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眉澈

本命枢零。
各种主角总受党。
脑洞不止,随心挖坑,坑深慎跳_(:з」∠)_

 

#VK/枢零#_不 可 说_(七夕贺/师生年下)02

  *游戏背景为基三,细节请不要去考究= =
  
  *画风貌似和第一章差十万八千里…………请相信,这是一篇文_(:з」∠)_
  
  *这真的是短篇!信我!!QAQ

 

 

  
  >>>.02 情缘
  

 

  系统:您的好友 一缕虚无 已上线。
  

  正在虐杀BOSS的手微微一停顿,聊天框中金黄色的系统提示瞬间被各个频道的内容刷的一干二净。
  
  将密聊聊天框中设置的有团队聊天,此时此刻炸了一样戳他的名字——
  
  [团队]李局的菊花:[不可说]团长你还好么!
  
  [团队]羽毛党别走:[不可说]团长团长!团灭了好么!
  
  [团队]你胸小别说话:[不可说]团长你卡了么?
  
  [团队]我胸大我说话:[不可说]你的锅。
  
  [团队]贫僧要秀姑娘:[不可说]就差一点啊啊啊啊!!
  
  ……
  
  玖兰枢回过神,微微的叹口气,点了回营复活,然后通过YY频道对着一干嗷吼的打工玩家轻声道了一句:“抱歉。”
  
  [团队]李局的菊花:……
  
  [团队]无歌可唱:……
  
  [团队]羽毛党别走:……我这个人吧……娃是个好娃,就是不经夸,不禁不经夸还是……声控晚期!团长你憋酱紫,没事没事,重新来过!不就是安X山么!最后一个!哪次不被虐个几次!
  
  [团队]陆喵喵喵:……团长你你你……哎哟我的小心脏,虽然一直知道团长是男神音,但是这个语气……哎哟我的小心肝~
  
  [团队]毒哥嫁我:团长求问,明天七夕,约么!!
  
  然后接下来就是一大堆的复制党,玖兰枢在BOSS面前坐下回血,在等所有人刷BUFF回血之时,想了想,还是点了某个人的密聊——
  
  [密聊]你对[一缕虚无]说:在?
  
  [密聊][一缕虚无]对你说:嗯。
  
  [密聊]你对[一缕虚无]说:在干什么?
  
  [密聊][一缕虚无]对你说:日常。
  
  [密聊]你对[一缕虚无]说:等下,我和你一起。
  
  [密聊][一缕虚无]对你说:……你不是在QHL?
  
  玖兰枢勾了勾唇角,回了一句:马上就打完。然后就开始指挥打最后一个BOSS。
  
  全团除了团长24个人,在接下来眼睁睁的看着他们团长的DPS甩了第二名好几万,就像打了鸡血一样,就连最后被定身看剧情,某团长也是算好一样站在箱子附近开始拍东西,等到剧情结束,工资正好发完,走人。
  
  全团:……
  
  趁着某人还没退YY,有人直接开了麦:“桥豆麻袋!!团长明天约不约!!求一起做七夕任务啊啊啊啊!!”
  
  玖兰枢笑了笑,“抱歉,已经有情缘了。”
  
  “……哎?!”
  
  “……卧槽,这语气,闪瞎眼。”
  
  “哎……双开第三年,呵呵哒。”
  
  听着那些玩家一个个开麦开始逗趣,玖兰枢闭了麦,直接跳到下面自己的小黑屋挂机,然后返回游戏戳某人:召请我。
  
  一缕虚无,是他的徒弟。
  
  非亲传,但是也是师徒列表中唯一的一个徒弟。
  
  想不起来收徒的因缘是什么,但这偌大江湖,总归有个人能时时刻刻的出现在自己视线,不像是玩儿单机似的,那就好。
  
  那边好像耽误了一会儿,才召请他。
  
  等到过了图,在主城的郊外站定之时,玖兰枢终于知道那人因为什么耽搁了——
  
  大片大片的花朵怒放,烟花配着那艳红的花格外的刺眼,再加上地上闪着银色的光,已经不是刺眼了,是眼睛要瞎的程度。
  
  玖兰枢退后几步,就看见站在中央的那个顶着ID一缕虚无的白发成男面对着一个白发成女站着一动不动。
  
  两个人应该是在私聊。玖兰枢面无表情的想。
  
  海誓山盟加无间长情加真橙之心,还一个叠着一个放下来的,每样都至少放了五个,一长串的心形让周围的玩家都在附近不停的刷着:真壕!!
  
