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眉澈

本命枢零。
各种主角总受党。
脑洞不止,随心挖坑,坑深慎跳_(:з」∠)_

 

我笔下的玖兰都很深情?

唔……大半夜和阿禾聊天忽然一句话惊醒我_(:з)∠)_

好像……确实都是深情的∠( ᐛ 」∠)_

要不……来个不深情的试试? ⊙▽⊙玖兰不深情只有让零零深情了_(:з)∠)_零酱我对不起你QAQ








玖兰枢在那个少年的紫眸中看到过一种情感——

就像是独守着属于自己的一片天地,不让任何人去发现、去触碰,明知带着毁灭与堕落的黑暗却控制不住自己。

玖兰知道,那天地中,有一个人。









“零。”

他掐着少年的腰,下身不停的撞击深入让少年的喘息断断续续,时而因为一个敏感的触碰让少年清冷的声音都不可自制的甜腻——

“呜、玖兰枢你!啊……你轻点……嗯……”

玖兰充耳不闻,冰冷的指尖划过少年惨白的肌肤,他含着笑:“真想让人来看看协会中最出色的猎人此时此刻的……唔!”

下身被猛然吸紧,酒红色的眸子变的有些幽深,侧眸看去,果不其然对上少年冰冷的眼,玖兰低笑了两声,下身像是报复似的一下一下往少年身体更深处撞去,他说:“开玩笑的,我怎么可能会让别人看到这样的你。”

他说这些话的时候,已然将少年拥入了怀中,低哑的嗓音带着热气暧昧的喷洒在少年的耳廓上,宛若情人间的低语。

锥生零看不到他的脸,侧眼望去也只是看到那一头酒红色的发,有几绺似是和自己的头发缠在了一起,倒真有点彼此是爱人的错觉。

要说两个人怎么缠到一个床上的,锥生零再清楚不过。

——“零,你喜欢我。”

他抬起双臂紧紧的抱着身上完美的躯体,喉间被快感所逼迫的呻吟被他死死的咬住,却在一刹那之后放任自己在那个人耳边发出甜腻的嗓音。

——“零,不要躲,不要躲……我喜欢你,零。”

我喜欢你。

记忆中的声音忽然和耳边低哑的嗓音重合,锥生零身子猛然一抖,释放的瞬间大脑有那么一瞬间的空白,唯独玖兰枢深情的嗓音在脑海中不停回放。他想去看那人的眼,扭过头却只看到那人抽离自己的侧影。

因为那人的一句话却让自己糊里糊涂就成为身下受的自己真是——

锥生零垂下眼帘,紫色的眼眸中是几近寂灭的漠然。

他想,真是贱啊,锥生零。








玖兰枢知道,锥生零内心那一方天地当中,有一个人。

那个人不是别人,就是玖兰枢。

要说怎么知道的……

太明显了。

那双紫眸太会隐藏,太会隐藏的时候往往会暴露更多的东西,比如——

当时他毫无预兆回过头所对上少年复杂的眼。

复杂的,也许别人看不出来,但是玖兰枢分明在那一连串的仇恨纠结之后看到了眼底最深处的隐欲。

——那个少年猎人,对他有欲念。

甚至是包含着情感的欲念。

或许可以称之为——








“玖兰枢,你是不是一直都觉得,我爱着你?”

那个人问出这句话的时候,身上是大片大片的血迹,紫眸已经变成渴血的红眸,周遭的细雨洗刷不掉空气中的血腥气息,反而趁得少年清冷的气息愈发的刺骨。

玖兰枢想,终是走到了头。

然后他自己都想笑,他们俩又什么时候开始过?

一切不过是锥生零一个人的独角戏。

这点,也许从一开始,锥生就很明白。但是他宁愿相信那片刻的温存,就像是一场青丝结发永结同心的梦。

然而,梦醒了,发丝交错果然只是自己的错觉。

现在想想,那么多同床共枕抵死缠绵的日日夜夜,玖兰枢未曾有一刻敢直视自己的眼睛。是怕被自己发现——

他只是在利用自己而已。

用名为爱情虚拟编织的网死死的束缚着自己,再在利用完之后连带着那张网一起丢弃。

“呵。”

