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眉澈

本命枢零。
各种主角总受党。
脑洞不止,随心挖坑,坑深慎跳_(:з」∠)_

 

#VK/枢零/土悠#_ 北海道里的普罗旺斯 _ 03

目前可以公开的情报——

优姬妹纸在特定的一段时间内是玖兰枢的情敌,不排除目前也是。



>>>.02

玖兰李土大大咧咧走进别墅的时候,正对上玖兰枢那一副纯真的面容:「混蛋大伯又来蹭饭了啊。」

……只是这小鬼说的话可不那么纯真。

玖兰李土啧了一声,垂下眼帘瞄着身高还没有自己腿长的小鬼:「小兔崽子,改改你那称呼。」

「哦。」玖兰枢很听话的改了,「兔子大伯又来蹭饭了啊。」

「……」玖兰李土咧着牙笑了,只是那眼神可不是兔子该有的眼神,反而像一匹狼,伸出手在玖兰枢头上“慈爱”的摸了摸,「我不介意你直接叫我爸。」

玖兰枢面无表情,小小的年纪眼神却已然学会了冷嘲:「可惜我父亲是悠。」

「不冲突。」

玖兰李土抬眼看见那个人一步步的从楼梯上下来,优雅的宛若王子,目光顿时有了几丝暖意,他拍了拍玖兰枢的头,压低的声调颇为嘚瑟:「大人的世界你不懂,学着点,小鬼。」

「兄长大人,来看零?」

听见那人含着笑意的询问,玖兰李土悠然走过去,目光一直紧盯着玖兰悠,含含糊糊的应了一声,「啊。」

「零现在应该在陪优姬画画,我去叫他。」

玖兰悠说着就要转身上楼,却被玖兰李土一把抓住了手腕,因为现在台阶上身子有些不稳,被某人毫无前兆的一拉,更是直接撞到了某人的怀里,耳边是那人低沉的笑声:「悠,这算什么,投怀送抱?」

「……」玖兰悠面色淡然,「兄长大人。」

玖兰李土闻着怀里人身上的气息,有些恍惚的应了一声,很想不管不顾进一步再做些什么,但是身后那小鬼的目光还真是……如芒在背。

他松开手,有些可惜:「悠你刚下楼还上去干嘛,小tu……咳,小枢不是在这里,让这小鬼跑一趟就行了。」

一直被无视的玖兰枢:「……」

玖兰李土转过去,眯了眯眼:「说起来,小鬼,这些天没欺负我干儿子吧?」

「现在才想起来干儿子有没有受欺负的大伯还真是个好父亲。」玖兰枢微笑着夸赞。

玖兰李土挑了挑眉:「啊……我是不是个好父亲,小鬼你以后叫我爸试试看不就知道了。」

玖兰枢回之一笑,表示:「科科。」

玖兰悠对某人插科打诨肆无忌惮的玩笑话已经非常之习惯,于是非常淡定的回了一句:「那等以后枢娶了零再叫你父亲也不迟。」

玖兰枢:「……」

玖兰李土:「…………不愧是悠。」

玖兰枢转身就往楼上走。

玖兰李土幸灾乐祸的看着小家伙的背影:「啊啊,害羞了?」

玖兰悠叹了口气:「主要是,枢和零的关系一直不融洽。」

「唔。」玖兰李土毫不在意,「磨合期,小时候我还拽你尿布呢,现在不是也挺好。」

——虽然好的时不时的就想扒了你的内裤。玖兰李土才不会作死的把这句话说出来。

「…………兄长大人你够了。」

玖兰李土耸了耸肩,盯着楼上看了一会儿,才忽然想起来:「话说你刚才说让那小鬼以后娶了零,不会是真的吧?」

玖兰悠低笑出声:「怎么可能。」

怎么不可能。玖兰李土想,咱俩还亲兄弟呢我都对你有了心思,更何况一个是你儿子我侄子,一个是我干儿子。

……某人显然没察觉到逻辑哪里有问题。

「不过……」玖兰悠想了想,「优姬和零……」

玖兰李土才不管那几个小鬼十年后如何,转过身很自然的拉着自家弟弟的手往厨房走:「悠你上次做的那个什么蛋糕还不错,再做一个。」

「……你不是不爱吃甜的?」

「最近牙太好了,医生建议该多吃点甜食。」

「……」

不管这边玖兰李土怎么变着花样吃豆腐还不被发现,楼上可谓是——

一片冷清。

单指气氛。

玖兰枢上楼之后直接向画室走去,请来的美术老师正在夸奖那个银发孩子的学习能力,玖兰家少小姐笑眯眯的听着,就像是在听老师夸她自己:「对吧对吧,零哥哥真的好厉害~」

玖兰枢总觉得最近优姬粘着那孩子粘的太过了,又想起刚才悠的那句玩笑话,细细盯着锥生零看了几眼。

也许是目光太有穿透力,锥生零终于发现了站在门口不知道有多久的玖兰枢:「有事?」

他一出声,老师和优姬都看了过去,倒让玖兰枢觉得自己是外人了。

「嗯。」压下这种被反客为主的错觉不适感,玖兰枢垂下眼帘,言简意赅,「你义父来了。」

锥生零不经意歪了下头,好像才想起有这么一个义父:「哦。」

「在楼下。」

「嗯。」

「……你不去见一下?」

锥生零眨了下眼:「他说要见我了?」

「……」玖兰枢想了想,玖兰李土自己还真没说,还是悠说的。

锥生零专心描着画。

「……」玖兰枢想,没准……他和锥生零真能成为朋友,最起码在有意无意表达出嫌弃玖兰李土这点就已经达成了共识。

真是,可喜可贺。

—TBC—

哦,就说在ooc道路上一去不复返了(微笑手动拜拜)

全篇回忆模式。

  40 11
评论(11)
热度(40)

© 苏眉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