  玖兰枢等了半天,那个人像是没有发现自己一样仍旧和白发成女站着。
  
  他将手搭在键盘上想要敲些什么,只是还没敲,就看见那个ID叫做[男神必须嫁我]的成女开始刷附近频道:
  
  [附近]男神必须嫁我:[一缕虚无]是我情缘!!
  
  [附近]男神必须嫁我:[一缕虚无]是我情缘!!
  
  [附近]男神必须嫁我:[一缕虚无]是我情缘!!
  
  [附近]男神必须嫁我:↑重要的事情要说三遍!!
  
  [附近]一缕虚无:…………
  
  [附近]不可说:…………
  
  [附近]一缕虚无:……师父?
  
  这才注意到他的存在么?
  
  玖兰枢一边这么想着,一边噼里啪啦的敲着字——
  
  [附近]不可说:我好像……来的不是时候?
  
  [附近]男神必须嫁我:情缘的师父么?师父父好~><
  
  [附近]一缕虚无:……
  
  [附近]不可说:情缘?他么?
  
  周围的玩家有些敏感的似乎已经察觉到了什么,都不再发附近聊,整个近聊频道就名副其实的真的只剩下他们三个人的聊天——
  
  [附近]男神必须嫁我:对啊![开心][开心]
  
  [附近]不可说:[一缕虚无]她说的是真的?
  
  [附近]一缕虚无:……不是,我没答应。
  
  [附近]男神必须嫁我:男神你这是在害羞么!><
  
  [附近]不可说:他不是在害羞。[一缕虚无]你没告诉这个妹子么?
  
  [附近]一缕虚无:……什么?
  
  [附近]男神必须嫁我:……咩?什么什么?0.0
  
  [附近]不可说:哦,抱歉,我忘记了你也不知道。
  
  然后他一字一句的敲下几个字——
  
  [附近]不可说:[一缕虚无]这个人是我情缘,刚刚定的。抱歉,他已经是我的人。
  
  [附近]一缕虚无:……
  
  [附近]男神必须嫁我:……
  
  然后在附近频道诡异的寂静中,以[一缕虚无]和[不可说]两个成男为中心的周围一大片玫瑰怒然绽放,同时大屏幕上滚过系统提示——
  
  侠士[不可说]在主城对侠士[一缕虚无]使用了传说中的【海誓山盟】!以此向天下宣告:“不可说”对“一缕虚无”之爱慕,天不老则爱不绝,地不裂则情不尽,海不枯则心相连,石不烂则意永存。无畏世间险阻比天高,誓要长相厮守到尽头。
  
  [密聊][一缕虚无]对你说:…………
  
  [密聊]你对[一缕虚无]说:怎么?
  
  [密聊][一缕虚无]对你说:你……谢谢。
  
  [密聊]你对[一缕虚无]说:你以为,我是在帮你解围?
  
  [密聊][一缕虚无]对你说:…………
  
  [密聊]你对[一缕虚无]说:走吧,去做日常。
  
  [密聊][一缕虚无]对你说:…………
  
  [密聊][一缕虚无]对你说:我有点事,先下了。
  
  [密聊]你对[一缕虚无]说:好。记得明天上线,七夕任务。
  
  然后他看着自己徒弟迅速下线,无视了那个依旧站着似是愣住的白发成女,玖兰枢将刚才截图下来的图片翻开看了又看——
  
  “无畏世间险阻比天高,誓要长相厮守到尽头。”
  
  而后轻轻的笑了。
  
  敲门声不缓不慢,像是在纠结些什么。
  
  玖兰枢抬眼看向门那里,“门没锁,优姬,进来吧。”
  
  玖兰优姬将门缓缓推开,走到自己哥哥身边,一抬眼就看见还未退出的游戏画面,她抽了抽嘴角,“哥哥你……”
  
  玖兰枢反而打断了她的话,“看来爸妈给你的零花钱挺多的。”
  
  玖兰优姬深吸口气,“比起这个,哥你知道[一缕虚无]是谁么?”
  
  “知道。”
  
  “那你!……”玖兰优姬刚想说些什么,却在一刹那睁大了眼,她不可置信的看着那个含着笑意的人,“哥你……”
  
  玖兰枢将视线方向窗外,外面仍旧是滴滴答答的雨声,带着潮湿的气息。
  
  “这世上有很多事、许多情,皆不可说。”

  
  —TBC—

  29 38
评论(38)
热度(29)

© 苏眉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