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眉澈

本命枢零。
各种主角总受党。
脑洞不止,随心挖坑,坑深慎跳_(:з」∠)_

 

忽然想起来一个带球跑的梗_(:з」∠)_

  *最近怎么总是ooc_(:з」∠)_

  

  *不知道该写ABO设定还是禁术设定,嘛反正也ooc了_(:з」∠)_

  

  *就是带球翻窗户接任务你咬我啊!

  

  *啊对了!!!这是糖!阿禾说好的父子文开坑!!!!

 





 

  玖兰一到家,就看见一群人表情……很是纠结的站在那里恭迎他,扫了一圈,还是没有发现某个人的身影。

  

  “又惹祸了?零呢?”

  

  将手上的大衣递给星炼,转眼就看见优姬和蓝堂相互踢着对方的咬牙切齿表情。

  

  “……”玖兰枢眯了眯眼,转身就要往楼上走,“零在楼上?还是又出去了?”

  

  “桥豆麻袋!!!!!!”

  

  “……”玖兰枢踩上阶梯的脚步一顿,侧身挑眉看着不知道又在耍什么花样的自家妹妹。

  

  “呃……”玖兰优姬满头大汗的干笑了两声,“零他……”

  

  眼珠子转了一圈,对着扭头一副看天看地今天天气不错的见死不救的蓝堂英狠狠的甩了一个白眼,才挠着头从喉咙里硬邦邦的吐出几个字,“零在睡觉……哥哥还是不要去打扰……”

  

  “优姬。”玖兰枢淡淡打断她的话,“零去了哪里?”

  

  玖兰优姬:“…………”

  

  玖兰枢眯着眼看向正在一步步往后挪的蓝堂英,眼神已经冷了下来,“蓝堂?”

  

  蓝堂英:“………………枢大人饶命!!!!——”

  

  “…………”玖兰优姬看着某只金毛噗通一下跪了下去,一边默默吐槽毫无节操,一边也噗通的跪了下去嗷叫:“——哥哥饶命!!!谁知道零竟然翻窗户啊嘤嘤嘤QAQ”

  

  “……”玖兰枢怒极反笑,“翻窗户?星炼,你说。”

  

  默默充当空气的星炼沉默了三秒,然后决定出卖自家夫人:“抱歉枢大人,拦不住夫人,但是一条大人和早园大人在第一时间就跟在了夫人身边,所以……”

  

  “我是问你们,零去了哪里?”玖兰枢的脸色已经沉了下来,强势的气息压迫的所有人都跪了下来。

  

  星炼单膝跪地,那股气息让她有些喘不过气,“是……协会的任务。”

  

  “……”很好。

  

  酒红色的眼眸愈发的深沉,玖兰枢黑着脸一把夺过大衣和车钥匙疾步走出大门——

  

  很好,带着肚子里的小家伙瞒着他接任务,甚至是翻窗户也要出去!很好!真是太好了!

  

  刚开枪解决了一个罪犯的锥生零蓦地感到脊椎发凉。

  

  一旁的一条拓麻面有菜色的挂了电话,早园琉佳帮着解决了几个人之后就看见一条拓麻那副吞了黄连的表情,顿时也不好了起来:“……不会是枢大人…………”

  

  一条拓麻无力的点点头,凑到锥生零身边哭天喊地:“零啊啊啊!!——”

  

  “闭嘴!”锥生零面无表情,“玖兰枢要是敢拿我怎么着,我就敢拿他儿子怎么着!”

  

  “……”早园琉佳盯着锥生零的肚子差点想毫无形象的吐槽一句:玖兰枢他儿子不也是你肚子里的那个球么!!难道就不是你儿子了??!!哎不对……你怎么知道是儿子不是女儿?

  

  “……”显然想到一处的一条拓麻也嘴角抽搐的盯着锥生零的肚子,然后蓦地抓住重点继续鬼哭狼嚎:“枢拿你是不敢怎么样但是我们呢?我们呢?我们呢??!”

  

  ……

  

  才没人会关心你们会怎么样的哦一条大人~因为锥生君自身都难保了╮(╯▽╰)╭


  168 8
评论(8)
热度(168)

© 苏眉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