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眉澈

本命枢零。
各种主角总受党。
脑洞不止,随心挖坑,坑深慎跳_(:з」∠)_

 

#VK/枢零#_以父之名_02

之前忘记说了,还是先说明一下吧。

 

这篇文没有特定的背景,可以说是近现代的欧洲风格,也可以说是中世纪欧洲的暗黑时期,意大利黑手党纵横,所以很不幸的用了这个地方,不要去考究一切设定,你可以认为他们用着电灯,也可以仍旧活在汽油灯或蜡烛之下。

 

只是想写枢零两个人的爱恨,却又想丰富其他角色的设定,所以可能往下会有些不伦不类,所以各位还是谨慎入坑吧。

 

私设如山,私设如山,私设如山!

 

至于玖兰枢lian tong的问题,我可以说,这篇文是零长大之后玖兰才慢慢转变感情的,而不是从小就喜爱,但是对于零来说,他觉得从小玖兰对他的纵容就是那啥,所以才有了片段中那个认为。

 

从楔子开始就有伏笔,至于以后我会不会忘记……emmmmm……好像先看会不会随时弃坑才是重点?_(:з」∠)_

 

至于零的性格,后期会有转变,现在只是一个白纸一张的幼童,难免会ooc,请谅解

 

还有任何问题,随后都会事先提醒的,如果都没问题——

 

欢迎各位来到玖兰大人的黑手党世界。

 

 

 

 上篇请点这里→ 01

 

上篇提示——

 

「“你是我收养的孩子,以前如何,我不在乎,你也不用去想,从今天开始,你就是我的孩子,玖兰家的大少爷,听懂了么?”」

 

 

 

>>>.02 少爷

 

意大利作为黑手党中心聚集地,大大小小的黑色组织多不胜举,但是让人闻风丧胆的,也不过那几大世家,而几大世家当中,最引人瞩目的,便是玖兰家族。

 

“……谁都不清楚日裔血统的玖兰先祖怎么在百年内,在异国他乡,站稳了脚步,从而玖兰世家成为了黑手党“教父”一般的存在。但是这几个百年间,旁系分支,各自圈地为王,虽没有什么大动作,也不代表同气连枝,您作为枢大人收养的孩子,就目前而言,是玖兰家族中,年龄最小的少爷。”

 

一条拓麻将外套的最后一颗扣子扣上,满意的看着眼前瓷器娃娃一般的小少爷,“所以,您的一举一动有什么不妥之地,都有可能成为那些人诟病枢大人的理由,明白了么?零少爷。”

 

零坐在床边,穿着小皮鞋的脚丫子向上踢了踢,有些不自在:“我……我如果做不好……”

 

“没事的。”一条拓麻单膝跪地,将皮鞋上的鞋带又仔仔细细地检查了一遍,“我在您身边。”

 

“嗯……”零张了张嘴,嗫喏着问出了一直以来最想问的问题:“父亲他……为什么会收养我呢?”

 

一条拓麻抬眼看着那双懵懂纯真的紫眸,歪头想了半天,煞有其事道:“是啊,为什么呢?可能是……看零小少爷太可爱了吧。”

 

零:“……”

 

“不管怎么样,您现在都是玖兰家的小少爷了,今天晚上,整个黑手党都将会知道,枢大人收养了一个多么可爱的儿子。”一条拓麻伸出一只手,掌心向上,宛若绅士般邀请舞伴即将踏入舞池的中央,“那,走吧,我的少爷。”

 

平时空旷冰冷的大厅,此时此刻灯火通明,热闹非凡。

 

贵妇们身着狐裘皮草,帽檐的薄纱下是一张张浓妆艳抹的脸,她们挽着自己的男伴入场,又各自分开聚成自己的圈子,嫣红的唇瓣时不时的发出或冰冷或虚假的笑声,宛若毒蛇吐着蛇信——

 

“啊啦,玖兰家最小的少爷,呵呵……”

 

“听说是从贫民区抱回来的,莫不是……嗯?呵呵呵……”

 

“莫不是贫民区中低贱的妓女?咳。”

 

“说什么呢,那是玖兰家名副其实的小少爷,呵~以后都要记清楚!”

