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眉澈

本命枢零。
各种主角总受党。
脑洞不止,随心挖坑,坑深慎跳_(:з」∠)_

 

#VK/枢零#_ 时 间 重 置 _05

*好久没写了,真心……嗯,你们懂得_(:з」∠)_

*这章是糖,甜的n(*≧▽≦*)n




  >>>.05 -若 叶-

  

  玖兰枢看着自家妹妹和她的好友站在眼前时,说不出是该无奈还是怎样,只得苦笑着看向身边的人:“零,我不会卖了你的。”

  

  “嗯。”锥生零将手机里刚收到的信息给删除,面色如常,“我怕忍不住手痒把你给卖了。”

  

  玖兰枢微笑着凑过去,“我整个人都是你的,随你怎么处置。”

  

  他说出这些话的时候,玖兰枢的唇已经快要吻上锥生零的侧脸,本就是优雅魅惑的声调被他刻意压低带着暧昧的沙哑,眼睛一动不动的盯着那双紫眸,似是只要锥生零不躲开下一秒就准备吻上去。

  

  “咳。”玖兰优姬觉得自己快要被闪瞎,弱弱的提示了一下她们的存在感,“哥哥……那啥,我和小赖还在这里好么?”

  

  锥生零侧眸瞄着某个人,面无表情,“要亲就赶快亲,不亲滚蛋。”

  

  “……”被无视了的嘴型成O型的优姬妹子。

  

  玖兰枢低低笑了一下,然后在游乐场人来人往的大门口、在他的妹妹和若叶沙赖面前,温柔的吻上了少年的侧脸。

  

  少年毫无抗拒。

  

  若叶沙赖感觉到好友的石化,微笑从容的确认答案,“玖兰先生和零君在一起了么?”

  

  似是被这个问题惊醒,玖兰优姬蓦地拉住自家哥哥往前走了一段距离,确认后面两个人都听不到,才表情严肃的开口,“哥,你认真的?”

  

  玖兰枢看着低了自己一头的妹妹,敛了笑容,“你觉得呢?”

  

  玖兰优姬知道那个问题是白问了,从小到大,自己哥哥看向那个少年的眼神变化做妹妹的再清楚不过,但总觉得太过于顺利,顺利的甚至让玖兰优姬想到了红色枫叶下的那抹背影,不安再次弥漫在心底,“零他……真的答应了么?”

  

  “优姬。”玖兰枢淡淡的开口,“你想说些什么。”

  

  “难道哥哥不觉得零最近状态很不对吗?”

  

  兄妹间的气氛彻底的沉默了下来。

  

  若叶看着前方玖兰兄妹的身影,想了想,将目光再次放在了眼前的少年身上,“零君,真的和优姬的哥哥在一起了?”

  

  锥生零偏头看着玖兰枢的身影,紫眸清冷的光似是柔和了一些,“嗯。”

  

  若叶看着少年有些苍白的脸,皱了皱眉,“零君,你在隐瞒些什么。”

  

  “……”似是根本就不会为若叶这句话感到震惊,锥生零沉默片刻,“若叶,我记得你父亲好像是脑外科的权威。”

  

  他说出这句话的时候表情太过于平静,平静的以至于让若叶下意识以为只是他想岔开话题,“零君你……”

  

  “有时间能帮我约一下么?”锥生零轻轻打断她的话,在若叶缓缓睁大的惊愕目光中用很平稳的语气叙述了上次他从医院得到的结果,“脑子里好像长了个东西,他们说是……”

  

  瘤。

  

  若叶沙赖颤抖着嘴唇,下意识的向玖兰枢看去,“那……”

  

  “不知道。”锥生零垂眸看着脚下被踩着的树叶,声音依旧是平淡的,“若叶,你知道该怎么做的。”

  

  “零君你!”

  

  女孩儿的怒火在那一刻莫名起来,却被少年下一句冷笑给冻的身子发冷,“说不定是诊断错误呢?”

  

  那种笑太过于冰冷,冷的就像是掺杂了人世间所有的悲伤和绝望。

  

  对于父亲是医界权威的若叶沙赖,时不时的进出医院让她很清楚病人们的痛苦,有时候她就在想,人为什么要生病?明明有不可舍弃的一切,为什么有些人在生命尽头还能走的那么释然?而有些人明明已经失去了一切,为什么还要固执到最后?

  

  对于锥生零,若叶是在大学新生入校时相识的,她和优姬关系那么好,都以为和锥生的认识是通过优姬,其实很多人都不知道,她和锥生零相识在先,然后才结交了玖兰优姬。

  

  若叶不会忘了入校那一天,这个银发少年站在一颗银杏树下,阳光透过金黄的叶投下斑驳的光影,让那双本就清澈的紫眸更加的熠熠生辉,然后她听见少年清冷的声音带着礼貌的疏离,“请问,物理系怎么走?”

  

  啊对,金黄色的银杏叶……

  

  也是在这么一个秋季,原来已经认识了才一年。

  

  若叶沙赖闭了闭眼,心里快要漫出的窒息感让她深深的吸了口气,然后她说——

  

  “好,我帮你安排。”

  

  锥生零扯了扯嘴角,抬起眼眸的那一刻,看见玖兰优姬向着他们招手:“零~小赖~要进去了哦~”

  

  玖兰枢站在少女身边,眼眸温柔的注视着他。

  

  锥生零抬起脚的那一刻,他想,我不会死。

  

  至少……

  

  “和若叶小姐聊了些什么?表情这么吓人?”玖兰枢伸手替少年围好有些松了的围巾。

  

  玖兰优姬在一边扶额:“哥哥你没救了。”

  

  锥生零垂眸看着自己的围巾,这个还是出门前玖兰枢说什么都要让他围上的,“那你们呢,聊了些什么,表情那么沉重。”

  

  “嗯……”玖兰枢笑笑,俯身在锥生零耳边沙哑着声音道,“聊些……怎么能让零怀上我的孩子。”

  

  锥生零面无表情的推开他,“好巧,我正在和若叶聊如果你怀上了是剖腹产还是顺生。”

  

  玖兰优姬抽着嘴角:“我说啊……”

  

  “对于这件事,我们可以回家在床上慢慢探讨。”玖兰枢眯着眼笑。

  

  锥生零瞥着他,“探讨怎么让你怀上孩子?”

  

  “不。”玖兰枢站在锥生零旁边,不动声色的拦着少年的腰,继续咬耳朵,“是探讨谁才是怀孩子那个。”

  

  “……”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死亡,于是一直被无视的玖兰优姬同学爆发了,“你们两个大男人怀个毛线孩子啊!!”

  

  看着玖兰优姬吵吵闹闹拉着他们去买票的身影,锥生零将下颔埋在了围巾中,那里似乎还残留着玖兰枢双手的温度——

  

  至少……

  

  “零?”

  

  玖兰枢担忧的看着他,“很冷么?”

  

  锥生零摇摇头,拉着玖兰枢的衣领在某人有些错愕的目光中吻上了对方的唇。

  

  至少……不要死在玖兰枢面前。

  

  咔嚓——

  

  玖兰优姬兴奋的看着自己抓怕的照片,捂着脸对身边的少女羞涩道:“啊啊啊,果然是美型啊……小赖你说是不是?小赖?”

  

  若叶沙赖从两个人相拥在一起的身影中回过神,微微一笑,“嗯,很般配。”

  

  般配的……

  

  若叶颤抖着睫毛,垂下的眼帘遮住了眸中即将溢出的情绪——

  

  般配的,让人感到悲伤。

  

  —TBC—


  27 11
评论(11)
热度(27)

© 苏眉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