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眉澈

本命枢零。
各种主角总受党。
脑洞不止,随心挖坑,坑深慎跳_(:з」∠)_

 

#VK/枢零#(联文)_清 欢_17

  第17章:察觉
  
  BY:落水成鱼

 

  
  锥生零本来打算给一条拓麻收拾客房,但是玖兰枢提议让一条睡他的房间——然后自己可以和父亲挤一挤。锥生零看着堆满杂物的客房觉得收拾起来确实有些麻烦,也便接受了提议。一条拓麻没有发表意见的权力。
  
  父子两人并不是第一次睡一起,只是在玖兰枢长大后这种事件的发生率越来越低,玖兰枢并不是爱撒娇的孩子,就算是刚领养过来的时候也几乎都是自己一个人睡,直到后来更为熟稔后才会偶尔黏糊着要求一起睡,那大概是锥生零记忆中玖兰枢最天真的时候。
  
  一条和玖兰枢似乎在某些问题上很有分歧却又有着少年人的默契,锥生零把他俩留在客厅,随便嘱咐了几句便回房间洗漱去了。一条吃着苹果一边看电视一边随口和玖兰枢聊着,玖兰枢神情淡淡的,虽然视线胶着在电视机上,但一条觉得他根本没有在看电视。
  
  “你恋父?”一条笑眯眯地凑到玖兰枢耳边。
  
  玖兰枢睨了一条一眼,勾过嘴角微微一哂,并不作回答,对方却是若有所思地歪着脑袋想了一会,然后不怀好意道,“真是……看不出来啊。”
  
  一条拓麻怎么想那是一条拓麻的事,玖兰枢一点都不在乎。

 

 

  
  锥生零靠着床头闲闲地翻着杂志,电视开着正在播放新闻。玖兰枢走进房间的时候,锥生零头抬了抬,在床上挪出稍微更大点的空间给玖兰枢。因为对方随意地套着衬衫款式的睡衣,扣子并不工整而露出大片白净的肌肤,玖兰枢目光稍微流连了一会然后去了浴室。
  
  “你头发还湿着。”锥生零在玖兰枢上床前示意了一下他的头发。玖兰枢用干毛巾盖住头发揉了几下把水珠揉了下去,然后才爬上了床。
  
  两人靠在床上分别做自己的事,几乎没有交谈,直到临睡互相说了晚安熄了灯。漆黑的房间里只有窗外影绰照进来的黯淡月影,彼此的呼吸绵长悠远。安静片刻,玖兰枢轻轻动了动身子。
  
  光线很暗,在黑暗中玖兰枢只能看个大概,他轻柔地摸了摸锥生零的脸,手指顺着下颚带到了颈部,锁骨,然后停住。玖兰枢附身在锥生零的耳边轻声唤了他的名字,然后摸索着凑到对方唇边轻轻吻了一下。随后便再无动静。夜依然漆黑而漫长。
  
  然而在对方吻后躺下去睡觉的下一秒,锥生零就睁开了眼睛。
  
  震惊无疑是锥生零的第一感受,但是他并没有感到厌恶,对方是自己亲密的家人,无论肢体上怎么样的接触都不会抵触——这和鹰宫有些相似又有所不同。锥生零觉得自己应该是情绪复杂的,但是内心又似乎很平静,并没有心跳加速也没有因为这隐隐的背德感到迷茫,更多的是好像是一种无奈和疑惑——为什么事情会变成这样?
  
  锥生零没有睡好,但是生物钟的原因导致锥生零在清早时刻清醒过来。起床做饭,瞥了眼还在睡觉的少年人,锥生零觉得昨天晚上发生的事就像一个梦,没有实感。
  
  也许他真的不曾了解过自己的儿子。这些年来,他只是在生活上给予对方照顾和关怀,平淡而不乏温馨的陪伴和相处,年龄的差距和身份的定位,让锥生零对两人的关系上割除了父子,家人以外的可能性——不是和鹰宫那样的朋友,不是和若叶那样的朋友,更不可能是当年和优姬那样的关系。他曾经考虑接受鹰宫的感情,那是某种愧疚和对未来懵懂的期许,他还相信一些可能。但是,他能接受玖兰枢吗?
  
  玖兰枢真的是足够隐忍的孩子。若叶对玖兰枢似乎有这样的评价。要是以后……也许会是一个很可怕的人。锥生零无法形容自己的感受,好像有些自豪,更多的是无奈。
  
  到底是哪个环节出了问题,才会变成现在的样子?

  

  —TBC—

 

 

*以上。

文当时就写到了这里,再次对于这篇文一直念念不忘的宝贝儿们表示感谢。

 

  40 28
评论(28)
热度(40)

© 苏眉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