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眉澈

本命枢零。
各种主角总受党。
脑洞不止,随心挖坑,坑深慎跳_(:з」∠)_

 

让我想想有哪些坑需要填……

《暮色》节选片段:

“攻城战是明天下午,能来么?”

“……明天有事。”

“……是因为蓝堂明天生日?”

“……”你怎么知道!

“呵,帮我和蓝堂说声生日快乐,以及……攻城战我们能拿下。”

“嗯。”

“你说,拿下城,改个什么名字呢?”

“随便。”

“那就……等着零上线再取好了。”

“……我不是你们帮会的。”

“没关系,马上就是了。”

“……”

“以城池为聘,可好?”

“……”玖兰枢你是不是很无聊?!






《制毒师》节选片段:

“我曾经以为,再也见不到他,你知道那种感觉吗?”

那个男人眼中的所有色彩似是因为那段过去而变得逐步荒凉,却在看向自己的时候又充满了对所有一切燃烧起来的希望。

“我知道你恨我……”

零皱了皱眉:“……玖兰先生,是不是认错人了。”

“我知道你不想原谅我……”

那人一步步走近他,伸出的双手似是想要拥他入怀。

那种幽深悲伤的目光让零不由自主的后退两步,“玖兰先生,我不是你认识的那个人。”

“零……”他说,“我有可能会认错所有人,唯独你——锥生零,我绝对不会认错。”

你是我刻在骨子里的,融入每一丝血肉里的,如果哪一天玖兰枢会忘了他自己,怕也不会忘记你。

可是……

你却将玖兰枢这个人,忘的彻底。








《时间重置》节选片段:

“玖兰……”

玖兰枢好笑的看着裹着被子坐在床上的锥生零,忍不住走过去揉了揉他的头:“无聊了?”

锥生毫不留情的打开某人的手:“你是不是有事瞒着我?”

“……”玖兰垂下眼眸细细的看着那个人,似是永远都看不够,“为什么会这么想?”

“总觉得……”锥生零皱了皱眉,“哪里有些不对。”

“嗯?”

玖兰干脆坐在他面前,眼眸温柔的盯着他:“哪里不对?”

锥生零张嘴想说些什么,却不知道又该说些什么,反而莫名其妙的问了一句:“你相不相信这个世界?”

玖兰枢闲不住的手正撩着某人银色的发丝,听到这句话,动作轻轻一顿,玩笑似得回了一句:“我只相信我眼前的你。”

不出意料的被瞪了一眼。

玖兰枢笑笑,这个世界怎么样又关他什么事?说起来,还要感谢这个世界,将这个人完完整整的再次送回到自己身边——

将一个已死之人,再次,完完整整的,送了回来。

所以,不要再想抛下我了。零。






《滚远点》节选片段:

玖兰枢回过神的时候,一条正推开门探着头,一看到他在房里,立马站直了身:“抱歉陛下,敲了门没人应,我还以为您不在。”

玖兰揉了揉眉心:“有事么?”

“……您之前说让锥生少将过来。”

玖兰枢已经听不到一条在说些什么,他的目光、他的思绪已经全部被走进来的那个人所填满。

一条很自觉的退出了房间,顺带上了门。

玖兰枢动了动唇,想唤那人,却听到白衣少校清冷的声音:“陛下找我有事吗?”

“零……”玖兰枢忽然感到有些疲惫,他向锥生招了招手:“你知道该叫我什么。零,过来。”

锥生零却仍旧站在那里:“如果是说实验的事……”

“我说,”玖兰枢的眸子顿时幽深,已然是动了怒,只是声调依旧是温柔的:“零,过来。”

从什么时候开始,他们的距离变得这么远了?







……

还有坑么?没了吧_(:з)∠)_

也就……四个而已……哎不对ᓫ(°⌑°)ǃ好像还有!!(´°̥̥̥̥̥̥̥̥ω°̥̥̥̥̥̥̥̥`)

  12 25
评论(25)
热度(12)

© 苏眉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