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眉澈

本命枢零。
各种主角总受党。
脑洞不止,随心挖坑,坑深慎跳_(:з」∠)_

 

霜雪吹满头,也算到白首

之前看小说的时候一边被靖苏蔺苏萌的死去活来,一边又被虐的死去活来……如今电视剧一完结,明明删了那么多梗,但是最后的红纱揭灵,长林军……虐的更心塞了,到现在都缓不过来_(:з)∠)_

萧景琰有太多的执念,林殊占了很大一部分,而往后的日子……永远也走不出林殊梅长苏的世界了……

有人说,萧景琰喜欢的是林殊,爱上的却是梅长苏。这句话,不能说全对,也不能说不对。

林殊对于萧景琰而言,是手足,是表弟,是知己,是小太阳,如若真要说……那便是少年时期懵懂无知却无畏的暧昧初恋,是十多年青梅竹马岁月中的相互依赖的习惯,纵然不识情愁,却已然成为了彼此生命中不可或缺不可取代的。

梅长苏是谁?

靖王说“他总是拥裘围炉,低眉浅笑,手段诡谲,算尽人心……”和金陵城中那个最明亮的少年相比……不,完全没有可比之处,梅长苏是从阴诡地狱中爬出来的,怎么可以和那个小火人能放在同一等阶相比?

梅长苏对于萧景琰而言,是谋士,是……谋士,是谋士,是朋友,是相助他夺嫡的谋士……看,如此简单。如若真要说有什么情感,在前期来看,有些狗血的,也不过是因为梅长苏身上那若有似无的林殊的影子。

……大半夜的,想说的太多,写到这里又忽然什么都写不出来了。蔺晨有句话评价梅长苏评价的很对:某些方面而言,你还真是狠心。

若不狠心,也就不会有蔺晨参军陪他到最后一日,也就不会有还是太子的萧景琰彻夜不停抄写名单每每写到最后一个名字时的伏案大哭,连已有身孕的太子妃都劝不住。

不管是原著最后的伏案大哭,还是剧中的红纱揭灵珍珠作陪,亦或是长林军,不过都是一场情感以悲剧收场,纵然江山为聘,也终是山河永寂,享无边寂寞。

霜雪吹满头,也算到白首。

想着写着,写出来反而乱了语次,也无所谓了_(:з)∠)_

萧景琰以后怕总是逃不过要给自己插刀——

“我竟然没有认出小殊!”

“当初为什么我没有认出他!”

“小殊叫我殿下……我竟然说他是外人!竟然说他不懂战场将士的忠义!”

“小殊给我跪下过……他跪下……对我跪下……”

“他为我殚精竭虑,为我熬尽心血……我又做了什么?!”

“我竟然一直怀疑他……”

“为什么我要答应让他出征?!为什么我要放他离开?!”

……

不管是林殊还是梅长苏,这次是真的回不来了。

至于最后的庭生和高公公的一句风从未停止,比起都觉得庭生要黑,我更相信他会护着小皇子坐稳皇位匡扶天下。

毕竟他是祁王之子,骨子里有着他父亲的忠正;

毕竟他是跟随在萧景琰身边长大,耳听目染,少不了的宁折不弯;

毕竟他已经见证过一次九安山的血流成河;

毕竟……

他是梅长苏的徒弟啊……

他又怎么舍得他的先生在天上看着他的时候,都是因他而失望的样子?

……我才不会承认差点开了庭苏的坑呢╭(╯^╰)╮

算是半夜心塞胡言乱语占个tag吧_(:з)∠)_

  77 17
评论(17)
热度(77)

© 苏眉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