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眉澈

本命枢零。
各种主角总受党。
脑洞不止,随心挖坑,坑深慎跳_(:з」∠)_

 

梗?片段?我也不知道

我遥望于诸天星辰之下、冰封雪埋之间,那个人的身影渐行渐近,衣角翻飞,启开的唇如咒般低语——

「想要,活下去么?」




世间有魑魅魍魉、山精河怪。独人平庸暗淡,却令鬼魅魔灵充满了向往。

我叫零,那人说,我生于冰雪之地,是寒冷的、虚幻的,故为“零”。

但是我总觉得那个人其实是懒得编故事了,所以才如此敷衍。

那个人——

或者不能称其为人,他是山魅,据说是历经了千年才修得了人形。

他说他叫玖兰枢。

奇怪,一只山魅还能给自己起这么一个带姓的名字。

魅者本惑,那个家伙的皮囊确实不错——迷的雨女姐姐每逢残月夜也不哭了,晕的骨女姐姐每次都笑嘻嘻的想要谋他的皮相,更不用提那些小精小怪,就差奉他为神了。

我却总觉得这魅太过于危险,那一概温和活像一风流公子的表象下,总是能隐藏着一些令人恐惧的东西,说不上来是什么,总之就是——这魅太能装了!




我最初的记忆,是他将我从雪地中抱起,风雪中他的斗篷糊了我一脸,错觉般的似是听到了一声叹息。

我抬眼望着他,他垂下的眸中似是格外的复杂,又似是淡漠的没有丝毫情感,他说,“你是雪灵,生于冰雪,雪本来是不存在的,便叫「零」吧。”

我朦朦胧胧地伸手抓住他的斗篷,“你是谁?”

“我啊……”他莫名其妙地低笑了一声,然后说,“我是你父亲。”

“……”我清楚的记得,那是我出生后,第一次想要揍一个人。

然而身体太小,力道不足,只有用牙磨着他的手背,他却毫不在意,抱着我在风雪中一步步晃悠。

磨的累了,就躺在他的臂弯里昏昏欲睡,诸天繁星似是暗淡了不少,我迷糊着快要睡着的时候,总算想起了一个问题,“你叫什么名字?”

“玖兰,玖兰枢。”

“唔……你也是雪灵么?”

“不,我啊,是魅。”

风雪未停,他用斗篷护我在臂膀之间,我闭上了眼,没有听到心跳声。

魅啊……

同类吧?

嗯,灵和魅,是同类。



——————

嗯,别想了,应该没有下一篇了(*¯︶¯*)么么哒

  22 6
评论(6)
热度(22)

© 苏眉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