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眉澈

本命枢零。
各种主角总受党。
脑洞不止,随心挖坑,坑深慎跳_(:з」∠)_

 

今天的玖兰大人打开了一道崭新的大门


>>.02

玖兰枢习惯性逛到书房的时候,零正坐在飘窗上对着血色残阳发呆,出神静默的样子,让他不由得怔了一下。

记忆中,那个锥生零虽不说一直对他都是怒目相向,但也确实是饱含恨意的,清清冷冷的目光中总是隐着最锋利的冰刃,也只是对着优姬的时候才如冰融般柔和了眼神。

“ka……玖兰?有事么?”

玖兰枢回过神,便对上那双笑意盈盈的紫眸。

“……”也许是外面的暮色光线太好看了,玖兰枢下意识的移开了目光:“没什么。”

“是么?”零将手肘支在蜷起的一条腿上,手撑着脸,歪着头看着站在门口嫩版玖兰枢:“你那边是什么阶段了?”

玖兰枢垂了垂眼眸,走了过去:“绯樱闲。”

零沉默了一下,点点头,抬眼就看见玖兰枢站在他面前,盯着他的眼神无悲无喜。零挑了挑眉:“怎么?”

玖兰枢笑了一下,倚在飘窗边,似是已经从刚开始的懵圈中缓了过来:“对于这里发生的事,锥生君难道不该和我这个当事人解释一下么?”

然而他忘记了面前这个锥生君不是那个狼崽子似的时时刻刻想磨牙的锥生君,所以当轻柔的吻落在自己唇角时,最起码有那么一秒,玖兰枢大脑是一片空白的。

始作俑者就那样一腿半跪在飘窗上,一手抬着玖兰枢的下颔,眸光似水,脸上却是锥生版标准淡然,“就是这样。”

玖兰枢:“……”

似是觉得这么逗一只狼崽子有点过了,锥生零唇角流露出些许笑意,身子坐了回去,“有一点我要纠正一下,你虽然是他的过去,但是对于我来说,你是你,他是他,我和他有着生死契约,却和你……”

——毫无关系。

“……”玖兰枢想,这好像是从锥生零那里听来的最伤人的话了吧?

怎么会毫无关系呢?

他是执棋人,锥生零是他手下的骑士;他将保护优姬的重任交于他,锥生零身体内有着自己的血……

怎么可能毫无关系呢?

思绪绕了一圈,玖兰枢忽然惊觉自己的情绪就这么简单的被牵制着,他抚上额头,掩去眸中的复杂,“锥生君想多了,虽然来到这里接触的信息都让我感到惊讶,但是正如你所说,你是你,那个锥生零是那个锥生零,我们……”

“虽然不想打断你们,但是看着过去的自己,果然还是有点不舒服啊……”

熟悉的声音落在两个人耳朵里无异于一枚炸弹,炸在锥生零那边是喜,炸在嫩版的玖兰枢这里——

他看着书房门口那个和自己一模一样,甚至是比自己都显得更加成熟更加深不可测的“玖兰枢”,玖兰枢觉得,给自己找的无数个借口都被这个“自己”炸的灰飞烟灭……

然后他眼睁睁看着“自己”走向旁边的锥生零,一手将锥生零拉入怀中,吻上了那应该和人差不多冷的唇……

嫩版玖兰枢:………………

“玖兰枢”旁若无人的亲吻着怀中的爱人,亲够了才移开嘴,抱着零在他耳边柔着声音问:“有没有想我?嗯?才半天不在家,怎么就招惹了别人?”

眼神却不怎么友善的瞄了嫩版玖兰枢一眼。

嫩版·玖兰·别人·枢:………………

不得不说,他忽然和未来的这个自己达成了共识——

这个“自己”,果然让人很不舒服啊……

如果玖兰优姬此时此刻在这里,绝对能翻译出这句话的意思——

这个玖兰枢,很欠揍啊……

—TBC—

还有一发应该就完了,这是被自己各种ntr啊(눈‸눈)

被零酱调戏的狼崽子玖兰,除了“……”还是“……”

  179 22
评论(22)
热度(179)

© 苏眉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