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眉澈

本命枢零。
各种主角总受党。
脑洞不止,随心挖坑,坑深慎跳_(:з」∠)_

 

#VK/枢零#(联文)_清 欢_15

  第15章:一条
  
  BY:苏眉澈


  
  秋天的雨已然带着刺骨的凉意。
  
  锥生零伸手接过从伞边掉落的雨珠。路边的行人匆匆的加快脚步。
  
  看着前方不远处的便利店,锥生零微微拢了拢脖子上的围巾,抬脚走去。
  
  再出来的时候,手上已经提着一个塑料袋。
  
  偶尔有打着伞的两三个女生嬉笑着从他身边走过,只是没走两步就脸红着微微猜测——
  
  这么帅的男人,也不知道有没有女朋友。
  
  再回过头去,那银发男人已经越走越远,孤单的背景在雨幕中似是更为寥落。
  
  这个世界总是这样,人忙忙碌碌,来来去去,只是为了在这个世界中找到属于自己的一席之地。
  
  在这个巨大的漩涡中,友情、亲情、爱情、敌意、恨意、杀意……相互交织,上帝乐此不倦的看着那一出出令人啼笑皆非的演绎。
  
  锥生零忽然想到,自己也是属于其中一员。
  
  曾经被爱情所缠绕,后来被友情所牵挂,如今,却是被亲情所羁绊。
  
  一想到家里那个早熟的要死的孩子,锥生零隐隐就感到些许的头疼,唇角,却是止不住的上扬。
  
  玖兰枢的成绩、头脑、容貌、举止,对比同龄人,都是极致的出众。
  
  作为这么一个孩子的父亲,要说锥生没有任何骄傲,那是不可能的。那毕竟是他看着长大的孩子,毕竟是他的儿子,一种吾家有子初长成的感慨顿时弥漫整颗心。
  
  在这将近十年的时光中,锥生零由衷的感谢那个孩子的陪伴,才使自己黯淡无光索然无味的人生有了不同的色彩。
  
  想到这里,锥生零已经下意识的加快了脚步,想着那个孩子也许已经到家等着自己做晚饭。
  
  雨似乎有下大的趋势,打在伞面上发出如鼓声一般的声音。
  
  没有拿伞的路人更为匆忙的躲雨,因为雨势加大的交通变得拥堵。
  
  周围商店所放的音乐声,路人讨论或打电话的声,堵在路上的汽车喇叭声……
  
  所有的一切就像是如此的混乱不堪,又像是一场庞大的交响乐。
  
  在这样杂乱的场合中,微不足道的声音都会被迅速淹没。
  
  然而锥生还是听到了,从黑暗小巷中传来的声音——
  
  嘲笑,愤怒,肉体受到撞击的声音,咳嗽,以及少年清朗却有点虚弱的声音……
  
  站在小巷口,锥生面无表情的驻足了三秒,随即抬脚离开。
  
  这个世界总是这样,黑暗与光明并列,美丽与丑陋共存。
  
  ……所以,一切和他无关。

 

 

 


  
  一条拓麻不得不承认今天很倒霉。
  
  嘴里咬着冰棍躲了三条街都没有把那群人给甩掉。
  
  在一把被扯过手臂拉进一个肮脏杂乱的小巷中的时候,看着围着自己最少有20个人的高大男人,一条拓麻真的很想毫无形象的向天翻个白眼。
  
  但是,也只是想想。
  
  受过上流社会几近能和贵族媲美的优秀教育,一条拓麻对着那些人露出一个微笑,毫无畏惧,“呀,好巧呀。”
  
  “……”为首的男人眼角抽了抽,追着这位少爷跑了几条街,能不巧麽?!
  
  一条拓麻那金色的发丝已经被雨水砸的失去了柔软,刘海紧紧的贴在额头上,他伸手将刘海捏起一绺,顿时哭丧着脸:“哎?形象……”
  
  为首的男人深吸口气,“抱歉,一条少爷,如果想少受点苦,就乖乖的和我们走一趟吧。”
  
  一条拓麻抬眼看着自己的手把玩这那绺刘海,语气是漫不经心的淡然,祖母绿的眸子中却是已经沾染上了些许冷意,“我说啊,你们有事去直接找我爷爷啊,就算把我抓到,爷爷也不会理会你们的哦,毕竟对于他来说,这么轻易被抓到的一条家的人,可是一条家的耻辱,即使我是他唯一的孙子,也会因此被除名的。”
  
  “一条少爷开玩笑了。”为首的男人明显不信,“一条家族如今呢就剩下少爷你这一个独苗,一翁就算再狠,也不可能不要自己的孙子。”
  
  “要说多少次你们才相信呢……”一条拓麻叹了口气,垂眸看着那些蠢蠢欲动的男人,蓦然一笑,“如果你们不信,那我也没办法了。”
  