 

这边笑语晏晏,别的地方亦是端着最为虚假的笑容觥筹交错。成人的世界,小孩子总是格格不入的,一道小小的身影抬眼百般无聊地扫了一圈,终是在一个角落里看到了另外一个小身影,呲牙扑了过去——

 

“支葵!”

 

被扑到的孩子似是根本就没被惊到,一双眼眸子似睡非睡,平淡无波的看了挂在自己肩头的人一眼:“啊,蓝堂。”

 

“呐呐!你有表弟了哎!啊不对……论辈分……你应该是他……小叔?”说着说着,蓝堂英自己先笑了起来,宝石一般的蓝色眸子在灯光下熠熠生光,“哈哈哈哈哈有没有感觉自己顿时老了不少!”

 

支葵刚要说些什么,转眼看到了被众人围绕着的玖兰枢——玖兰主家最为年轻的家主,温润优雅,多少名门贵族的小姐们争破了头想要一个站在这个人身边的资格,最后却被一个不知从哪儿来的小少爷给截了糊。

 

“你在看什么?”蓝堂英顺着他的目光看去,目露敬仰:“啊!枢大人!”

 

“说起来,明天开始,好像就要陪那位小少爷一起上课了。”支葵漫不经心的将蓝堂英的爪子从自己肩膀上扒拉下去,“你也是?”

 

“唔。”对于蓝堂英来说,在哪儿上课都一样,作为玖兰家下属家族,陪主家少爷伴读是再正常不过,只是没想到支葵也要来。

 

支葵,支葵千里,虽是玖兰家旁支玖兰李土血脉的少爷,却才是真正名副其实妓女所生的私生子,只奈何旁系一支的家主玖兰李土自五年前失踪,下落不明,玖兰枢才不得不发话将当时只有三岁的支葵千里接了回来,但仍不冠以玖兰之姓,随母姓,就像是时刻提醒着他的身份。

 

论辈分,支葵完全不用陪主家少爷伴读,玖兰枢虽然没下命令,但是旁支总想要多一些自保的退路,说什么都让支葵来伴读。

 

想到这里,蓝堂英不再多说什么,只是含糊着点头,“晓也要来。”

 

架院家唯一的大公子——架院晓。

 

支葵千里点了点头,想着,这位贫民区里出来的小少爷可真是一跃成“太子”了。

 

而他正想着的太子殿下,在众人的目光中,由一条拓麻一步步牵引下阶梯——银发如雪,紫眸如晶,一身板正的西装穿在那个孩子身上,只显得可爱乖静,就像是给一个人偶娃娃套上了洛丽塔的装扮。

 

蓝堂英眨了眨眼,“好、好小啊……”

 

怎么也看着至少比他们小个两三岁的样子。

 

支葵千里目不转睛的看着阶梯之上的那个小人偶娃娃,那个万千烛火都似是绽放在他身上的娃娃,简直就是他这种藏匿于黑暗阴影中所不能比的。

 

当真,是不能比的么?

 

玖兰枢放下酒杯,唇角含笑,眸光温和的走过去将零抱了起来,对着下面的人,一字一句:“这就是我的儿子,玖兰……零。以后,还请大家多为照顾了。”

 

零在那个男人的怀里,向下看去,只是看到了一道道黑色模糊不清的身影,唯独头顶的灯光烛火亮的愈发刺眼。

 

他转眸看向抱着自己的男人,却见那双酒红色的瞳孔下,仍旧是自己看不懂却遍体生凉的淡漠,仿佛那层温和的柔光都是那些烛灯所覆盖的假象。

 

“看到那些人了么?”

 

零点了点头,然后他的父亲给他上了第一课,“你要防着他们每一个人,包括——”

 

他看见自己的父亲张了张嘴,那个音节很轻,在众人虚伪的恭维中几乎不可闻听,却是带着别样醉人笑意的发音,像是玩笑,更像是一则预告——

 

包括,我。

 

 

—TBC—

 

  45 9
评论(9)
热度(45)

© 苏眉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