锥生零想,还真是贱啊……自己。

明明早就有所察觉,可是就是贪恋那人不带温度的吻,纵然明白是被利用,还是心甘情愿的自己骗着自己。

现在,一切都已经终结,那么——

“玖兰,……枢。”

玖兰的瞳仁有一瞬间的紧缩,他从未听过少年唤自己的名字,从未听过少年用这种语气唤自己的名字——

平静的,淡然的,甚至是含着一丝温情的。

少年摇摇晃晃的站起身,血蔷薇的藤蔓在他身边不停的抽枝发芽宛若活了一般尽数往少年身上攀爬。

玖兰枢张了张嘴,想要说些什么,却在看到少年抬起头之后的笑容忽然失去了发音的力气。

那种笑太纯粹,纯粹的似乎只剩下笑容,无关情爱,无关仇恨,只是一个简简单单的微笑,他说:“我确实爱过你,但是……”

他顿了顿,血蔷薇一根带刺的藤蔓对准了少年的心脏,在所有人不可置信的眼神中,那根藤刺穿了少年的躯体。

锥生零却毫无所觉般仍旧轻语:“……但是,也到此为止了。走到这一步,玖兰枢,我不再欠你什么。”

他帮他完成了所有的棋局,帮他护住了优姬,帮他平荡了血族,最后……他只想以自己的方式,保住协会,保住血族和协会之间的平衡,保住……

保住什么呢?

到最后了,他还在想着要保住那虚假的温存梦境。

锥生零的骄傲,在一个名为玖兰枢的纯血君王面前,输的一败涂地。

血蔷薇吸收他的血液迅速的生长,周围的藤蔓有意识般在少年周围设立成一个密不透风的屏障,那些绿色的藤开始发出白色的光,有花骨朵从枝节中钻出,白色的花瓣似是因为吸收了血液逐渐殷红。

“再见。再也不见。”

玖兰枢怔了片刻,在少年的脸最终消失在屏障后,终是惊醒般往前走了两步,然后驻了足。

优姬在旁边哭喊着,甚至要冲上前,却被藤蔓带着白光毫不客气的挥退,她抓着玖兰的衣袖哭的悲痛:“兄长大人我求求你,我求求你,救救零,救救他……”

玖兰反握着少女的手,垂下眼眸,不发一言。

他想,怎么救?为什么……要救呢?

这难道不是最好的结局?这难道不是锥生零自己的选择?为什么要救?

就像是听到了他的内心,那些喝足了血的红色蔷薇蓦地绽放,散发着白光的藤蔓也在那一瞬间亮到了极致,随即就像是承受不住般,随着蔷薇花炸成了一片片的花瓣,如雨般落下,那个原本站着少年的位置,空无一人。

玖兰优姬怔了一下,随即哭喊出声:“零!!——”

谁都知道,少年被刺穿了心脏,又随着血蔷薇自毁已经没有任何生还的可能。

她在哭的不能自已的时候看了身边的人一眼,却只见酒红色的眸子中一片静然。玖兰优姬有那么一刻是愤怒的,她哑着嗓音:“哥哥难道就没有一点喜欢零吗?!”

玖兰枢静了片刻,像是终于回过神来看着少女,“说什么呢。我最喜欢,最爱的,当然是优姬。”

玖兰优姬顿时失去了所有力气一般跌坐在地,蔷薇的花瓣混合着冰冷的细雨落在她身上,她自己没了哭喊的力气,只是泪水还不停的留着,她说:“兄长大人你不懂……你根本就不懂……”

就像是附和少女的话,一阵寒风卷着几片花瓣拂过玖兰枢的唇角,清冷的气息宛若少年最后的道别。

玖兰枢伸手接过一片花瓣,忽然想起了那日日夜夜间拥着少年时自己暧昧的低语——

“我喜欢你,零。”

我……

玖兰枢张了张嘴,最后却只是轻声念了一句:“我很抱歉,以及……感谢你,锥生零。”

就当是给你最后的安慰。

落在地上殷红的花瓣宛若血一般铺满了整个小树林。

少年将永远在此安眠。


…………


别问我零死没死,我不造!

写玖兰枢不深情…………唔,真是有难度∠( ᐛ 」∠)_

我写出玖兰的渣了么!!写出来了么?!!! ⊙▽⊙


  59 37
评论(37)
热度(59)

© 苏眉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