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眉澈

本命枢零。
各种主角总受党。
脑洞不止,随心挖坑,坑深慎跳_(:з」∠)_

 

#枢零##吸血鬼骑士#时间重置 03

  >>>.03 -接 受-

  秋季的枫叶如血般洋洋洒洒的铺满校园的每一个角落。

  锥生零走出教学楼时,看著几片红叶再次落下,不由得轻轻的呼出一口气。

  “零?”

  玖兰优姬走到他身边眨了眨眼,“怎麽了?”

  “没事。”锥生零抬脚走下阶梯,“忽然想看雪了。”

  玖兰优姬看著少年那有些寂寥的背影,有种说不出的虚幻,她歪了歪头,先撇去那一丝心底的不详,快步追上去给少年的后背重重一掌,“话说!我那虽说是亲生但是好像对待自己的妹妹是抱回来的妹妹一样的哥哥玖兰枢到底还要住在你那里多久?!”

  被猝不及防的拍了一掌,锥生零差点摔倒,他恨恨的瞪著那一脸无辜的棕发少女,神情和那个该死的玖兰枢简直如出一辙,“我也想知道你这个不像是亲生妹妹的亲生妹妹什麽时候把玖兰枢那混蛋给揪回去!”

  玖兰优姬顿时瞪大两眼,显得又无辜几分,“我要是能揪的回去还用问你麽?!”

  “……”锥生零叹了口气,转过头继续向前走,“总之,随便先找个什麽理由把他弄走,我要清净几天。”

  少女敏感的跟在后面,“零,是不是发生了什麽事?”

  那精致的容颜上一派的风轻云淡,话语在开口的那一瞬间便消散在空气中,“……谁知道呢……”

  玖兰优姬驻足,望著那个身影,张了张嘴,还是问出了口,“零……不会是……”

  锥生零停下脚步,却不曾回头,紫眸被那银色的刘海遮挡,看不清眼中的波澜。

  感觉到少年愈发悲伤的气息,玖兰优姬更加确认自己的猜想,小心翼翼又十分正经的问道,“不会是……枢哥哥把你强上了吧?”

  “……”锥生零抬起头,面无表情的回头扫了少女一眼,然后道,“是我强上了他。”

  “……”玖兰优姬下意识的摆手笑道,“别开玩笑了,零,你?怎麽可能?哈哈,哈……哈……呵……”

  在少年很是镇定的表情下,玖兰优姬的笑声不知转了几个弯,最后没了声音只剩下抽嘴角,“……真的?”

  锥生零继续面无表情。

  玖兰优姬快要在秋风中凌乱的时候,一道温柔的声音传来,“什麽真的假的?”

  “……”玖兰优姬看向锥生零身后,赫然是那个回国之后第一次才真正见面的哥哥玖兰枢,那一贯带著温柔笑意的眼眸中此时此刻看在玖兰优姬眼里怎麽看怎麽一副从了人的人妻样。

  见著自家妹妹看向自己的眼神越来越怪异,玖兰枢看了看一脸淡然的银发少年,於是向著自家妹妹眯了眯眼,“优姬?”

  玖兰优姬的脑线有时候很粗,即使是在自小就知道自家哥哥是个超级腹黑的恐怖分子的恐怖分子哥哥面前,玖兰小姐的脑线也照常无误的横向发展,於是她很好奇的看著自家哥哥,“哥……我一直不知道,你竟然是下面的……”

  玖兰枢怔了一秒,随即一脸微笑的看向好似事不关己的银发少年,声音格外的轻柔缠绵,“零?”

  “……”锥生零淡淡的瞥著玖兰枢,挑了挑眉,“难道不是?”

  “……”玖兰枢看著那双紫眸中闪烁著几不可见的促狭和恶作剧之色,似是认输般,无奈的叹口气,唇角却是带著宠溺的笑意,“是,只要零说是什麽,便是什麽。”

  紫眸猛然收缩一下。锥生零知道,那一刻,自己的心毫无出息的抽搐了一下,生疼,让他感到窒息。

  总是这样。

  玖兰枢总是这般顺著锥生零。

  即使是关於男人的面子,只要无关大雅,玖兰枢也能面不改色的顺著锥生零,就像是欠了这个人几个世纪的债,总想要用最为宠溺的方式去归还,但也仅限於锥生零这个人。

  仿佛在那银发少年面前,总是有一种魔力能让玖兰枢心甘情愿的投降,只跪倒在少年的面前。

  一直以来,从小到大,总是这样。

  眼眶不知是被秋风吹的还是因为别的原因,竟是感到了酸涩。他眨了眨眼,有些烦躁的转身,一字不留的便迈开脚步,步伐急促的就像是后面有什麽洪水猛兽。

  看著锥生急促的身影,玖兰枢不可察觉的皱了皱眉,旁边的玖兰优姬一言问出了自己的内心,“零他……好像哪里不对?”