  下一秒,在为首的男人还没反应过来之际,一记重拳狠狠的砸在了自己的肚子上。
  
  顿时20个男人和一个看似仅是十多岁的少年开始了混乱的战争。
  
  因为一条拓麻从小的家庭环境,所以一翁对于这孙子的自身安全问题很是不放心,除了在3岁前保镖日日夜夜的跟着这位小少爷之外,3岁之后的一条拓麻就已经开始被训练各种各样的护身技能。
  
  对于一般的混混,一条拓麻绝对有信心,但是这20个人都是受过专业训练的,不论是体能上还是人数上,一条拓麻无疑占了下风。
  
  身体已经说不清挨了多少拳头,唇角也因为内脏受到猛烈的攻击而溢出一些鲜血。
  
  不过,那20个人也没好到哪儿去,有大半的人已经只能躺在地上哀嚎,剩下的人身上也挂着彩。
  
  看着已经气喘吁吁的一条拓麻,为首的男人向手下使了个眼色,几个人趁那少年因为腹部疼痛而弯腰不备时,再次冲了上来。
  
  金色刘海下的绿色眸子带着慑人的杀意,他侧身躲过一拳,抬手将另一边冲来的人揍掉一颗牙。
  
  “集团之间的争斗本来就是很平常的事。”一条拓麻警惕的看着周围,脸上已经毫无笑意,“用这种威胁的招,真亏了你们老板的智商。”
  
  为首的男人也不恼,看着一条拓麻就像看着强弓末弩,“一条少爷出身世家,难道还不清楚这条道上的规矩?兵不厌诈,向来如此。”
  
  一条拓麻冷冷的笑了起来。
  
  看着周围的八九个人,再想想自己现在所剩的力量。
  
  一条拓麻不禁在想,难道真的要被这些人给逮回去当人质威胁爷爷?
  
  但是,真的没有力气再逃了啊……
  
  为首的男人看着一条拓麻闭上眼,似是已经妥协的样子,正要让手下的人去制服少年,却听见一个清冷的声音从身后传来,伴随着自己后脑被什么东西抵住的质感。
  
  男人顿时一僵,如果没猜错,抵在自己后脑的是……枪。
  
  “这么多大男人欺负一个未成年,喂。”那人清冷的声音似是有点怒意的低沉,“是不是有点过分啊……”
  
  一条拓麻睁开眼看着那男人身后的身影,因为角度问题,看不到那人的面容,却只是见到那银色的发丝,一如这人的声音般清冷,“喂,小鬼,过来。”
  
  信?还是不信?
  
  在想这个问题的时候,一条拓麻已经拖着沉重的身子一步步的挪过去。
  
  不管信不信,好像现在没有别的选择。
  
  银发男子抓着那男人的肩膀一步步的往巷口退去,一条拓麻跟着,眼睛警戒的盯着那些步步紧逼的人。
  
  “不好意思,我这枪总是容易走火。”那人声音轻轻淡淡的,却让男人身子更僵,“还让他们跟吗?”
  
  男人闭了闭眼,“阁下是哪位大人的手下?这么做阁下就没想过后果?”
  
  银发男子一声嗤笑,格外讽刺,“关我什么事。如果你不想要这条命,可以让他们继续跟。”
  
  男人感到脑后抵住自己的枪的主人手指似是正在扳动扳机。
  
  冷汗从额角缓缓滑落,男人终是忍不住,“别过来!站住!”
  
  满意的看着那些人都驻足在原地,银发男子扣着男人的肩膀,继续向巷口退去。
  
  “喂,小鬼,还能跑麽?”
  
  一条拓麻想抬头看看那人此刻的表情,却被一只气球挡住了视线。
  
  一条拓麻看着那人悄无声息塞给自己的小气球,眨了眨眼,“……嗯,还可以……”
  
  直至退到巷口,街上的杂乱声音再次传来,一条拓麻扭头看着只是一线之隔的巷口外,灯光瑰丽,这里却黑暗无比。
  
  只是一线之隔而已。
  
  “好了。”那银发男子一手牵起一条拓麻的手臂,另一只手紧握着手中的枪,缓缓退后,“今天就多谢款待了。如果你想要横尸街头的话,可以回头,我是无所谓。”
  
  那男人站在那里,一动也不敢动。
  
  被银发男子抓着手腕,一条拓麻完全能感受的到男子冰冷的手以及那手心的冷汗。
  
  直至退至回灯光普照的步行街上,一条拓麻听到有人附在自己耳边轻声道,“把这个气球弄爆。”
  
  一条拓麻下意识的单手抓爆了气球,砰的一声——
  
  他清楚的看到站在小巷里面的男人身子一颤,腿软的跪了下去。
  
  一条拓麻还没反应过来,原本被抓着的那只手就被银发男子拉着快速的跑开。
  
  他回头望了一眼那条小巷的位置,却没人追来。
  
  一条拓麻眨眨眼,抬眼看着抓着自己跑的男子,雨势渐大,形成密密的雨帘,而男子的侧脸,他似是无论如何都看不清楚。
  

  —TBC—

  17
评论
热度(17)

© 苏眉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