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眉澈

本命枢零。
各种主角总受党。
脑洞不止,随心挖坑,坑深慎跳_(:з」∠)_

 

#VK/枢零#(联文)_清 欢_13

  第13章:叙旧
  
  BY:落水成鱼


  
  锥生零在对方提议见面一聚的时候沉默了一会,并非是犹豫着拒绝而是恍惚。他们明明有十年没有联系了,却在电话里听到对方的声音时没有特别的陌生的感觉,涌上来的更多是怀念和时光飞逝的感慨。
  
  “好久没回来了,A市变化还挺大。”玖兰优姬看着窗外带着笑意感叹道。比起锥生零记忆中十六七岁的年轻活泼的样子三十三岁的玖兰优姬早就不是当年的模样,保养良好也不能掩盖眼角细微的皱纹和年长起来的成熟风味。眉宇间褪去的是幼稚天真,沾染上的是成熟沧桑。但是她笑起来的时候似乎还是和当年一样,宛若纯真。
  
  锥生零点了点头,道,“你有十年没回来了吧。”
  
  “其实前两年有来过一次,不过没有联系你,也没有联系以前的朋友。这次回来就不想走了,毕竟这里才是我的家乡啊。”玖兰优姬浅浅一笑,礼貌而又亲切。那是她年少时不会有的一种笑。
  
  她看起来真的变了很多。
  
  锥生零眯起眼打量着面前那个曾经深爱的女人,说没有感觉也不对,他很清晰地记得他曾经对她的心动,那种想一辈子和她在一起的年少的执着,他爱过她,他现在也能从她的面容里找出他喜爱的痕迹,对他胃口的那部分依然还在。这就和口味一样,小时候喜欢吃的菜可能到老了还是很喜欢,他曾经喜欢的某些她的特质他依然喜欢。但是他也知道他对她已经全然没有那时候的激情。不过是一个旧人,一个过去的朋友而已。
  
  见面之前他曾想过,他是否这么多年来没有再能接受别的人是因为他还放不下她,可是见了面他才发现,曾经深爱的人早就不爱,只不过是一些如同凭吊般的微微感伤。
  
  “我听说,你有领养一个孩子?”玖兰优姬抿了口茶,忽然发问。
  
  “嗯。现在十五岁了。”谈及玖兰枢,锥生零笑了一下,“很早熟的一个小鬼。”
  
  “真是难得看到零你这么温柔的表情啊,果然是作为父亲不一样吗?”玖兰优姬也笑起来,几分揶揄。
  
  温柔。锥生零听到就兰优姬的用词觉得诧异,原来自己在提及玖兰枢的时候会给人这样的感觉吗?也许是随着年龄的增长,很多想法也在逐渐改变的原因,锥生零早年的尖锐也在慢慢地磨平,看起来是更好相处一些吧。
  
  “他让人很省心,很聪明,学习也好。”似乎不由自主地就多说了几句,带着某种微妙地炫耀的意味。
  
  “我家那孩子就很让人操心呢,成绩更别提了,简直糟糕透了,我不知道该怎么办。”玖兰优姬苦恼道。
  
  “大概是遗传?”锥生零的口吻带着老朋友间的戏谑和调笑。
  
  “……哎?!”玖兰优姬瞪大了眼睛看着眼前的男人露出昙花一现的笑容,很暖很温柔——这让她禁不住有些着迷,而感到了某些懊悔。

 

 


  
  玖兰枢在锥生零说和一个朋友聚会并且在他表示随同却被拒绝的时候就知道他要见面的对象必然是那个传说中的玖兰优姬。他带着恋爱中的忐忑在床上滚了一圈弄乱了头发和衣服后坐起来换了身衣服整洁地出了门。
  
  他当然知道他们约会的地点。但是他并没有准备好要如何面对玖兰优姬——这个比鹰宫还要棘手的情敌。但是他能放心地让锥生零出去吗?当然不能!
  
  于是玖兰枢叫上了蓝堂英两人约在了咖啡店见面,没错就是锥生零和玖兰优姬见面的那家咖啡店。蓝堂英絮絮叨叨着诸如哎枢你不是不喜欢喝咖啡的吗为什么要去咖啡店和我比较想去新开的那家炸鸡店吃鸡排之类,引来玖兰枢阴鸷而不耐地一瞥。
  
  “我要加三颗糖,哎,不然还是喝果汁吧,这里有果汁吗?”蓝堂英皱着眉各种挑三拣四,但是他一张略带稚嫩的英气可爱的面庞配上金色的干净短发似乎有些惹眼——比如坐在附近的三个年轻女子不断投来好奇而热切的目光。当然有一部分目光也是留给那个不符合年龄的深沉的少年玖兰枢的。
  
  他们的位置和锥生零的位置离得很远,视角也有些不对,但是玖兰枢也找不到更合适的位置能让对方不发现自己而又能观察仔细,所以当玖兰枢从洗手间回来路过他们那桌附近的时候刚好看到锥生零对玖兰优姬露出非常柔和的笑容——宠溺的,调笑的,怀恋的,温柔的。
  
  腾然升起的怒气让玖兰枢几乎保持不住镇定,正当他在怒气和理智之间挣扎的时候蓝堂英大声喊了玖兰枢的名字。
  
  那一声玖兰枢叫得不可谓不凄厉,不可谓不动人。玖兰枢脑海中名为理智的弦就那么崩断了——他从来没有这么后悔过自己竟然会找蓝堂英这样的猪队友的决定。
  
  “枢?”锥生零站了起来,注意到了玖兰枢,诧异地唤了一声。
  
  “……爸爸。”玖兰枢深呼吸后露出一个习惯性的微笑,然后也顺便将目光正式放在了玖兰优姬身上细细打量,“这个阿姨就是你说的老朋友吗?”
  
  玖兰优姬看着玖兰枢没由来地觉得有些发冷,明明这孩子英俊礼貌,笑容可掬,却让她有分外地压迫感。相比较而言,那个孩子身边的金发男孩更让人轻松愉悦。
  

 

  混乱片刻之后咖啡店的秩序恢复了正常。四人换了张桌子坐到了一起,也正式介绍了一下彼此。
  
  “你和蓝堂是……约会?”锥生零大概是一时不知用什么词而选用了约会一词,约会的含义有很多,朋友,恋人,家人也都可以说是约会,不过正因为含义多而多了层微妙的暧昧。
  
  “对啊,这家咖啡店在学生中评价好像也很好的样子,我们也没来过就来尝尝看。”蓝堂英撑着下颚有点不满道,“可是其实我更想去隔壁的炸鸡店啦。”
  
  锥生零看着蓝堂英忽然有了点哪里不对的想法,他将目光看向玖兰枢,玖兰枢的目光在窗外,看起来有些尴尬和不知名的羞涩。
  
  啊,不会是……
  
  “今天出来见面真的很开心,我先走了,下次再联系。”玖兰优姬离开的时候锥生零起身送她离开,并示意玖兰枢和蓝堂英可以晚点再回家,他先走一步。
  
  玖兰枢就盯着窗外看着锥生零在咖啡店门口和玖兰优姬并排站着,直到等到的士,锥生零为她开门挥手致意才收回目光。而坐在自己眼前的蓝堂英闪着无辜的漂亮的蓝色眼睛,不断地追问,“那个阿姨是谁啊?她长得好像和你有点像哎!难道……是你的亲生母亲?!”
  
  玖兰枢那名为理智的弦似乎又有点动摇了。
  
  “蓝堂英!你给我闭嘴!”

  
  —TBC—

  20
评论
热度(20)

© 苏眉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