎么办啊啊啊!!爸爸不想让你守活寡啊啊……啊呜!——”
  
  最后的音拐了几个弯儿——众人眼睁睁的看着黑主少将被自己儿子揍了一拳之后躺地长眠……
  
  甩了甩打人打的有些疼的手,锥生零后知后觉的看着地上不停抽搐的人,眨眼,“那方面的功能?你试过?”
  
  “……”玖兰枢只想扶额,他一点都不想知道“那方面的功能”到底是哪方面的功能。
  
  然而就算再不想接话,也不得不为自己和黑主少将稍微的开脱一下关系,“锥生君,言过必失,你想多了。”
  
  锥生零扫了他一眼,转身就走。
  
  玖兰枢看着躺在地上不停抽搐流泪有话说不出的已经没了形象的黑主少将,微微叹了口气,“锥生君果然是怕了。”
  
  “随你怎么说,总之,快点滚回去,我不需要向导。”
  
  “如果锥生君不怕,那为什么不敢和我进行试验?”
  
  “激将法没用。”
  
  “只是一个小小的试验,黑主少将如此苦心,锥生君真的要辜负么?”
  
  锥生零快要走到门口的脚步一顿,回眸一笑,只是那笑,仍旧没有温度,“玖兰枢,你管得着么?”
  
  “……作为玖兰枢,是管不着锥生君的事情,但是……”玖兰枢撑着地板站起身,慢条斯理的整理一下有些皱了的衣服,然后他拉开外衣,露出挂在外衣内侧的军徽,“作为大校,应该可以管得住少校级别的锥生君吧?”
  
  一干哨兵傻了眼:这个看起来和他们差不多的青年向导,竟然已经是低少将一军阶的大校?!
  
  有一两个回神快的,在最初的惊讶之后已经收起表情,严肃的立正敬礼,所有人似是刚回过神,都举起标准军队礼仪,唯独还是那个银发哨兵,就站在门口处,逆着光,身姿独立。
  
  玖兰枢笑了笑,酒红色的眼眸中一如刚才的银发哨兵般,毫无笑意,“锥生君?”
  
  锥生零可以对黑主任性,可以无视黑主的军阶,但是却不能对别人任性,不能无视别人的军阶。
  
  锥生没有想到玖兰枢还有这么一个身份,更没想到,只是一个小小的配对试验竟然让玖兰枢拿出军阶来这么压他,真是……紫眸微微眯起,锥生零冷笑,“玖兰枢,你还真不是一般的烦人。”
  
  “啊,是么。”玖兰枢拉好外衣,低笑了两声,“相反,我对锥生君的第一印象还是蛮不错的。”
  
  “那祝愿我们试验失败。”锥生零站直了身,对着那个优雅的宛若贵族一般的青年向导虚虚的敬礼个礼,毫无诚意,“Sir。”
  
  玖兰枢回之一笑,“暂时的,合作愉快。”

 


  
  —TBC—

  45 12
评论(12)
热度(45)

© 苏眉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