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眉澈

本命枢零。
各种主角总受党。
脑洞不止,随心挖坑,坑深慎跳_(:з」∠)_

 

#VK/枢零#(联文)_清 欢_07

  第07章:死局
  
  BY:苏眉澈


  
  没有人知道,鹰宫海斗发出那条短信的时候是一个人处在一个黑暗的房间,偌大的落地窗被厚厚的窗帘拉上,没有透出丝毫的光,唯独手机屏幕的荧光在房间中显得格外幽深。
  
  唯独在黑暗中,他才能自欺欺人的隐瞒着双手的颤抖发出那条信息;亦是唯独在黑暗中,他才能让内心中的黑暗肆意的滋生。
  
  他要赌,赌锥生零这个人对他是否真的没有丝毫那种情谊。
  
  等待了十分钟左右,手机仍旧没有任何回音,鹰宫海斗将手机扔到一边,极其疲惫的将自己摔在床上,唇角扯出一抹讽刺的笑容,“真傻。”
  
  用这种方式逼迫那人,亦是在逼迫自己的鹰宫海斗,真傻。
  
  但是,却无退路。
  
  他和锥生零七岁相识,至今二十年的时光,他用了十二年的时间去喜欢那人甚至是爱上了那人,一遍遍的确认,一次次的肯定,直至那人的影子深刻的印在自己的脑海中、镌刻在心脏深处,如血液般流注于自己体内,再也分割不出去。
  
  再也分割不出去……
  
  黑暗中的鹰宫海斗缓缓闭上眼,轻叹一声,“零……”
  
  他要锥生零成为他心中的刺,纵然得不到,也要在往后的日子中每每想起时分牵动着那根刺,以提醒自己,曾经有这么一个人他深爱过,甚至是以后也会深爱下去,即使这份情感沉静的几近看似消失。
  
  锥生零对于鹰宫海斗是个特殊的存在,一直以来,都是如此。

 

 

  
  订婚宴极致奢华,毕竟是两大家族的联姻,哪一方都不想失了面子。
  
  准新娘是个很美的女人,性格十分温和,说不上很聪明,但是也懂得自己的身份该有怎样的命运。
  
  从小所接受的教育让这她知道,自此之后,那个叫鹰宫海斗的便是她的丈夫、她的天,纵然毫无情感,她也要很好的扮演一个鹰宫夫人的完美形象。
  
  三岛家族和鹰宫家族的命运从此刻开始紧紧相连。
  
  带着完美的笑容伴在英俊的鹰宫身旁,接受着来人似真似假的祝福,她发现,自己的准丈夫自进入会场开始就有些心不在焉,眼神不着痕迹的扫视着各个角落,似是在寻找什么。
  
  “海斗?”如此亲昵的称呼,彼此心中都明白,只不过是逢场作戏,她挽着鹰宫的手臂,身子又靠近几分,柔声问道,“怎么了?”
  
  “没事。”鹰宫在正要收回视线的那一刻,看到了一个熟悉的人影,他将手臂从三岛由美的双手中抽出,向着那个熟人走去,“我有点事,你先和叔伯们聊会儿。”
  
  三岛由美看着鹰宫走向一个美丽优雅的女人,她垂了垂眼帘,转身仍旧挂着完美的笑容和来宾相谈甚欢。
  
  鹰宫看似稳重的步伐在走向若叶沙赖的时候已经隐隐有些急促,他看着若叶沙赖向着他微笑点头,“想不到这么快……恭喜啊,鹰宫君。”
  
  在若叶面前站定,鹰宫的目光快速而认真的再次扫视着若叶的身后以及周围,却根本就没有那个人的影子。他有点忍不住,“若叶……零他……”
  
  若叶沙赖笑了笑,“到如今,鹰宫君还在乎吗?”
  
  鹰宫海斗皱了一下眉,想要说些什么,最后却是扯唇一笑,就像是在嘲笑什么,“是啊,还在乎麽。”
  
  他其实是想说,你知道什么?!我爱他!
  
