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眉澈

本命枢零。
各种主角总受党。
脑洞不止,随心挖坑,坑深慎跳_(:з」∠)_

 

#VK/枢零#(联文)_清 欢_10

  第10章:出柜
  
  BY:落水成鱼


  
  同性恋恶心吗?你觉得我恶心吗?锥生零记得有人这么问过他,他说不,你是我最好的朋友。
  
  眼前的男孩微微笑着,用漫不经心地语气问道,“爸爸,你怎么看待同性恋?”
  
  锥生零皱起眉,一时之间不知如何作答,沉默片刻后开口,“和异性恋没有区别。只是小众而让普通人难以一时接受。”
  
  男孩没有继续问下去,只是好似认真地听着,嘴角依然噙着似有若无的笑。
  
  “你觉得呢?”锥生零反问道。
  
  “我好像更喜欢男孩子。”玖兰枢侧过脸眨了下眼睛,酒红色的眼眸里氤氲着雾蒙蒙的水气,潮湿水润,像多年前那记忆里那个女孩摇摇欲坠的印象又有着许多不同。
  
  十五岁的少年在某个意外的场合出柜。随意地,漫不经心地,就这样告诉自己的父亲自己是同性恋。

 


  
  虽然日子依旧过得平静,但是锥生零偶尔会恍惚,对于玖兰枢的性向他有些耿耿于怀。小孩为什么会是同性恋呢?是天生的吗?如果是,那他也无话可说。但是他隐隐地觉得也许和自己收养了小孩有关系——是因为鹰宫吗?玖兰枢早熟,聪慧,小时候让他知道自己和鹰宫的事情也许对他造成了影响,这样说来有些愧疚感和自责。
  
  并不是这样。锥生零断断续续地想了一段时间,最后得出结论。玖兰枢也许想表达的不仅仅只是这些——他们是该好好谈谈。
  
  “枢,我想就那天情书的事再和你谈谈。”锥生零把洗好的苹果递给靠在沙发上开着电视却在看杂志的少年,并意外地发现他看的杂志内容居然是漫画。
  
  “嗯。”玖兰枢接过苹果毫不在意地点点头。
  
  “你现在有喜欢的人吗?”锥生零看着电视上放映的一部老电影,看似随口地问道。
  
  “……算有吧。”听到对方难得犹豫的回答,锥生零颇有几分好奇地转头观察了下对方的神情——神情倒是和平常无异。
  
  “男孩子?”锥生零顺口问了下去。
  
  “……嗯。”玖兰枢顿了顿,忽然又笑起来,重复了一遍,“男孩子。”
  
  这个笑容有点奇怪,锥生零看不太明白,只是莫名觉得有些不怀好意。锥生零撑着下巴想,这孩子被养得似乎与预想有许多偏差,鬼得要死,不过像他这样,以后不用担心受欺负。
  
  “……虽然爸爸一时之间还是不太能接受你的性向,但是,我会慢慢接受的。不过,你现在能说说看那个男孩的情况吗?算是爸爸关心你的感情生活。”
  
  玖兰枢放下杂志,忽然很认真地收敛了敷衍习惯性的笑意,道,“他是世界上最好的人。我想和他一辈子都在一起。”
  
  那认真的态度和听起来有些幼稚的誓言让锥生零又好笑又无奈,心里调侃果然十五岁的小孩还是这么纯真地喜欢海誓山盟之类的言语,看再深沉的书也改变不了年少对爱情的憧憬和向往。直到后来当他知道他喜欢的人是谁后想起来才颇有感慨,这个男孩子越长大越脱离他的控制和预想。
  
  作为父亲,他希望他能有更顺利和美满的人生,他希望他以后能在社会上立足,能闯出自己的事业,能娶妻生子,能在他老的时候离开这个世界的时候有个人送走他。在相处的漫长的时光里,他知道他们之间建立起的羁绊是他觉得最温暖的亲情。


  
  —TBC—

  18
评论
热度(18)

© 苏眉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