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眉澈

本命枢零。
各种主角总受党。
脑洞不止,随心挖坑,坑深慎跳_(:з」∠)_

 

#蔺苏/靖苏#_霜雪满头即白首_02

#整篇下来我怎么就写不到靖苏的戏份呢QAQ果然对蔺少阁主是真爱_(:з)∠)_

#蔺苏靖苏篇时间线可能不一样,可当独立篇看

#轮流来,下章蔺苏(如果我会继续写下去_(:з)∠)_)

#题目和内容真的木有关系_(:з)∠)_

#手机码字,仍旧短小君_(:з)∠)_







霜雪满头即白首



>>>. 02 (靖苏篇)







苏先生若真是妖,那也是先生。




庭生才12岁,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倒让萧景琰怔了一下。

想着这句话有哪里不对,却也都对,最后只是敲了敲庭生面前的案桌,面色肃然:“什么妖不妖的,苏先生让你读山海古经你读到聊斋去了?苏先生让你练的字呢?练完了?”

“……”

庭生默默的拿起笔一笔一划的临摹着名家大作的手法,心里各种郁闷:这个话题不是您提起来的么……







萧景琰知道自己多少有些敏感,但是控制不住——

那个人的一言一行,那个人不经意间的小动作,那个人的一笑一抬眸,都多多少少的带着已亡好友的影子。

但那分明就是两个性格迥异的人,两个极端,梅长苏又怎么可能会是林殊?






近来金陵城内太过于平静,党阀静默,似是有了粉饰太平的意思,以至于城中百姓都无聊到扯起了来金陵一年了那位大名鼎鼎却颇为神秘的苏宅主人。

有人说,苏哲有谪仙之风骨,霁月清风,超凡脱俗;

也有人说,苏哲是妖,蛊惑人心,善用权谋,若真是仙,为何金陵这一年来的风云变幻都和这位苏先生息息相关?

是仙还是妖,都抵不过一句——

麒麟之才,琅琊榜首,江左梅郎。

那些鬼神之说,不过笑谈。




萧景琰有时候觉得自己真是疯了。

他在听到这些传言之时,竟有一丝期盼。

若真是妖……

若梅长苏真是妖——

那便是小殊遮了骄傲张扬,换了容颜躯体,……

每每想到这里,都被萧景琰自己给截断——

那两个人,终是不一样。






七月十五,鬼门大开。

梅长苏是被惊醒的。

回过神来,才发现自己坐着睡着的,飞流坐在一边眼睛眨也不眨的盯着他:“苏哥哥,害怕。”

“……”梅长苏垂眸看着搭在身上的薄被,笑了笑,“苏哥哥刚才睡着说了些什么吗?”

飞流点点头,又摇摇头,只是一字一句重复听到的那些字眼:“父帅。”

“……”

“景炎。”

“……”

“林……苏?”

梅长苏合上书的动作一滞,他笑了笑,纠正道:“是林殊。”

他在梦中梦到了林殊,有着灿烂的笑颜,无忧无虑,带着少年未脱的稚气,却在眨眼之间失去了所有,满目焦土,血色染天,身体坠下的是万丈悬崖和冰冷的地狱。

他在所有意识都被黑暗一点点蚕食之际,唯有他的父帅的声音在耳边兜兜转转,“活下去。”

他的父亲对他说,小殊,活下去。

“苏哥哥……”

梅长苏笑着摸了摸飞流的头:“苏哥哥不是害怕,只是……想起了一些不好的事情。”

飞流似懂非懂的点点头,然后指着密室的方向,“铃铛。”





梅长苏打开密室门的那一刻,就看到靖王殿下拎着两坛子酒举到他眼前:“满月鬼夜,孤魂游荡,先生可否陪我饮几杯?”


—TBC(?)—

  17
评论
热度(17)

© 苏眉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