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眉澈

本命枢零。
各种主角总受党。
脑洞不止,随心挖坑,坑深慎跳_(:з」∠)_

 

#VK/枢零#_育 儿 经_01

*最近貌似脑洞好多_(:з」∠)_

*最近貌似热衷ooc_(:з」∠)_

*最近貌似热衷BUG_(:з」∠)_

*最近貌似热衷各种挖坑_(:з」∠)_

*以上都能淡定的,食用愉快_(:з」∠)_

 

 

 

 

 

 

  玖兰枢抱回来了一个孩子。
  
  嗯,抱回来的,抱着一只看起来也就三岁左右的男孩子回来的——
  
  玖兰优姬一脸惊恐的看着自家哥哥怀中睡的正香的小正太,银白的发丝就像是不沾染任何邪恶的纯洁小天使,优姬觉得她的声音在颤抖:“哥、哥哥哥……这是啥?!”
  
  玖兰枢侧身避过星炼想要接过孩子的手,稳稳的向着沙发走去,在坐稳后确定孩子没被吵醒,才抬眼扬起一抹微笑,言简意赅,“我儿子。”
  
  “——啥?!!!!!”
  
  “——卧槽?!!!!”
  
  “——枢大人?!!!”
  
  以上声音分别是:玖兰优姬,蓝堂英,早园琉佳。
  
  剩下的夜间部成员均已石化,不做描述。
  
  许是那三个吸血鬼的声音太大,玖兰枢怀中的小正太皱了皱鼻子,一脸困意的睁开眼,先是看了一眼抱着自己的人,又瞥了一眼惊呆的众吸血鬼,然后……
  
  打了个哈欠,往玖兰枢怀里拱了拱,继续睡。
  
  “……”
  
  “……”
  
  “……”
  
  “啊……”支葵千里张了张嘴,“银发,红眸……眼睛和寮长的眼睛一样哎……”
  
  “……”众人:卧槽这货好像哪里真相了!
  
  一条拓麻抽了抽嘴角:“枢,你别告诉我这是你和锥生君的孩子?”
  
  然后自己都开始笑起来,摆摆手,“怎么可能呢?哈哈哈,那个锥生君?哈哈哈,不过这孩子还真像你们……”
  
  “嗯。”
  
  被一声回应轻而易举的打断,一条拓麻整张脸都僵了,“枢,你说什么?”
  
  “你没猜错。”玖兰枢笑的意味深长,“这是我和零的儿子。”
  
  不管夜间部等吸血鬼都是什么反应,银发红眸的小正太撅了撅嘴,翻个身,依旧睡的香甜。

 

 

 


  
  《吸血鬼骑士》耽美同人

  
  CP:玖兰枢×锥生零
  题材:披着正剧皮的恶搞抽风君
  标题:来历不明的包子;别指望我会解释包子从哪儿来;说了是来历不明所以不要纠结了;花样追妻;夫夫育儿。
  篇幅:……我尽量短篇,尽早完结_(:з」∠)_

  
  名字:《育儿经》

 

  
  ——麻麻~抱~  
  ——这孩子哪儿来的?!

  
  ……都说了是来历不明!!我怎么造玖兰枢是从哪个旮旯犄角地儿抱回来的!!QAQ

 

 


  
  >>>.01 先让美人上钩了再说育儿的事

 


  
  神说:要有光,于是便有了光。
  
  玖兰枢说:要有孩子,于是便有了孩子。
  
  锥生零说:呵呵,作者你滚!
  
  作者说:好哒,我滚了~


  
  ###############


  
  锥生零照例在午后去马厩看看莉莉,顺便小憩一会儿,只是刚走到门口就看到一个熊孩子趴在栏杆上双手向前挥着想要继续爬上马背。
  
  哦,顺便一提,莉莉是匹白色的、美丽的、优雅的、漂亮的、性别为女的、明恋零君的(这个可以无视)白马公主。
  
  对于马厩里会出现一个孩子这样的事,锥生零下意识的皱眉出声:“喂——”
  
  那孩子扭过头眨眼,锥生零的声音顿时被噎在喉咙里——
  
  银发,红眸。吸血鬼?不,没有吸血鬼的气息。人类?
  
  谁的孩子?
  
