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眉澈

本命枢零。
各种主角总受党。
脑洞不止,随心挖坑,坑深慎跳_(:з」∠)_

 

纯血君王天天往协会跑怎么办?

当某只纯血种再次像是进自己屋子一般踏入办公室的时候,锥生零已经连眼睛都懒得抬了,反倒是纯血君王悠然自得的给自己倒了杯水,站在书柜前抽出一本书,动作娴熟的足以说明前例不少。

而事实上,某只纯血种确实已经来了很多次。

从一开始一脸正经的不顾协会猎人的戒备阻拦走进来说是要和代理协会长有事要密谈,到现在一副把猎人协会已经当成是第二个月之寮的理所当然,锥生零就一直怀疑某只吸血鬼脑子是不是被莉莉给踹过。

也不是没怀疑过纯血种是不是带着什么目的来的,但是第一次所谓的“密谈”就让锥生零毫不客气的直接用血蔷薇送客——

「有话就说。」

「也没什么事,就是过来看看锥生君这代理协会长当的舒不舒心。」

「你一天活着,我就一天不舒心。」

「那还真对不起零君了。」

「……有事赶紧放。」

「就是过来看看零,没别的事。」

「……第一,别这么叫我;第二,协会没你能套出来的东西,所以你可以滚了。」

「零,我真的是来看你的……」

「看我笑话?」

「……你继续忙,无视我就好。」

那一次锥生零眯着眼打量了某只纯血种半天,把所有能想到的阴谋都在脑子里过了一遍之后,怎么都觉得玖兰枢那眸子里透着一些他看不透的东西,然后掏出血蔷薇很不客气的送客:「滚。」

纯血君王死死的贪婪般的盯了血蔷薇的主人半天,盯的感觉猎人协会长下一秒就要开枪才无所谓的耸了耸肩:「好,注意身体。」

「…………」

锥生零反应了半天,这是在反着话的咒他死?还是玖兰枢脑子有病?

等到第二天某只纯血种踩着一样的步伐报到一样的准点踏入他这间办公室安静喝茶的时候,猎人协会长盯着他:「有事就说!」

「就是过来看看你,你继续忙,无视我就好。」

「…………」

等话绕了几圈又转的和第一天的台词一模一样的时候,猎人协会长确定了——

玖兰枢你有病,病的还不轻!

某只纯血君王抬眼柔着眼神反问:「那你有药吗?」

「……」吓的锥生零一秒就掏出了血蔷薇:「滚。」

滚是滚了,只不过,第三天如约而至。

然后第四天,第五天,第六天…………

直至一个月后的现在,锥生零倒无所谓了,反正安静的就当空气,稍微有一点动静就血蔷薇伺候,倒是累了协会的众人,每次纯血君王去协会长“密谈”,所有人的心都崩的紧紧的,就算一个月的时间会让人有点麻木,但是身为合格的猎人,再麻木也得保持着保护协会长划掉贞节划掉的戒心。

直到某天心累的群众们真的有点撑不住了,一个二个跑到黑主学院拍桌子砸椅子委屈的差点要哭——

「黑主你和那玖兰枢关系不是还不错么,你倒是问问他到底想干嘛呀!」

「是开战还是结盟来句痛快话,天天往协会跑,兄弟们都精神衰弱了!」

「天天出任务感觉都没这么累啊!!」

「那次我进去递文件就看到吸血鬼坐在一边那些书看我们协会长!!盯着我们协会长看!!我只不过不小心递文件的时候碰到协会长的手了,他竟然还看了我一眼!看了我一眼!不带感情的看了我的手一眼!要不是知道协会长恨不得杀了那只吸血鬼,我差点以为玖兰枢每天过来就是护食儿的呢!!」

「……兄弟你淡定。不过黑主你倒是想想办法啊!那只吸血鬼成天往协会跑,不知道的还真以为协会有什么宝贝呢!」

黑主灰阎默不作声的听了半天,面色严肃的开口:「有宝贝的。」

众人:「……啊???」

「零君就是协会的宝贝!」

众人看着某个已经上了年纪还装嫩的男人捂着脸少女心的晃啊晃顿时呵呵了:「你的意思是那只吸血鬼觊觎我们协会长咯?」

然后众人又齐齐沉默了三秒——

也不是没这个可能?

不管是什么可能,黑主灰阎这边被众人推到了前线,头疼的往协会长办公室走,平时没有敲门的习惯,当看到里面的情景之后他竟然第一反应是纠结这习惯到底是好是坏,第二反应才是——

「放开我卡哇伊的儿砸!!」

他卡哇伊的儿砸——也就是代理协会长此时此刻被某只纯血种压在桌子上,按照黑主的视角看过去,还真有点压迫着要吻上去的意思。

实际情况也差不多,只不过锥生君一手虽被握住,另一只手却稳稳的持着血蔷薇抵在某吸血鬼的心口处,他被迫的坐在了桌子上,吸血鬼就站在他两腿之间,身体前倾,要想让人不误会那是不可能的。

黑主这一声吼,好像没有吼醒那两个人,只是就那样僵持着,谁也不退让,倒让黑主有些尴尬:「呃……嗨?」

「零。」纯血君王先是认输般的举起双手退开几步,唇角的笑有些无奈:「我真的只是想好好看看你。」

锥生零默不作声的收起血蔷薇,黑主灰阎倒是眨了眨眼:「看了一个月还没看够?」

「怎么会呢……」

玖兰枢垂下眼眸有些伤感的想着,怎么会看的够呢?这一睁眼回到了这个时候,就像是老天都看不过去才让他回来弥补所有,怎么能看的够?

黑主灰阎有些晕:「等下,我要是没理解错的话……」

「嗯。」纯血君王笑的人畜无害,「我喜欢零。」

砰!——

众人纷纷看着楼上——

「……呃……应该……没事吧?」

「……要不要上去看看?」

「……应该……没事吧?黑主不还在上面么?」

「……也是……」

哦,忘了说了,玖兰枢是重生来追妻来了。

—直接END—

这就是个梗,最近脑子里面一直想着几个梗,想着玖兰枢重生了按照他的性格也应该是按兵不动才对,但是这篇……反正和预想的不一样,就当闹着玩儿的吧。

  251 4
评论(4)
热度(251)

© 苏眉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