  何止是不对……玖兰枢垂了垂眸,那种患得患失的感觉又回来了。或者应该说,就没有消失过。

  “话说,哥你怎麽来学校了?”玖兰优姬歪著头看他,“难道是终於良心发现来接妹妹放学然后一起回家麽?”

  玖兰枢微笑著抬头摸了摸少女的头,吐出的字十分温柔,“怎麽可能,我是来接零的。”

  “……”玖兰优姬抽了抽唇角,“那这麽说,你还真是在零下面了?

  玖兰枢收回手,笑的愈发温柔,“可能麽。”

  玖兰优姬沈默的退后两步,“我真的怀疑,你到底能宠零到什麽程度。”

  “……谁知道呢。”玖兰枢苦笑了两声,“但是只要想到他,就想要给他世界上最好的一切……”

  玖兰优姬低头看著脚边的红叶,忽然想起这种情景何曾熟悉,自那一年她惊诧的在他眼中看到了对那个少年的爱恋,他回她的便是这句话。无奈却又甘之如饴。

  一日一日,只有加剧,不曾间断。

  “我回去了,你也早点回去。”

  玖兰优姬蓦地抬头,看到的只是那修长而又优雅的身影,她张了张嘴,终是没忍住,毫无形象的对著那个身影吼道,“偶尔也要回一趟家吧混蛋哥哥!!——”

  听到后面的吼声,玖兰枢笑了笑,快步向著少年离开的方向追去。

  优姬,我现在想要的,只有他。

  出了校园大门,玖兰枢发现那个少年并未走远,只是倚著路边的围栏而坐,抬著头像是在看些什麽,又像是只是放空自己。

  玖兰枢忽然在想,如果此时此刻雪花落下,轻轻飘落在少年的周围,又该是一副怎样的美丽画面。

  似是察觉到他的目光太过於炽热,少年偏过头看向他,紫眸透过空气似是有著千言万语要告诉他,最后却只是一片沈寂。

  玖兰枢缓步走过去,在少年面前站定,伸出手,眼眸中尽是温柔,“回家吧,零。”

  锥生看著那只手半天,不发一言。直至那只手的主人抬起手臂,温热的指尖轻轻滑过自己的眼角,轻声的询问他,“怎麽了?零,有事不要放在心里,说出来,让我陪你一起承担。”

  指尖滑过眼角,滑过脸颊,最后滑到少年的下颔,轻轻一抬,少年的面容更加清晰的落在自己的眼中,玖兰有些心疼的蹙眉,“你这个表情,像是在哭。”

  虽然脸上十分冷漠,但是却有种哭泣的错觉。

  告诉我,零,你在伤心些什麽?心在哭什麽?

  “玖兰。”

  少年蓦地开口,紫眸紧紧的对上那双酒红色眼眸,不躲不闪,他说,“你真的喜欢我?”

  玖兰枢蓦地一愣。

  少年再次问他,“你真的喜欢我?”

  “不,我爱你。”玖兰枢将少年拥入怀中,他一字一句,格外郑重,“我爱你,零。”

  少年在他怀中没有丝毫挣扎,然后他听到锥生的声音,清冷依旧,却宛若虚幻,他说,“那,我们试试吧。”

  锥生说,我不知道自己对你的情感,但是也不厌恶。

  锥生说,我只能说试试,只要你不介意……

  “不介意。”玖兰枢将少年拥的更紧,“怎麽会介意呢?……”

  他等了那麽久,久的让他以为只能等下去,而少年却忽然松口给了他一个机会,怎麽可能还会介意?

  玖兰抬头看著天空,天色暗沈的似乎下一秒就会落下雪,他轻吻著少年冰冷的耳尖,轻声道,“零,谢谢。”

  谢谢你给了我一个真正能伴你身边的机会。

  玖兰枢的骄傲、坚持,所有有关於自尊的一切,在一个叫做锥生零的少年面前就是如此的不堪一击。

  锥生抬起双手想要抚上那男人的背,却在还有两指距离的时候又蓦然垂下。

  他抬眼看著天空,精致的容颜上无悲无喜。

  周围的人在他们身边来来去去,路上的车辆走走停停,世间所有一切都无时无刻的在变化著,唯独这一个拥抱,却似是定格了时间,给人一种永远的错觉。



  10月4日,上午,锥生零确认病情。

  10月4日,傍晚,玖兰枢和锥生零,确认恋人关系。


  —TBC—

 

  25
评论
热度(25)

© 苏眉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