  而且这孩子有点像是谁的影子……
  
  一缕?玖兰……优姬?
  
  锥生零的脑子正一片混乱,那熊孩子就身形利索的跳下栏杆,噔噔噔的扑了过来,满脸兴奋,小粉红花在身后充当背景飘啊飘:“麻麻!~”
  
  “……”少年猎人回过神,看着抱着自己大腿不放,仰着头眨着眼看着自己要抱抱的小男孩儿,反应迟钝的同是眨眼,“你刚才……说什么?”
  
  “麻麻!”熊孩子伸出双手,双脚踮起,“麻麻抱!~”
  
  真像一只小天使——
  
  个鬼!!!!
  
  锥生零满脸黑线的拎着某孩子的后衣领从自己身上撕开,对着那无辜的眼睛,心情很复杂的开口:“你认错人了。”
  
  “才没有!”熊孩子一脸严肃,“爸爸说,麻麻就在这里!”
  
  “……”锥生零不知道该从哪里吐槽,只好先问重点,“你爸爸是谁?”
  
  “玖兰枢!”
  
  锥生手一抖,差点将熊孩子砸到墙上。
  
  “谁?”再次确认。
  
  “玖、兰、枢!”再次回答。
  
  “……”锥生零沉默了片刻,松开拽着孩子衣领的手,转身就走。
  
  ——猎人第六感告诉他,这熊孩子是陷阱,很危险。
  
  只是刚松开手,那孩子又抱上了自己的大腿。
  
  “……”锥生零扯住孩子的衣领,从自己身上再次撕开。
  
  ——撕不动了。
  
  反而被那孩子越抱越紧。锥生零垂下眸正好对上那双酒红色的眼眸,像极了某两个吸血鬼兄妹。
  
  于是锥生零心情十分复杂的看着那双眼睛迅速的聚满了雾气,小鼻子一抽一抽的,格外委屈,“麻麻你不要我了么呜……”
  
  “……”
  
  加上那头和自己一样的银色发丝,以及眉眼之间若有似无的一缕小时候的影子,锥生零心情格外复杂。
  
  见少年猎人没反应,熊孩子更委屈了,直接嗷呜大哭:“呜哇麻麻你果然不要我了!!你可以不要爸爸但是不能不要我啊啊呜呜呜哇哇哇——”
  
  最后的尾音还自带节奏感。
  
  “……”锥生零额角的青筋抽了抽,听着那孩子声音都快哭哑了,终是无奈的叹了口气,“别哭了,我先送你回去。”
  
  “呜……”熊孩子抽了抽鼻子,打了个嗝,因为哭的太用力,整个身子都有点颤抖,“麻麻也一起么呜?”
  
  锥生看了半天,终是于心不忍的将孩子抱在怀里,转身向着月之寮的方向走去,“就说了送你回去。还有,别用那个称呼叫我。”
  
  “哦……”许是哭累了,小家伙趴在锥生的肩膀上格外乖巧,“麻麻,你喜不喜欢我?”
  
  “……”锥生零注意脚下的石子路,一步步走的很是安稳。
  
  “麻麻,爸爸说,麻麻见了我肯定会喜欢我的。”
  
  “……”
  
  “麻麻,我可爱么?”
  
  “……”
  
  “麻麻,我帅么?”
  
  “……”
  
  “麻麻……”
  
  “闭嘴!”锥生零忍无可忍的瞪自己怀里的熊孩子一眼,“说了不准再叫我麻麻!还有,别把鼻涕蹭我衣服上!”
  
  小家伙很无辜的眨眼。
  
  “……”锥生零认输般的叹口气,“虽然不知道玖兰枢什么时候有的你这个儿子,但是优姬……”
  
  优姬呢?
  
  明明口口声声的说优姬是作为他玖兰枢的未婚妻而出生的,为什么现在……
  
  还有……这孩子到底哪儿来的?!
  
  这么诡异的发色!!
  
  当锥生零抱着一只包子站在月之寮大门前的时候,时时刻刻都有种想要转身就走的冲动。
  
  要不……放在理事长那里?让理事长通知玖兰枢自己去认领孩子?
  
  “……”嗯,这个方法可行。
  
  于是少年猎人毫不留恋的转身,某只包子咬着自己的手指眼睁睁的看着月之寮从自己眼前转到身后,“麻麻……?”
  
  “闭嘴!”
  
  “可是……”
  
  “说了不准那样叫我!”
  
  “哦……可是!”小家伙急了,一手轻轻的抓着少年耳边的发丝,一手指着少年身后的大门,“可是爸爸在等我们!”
  
  “把‘们’字去掉,他在等你。”锥生零歪了歪头,银发的发丝就从抓的不紧的小手中滑落,“一会儿让玖兰枢去领你。”
  
  尾音落下,还不等小家伙委屈的掉泪,月之寮的大门就缓缓开启,玖兰优姬毫无淑女形象的冲了出来,“锥生零你再向前多走一步试试!!”
  
  小家伙捂脸——这种八点档的狗血既视感。
  
  “……”锥生零往后淡淡的瞥了少女一眼,随即面无表情的继续往前走……了那么一步,“我走了,你要怎么样?”
  
  “……”玖兰优姬抽了抽嘴角,“零……没发现你还挺有幽默感的。”
  
  锥生零想要扶额,腾不出手的时候终于想起来此行的目的,于是转过身直接将怀里的熊孩子塞给少女,“我来送人,就这样。”
  
  转移了地方的小家伙挪了挪身体,觉得自家姑姑的怀抱还没麻麻的舒服,于是抬起眼可怜兮兮的向着某少年伸爪子,“麻麻……抱……”
  
  锥生零转身就走。
  
  “零!”
  
  玖兰优姬刚吐出这个名字,怀里就发出一阵嚎哭,让玖兰优姬差点手一抖摔着孩子,她垂眸看着怀里哭了半天也没见半点泪珠的熊孩子,只听那熊孩子一边将脸埋在自己胸前,一边嗷呜大喊:“麻麻是坏人!!麻麻骗人!!麻麻说过和我一起回家的!!”
  
  “……”玖兰优姬只想感慨:不愧是哥哥的孩子,真·影帝。
  
  于是,真影帝继续打雷不下雨:“麻麻果然不喜欢我不爱我了!!呜呜呜!!爸爸你酷爱来啊!!麻麻又要走了嘤嘤嘤!!”
  
  某熊孩子一边哭一边在自家姑姑胸前蹭啊蹭,蹭了半天撅了撅嘴——根本就不软。
  
  就像是听到了孩子撕心裂肺的哭喊,或者一开始就隐藏了气息直接躲在一边偷看,玖兰枢在紧要关头终是出现在了猎人面前,直接拦住了少年的去路,一双酒红色的眼眸中溢满了悲伤:“零,真的要抛下我和孩子么?”
  
  “……”锥生零差点人格崩坏:卧槽!你谁啊?!玖兰枢你醒醒!
  
  看到少年眼中尽是戒备,玖兰枢叹了口气,向着玖兰优姬招了招手,将某只脸上没有丝毫泪痕的包子接过来抱在怀中,“你看,我们的儿子。”
  
  熊孩子很配合的乖乖的叫了一声,“麻麻。”
  
  “……”锥生零冷笑一声,“玖兰枢,虽然不知道你又在玩儿什么,但是我都没兴趣奉陪。”
  
  在锥生侧身擦肩之际,玖兰枢垂下了眼眸,“这孩子是真正的人类,这点锥生君比我再熟悉不过了吧?”
  
  察觉到少年止了步,玖兰枢唇角微微上扬,语气中却是一片淡然,“这孩子无父无母,也许是有缘,第一眼看到这个孩子的时候就被叫了爸爸,而且我告诉他,只要喜欢谁当他妈妈,我都会赞同。”
  
  然后他转过身,对着驻足不前的少年一阵苦笑,“但是我没想到这孩子竟然是这么的喜欢锥生君。我也很诧异,但是,锥生君,要辜负了这孩子的心意?让他一直觉得自己是无父无母的孤儿么?”
  
  锥生零皱着眉转过身,正对上玖兰枢那双深沉的红色眼眸,而怀中那个小家伙也睁着一双红眸无辜而又可怜的望着他。
  
  不远处的玖兰优姬默默扭过头不忍看——
  
  明知道零那么善良还利用同情心让零默认留下的哥哥真卑鄙!
  
  —TBC—

  89 24
评论(24)
热度(89)

© 苏眉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