  他其实是想说,为什么不在乎?!我用了这盘局赌尽我所有退路,为什么不在乎?!
  
  他其实是想说,我告诉自己,只要他来,只要他来,不管是出于什么身份,朋友也好,接受他的感情也好,纵然只是当做陌生人也好,我便放弃所有一切,什么鹰宫家族他都不在乎!
  
  可是……
  
  可是他等来了什么?
  
  他以为锥生即使是只凭着二十年的友谊,最起码也能露个面,但是他却并未出现,连封短信、连一通电话都没有。
  
  还在乎麽。
  
  若叶,你要知道,不是我不在乎,而是那个叫做锥生零的人,对于鹰宫海斗12年深入骨髓的感情,毫不在乎。
  
  若叶沙赖看着他几近淡漠的表情,那一番话本该是歇斯底里的,却被眼前这人用一种好似讨论天气如何的平静语气说了出来,却比歇斯底里更为恐怖。
  
  太过于平静,太过于淡漠,反而更像是向着黑暗最深处走去而不自知。
  
  不过是,太过于偏执。
  
  若叶沙赖垂眸轻轻的叹了口气,她说,“鹰宫君,从你做下这个决定的时候,你便已经是错了。”
  
  鹰宫海斗笑了笑,说,“是麽。”
  
  礼仪主持在台上高声宣布订婚仪式开始,请准新郎准新娘上台。
  
  若叶还想说些什么,却只是平静的看着他,“鹰宫君,还要继续这盘赌局吗?若是执意为之,你会后悔的。”
  
  准新娘在距离他们一米开外的地方温柔的微笑,对着若叶沙赖礼貌的鞠躬。
  
  鹰宫海斗转过身,转身之前,他又扫了一眼大门那里,“若叶,20年的情感,12年的爱恋,是那个人……不要我。”
  
  准新娘挽着准新郎的手臂,缓步上台,这一对准新人,看起来是那么的般配,羡煞旁人。
  
  若叶在台下目露悲伤的看着,看着交换戒指前,鹰宫最后扫了大门一眼,看着他们闭着眼睛想吻却毫无情感,看着订婚仪式结束。
  
  然后她等待着鹰宫走下台,微笑的说着刚才未说完的话,“不是锥生君不要你,而是你不要他,在我来之前锥生君已经告诉了我全部,那天在影院锥生君‘抱歉’之后其实还有未说完的话,是你太过于急躁放开了他的手。”
  
  鹰宫海斗蓦然怔住。
  
  若叶的声音清晰而柔和,在他听来却混乱而刺耳。
  
  “其实,锥生君是想和你试试的,他说抱歉,只是想告诉你,也许他对你的情感没有你对他的那么深刻,但是他只是想给彼此一个机会……”
  
  “但是你没有让他说完,便放开了他的手。”
  
  “在他挣扎着想要告诉你的时候,是你一条短信让他感到了讽刺。”
  
  “鹰宫君,自始至终,不是他不要你,而是你,不要他。是你,在本应该握紧他的手的时候轻易的放开;是你,将你的局走进了属于你的死局,所以……”
  
  鹰宫海斗,是你输了。
  
  是你自己将自己,推向了失败。
  
  若叶转身离开的身后,是早已经脸色苍白的鹰宫海斗。

 

 

 


  
  玖兰枢看着满桌的丰盛菜式,再看看锥生零那似是和平常一样的清冷面容。
  
  手机在桌子上不停的发出振动嗡嗡声,停了继续响,已然有五六个电话打了进来,锥生零却闻所未闻,只是默不作声的将菜夹到玖兰枢的碗里,示意他吃饭。
  
  玖兰枢垂眸看了看碗中的菜,终是忍不住开口打破这诡异的气氛,“爸爸,鹰宫叔叔今天订婚,不去真的可以吗?”
  
  锥生零夹菜的手微微一顿,抬眼看着对面的儿子,叹了口气,“你想说些什么?”
  
  “电话是鹰宫叔叔打来的吧?”玖兰枢将手机拿过来,看着上面标注的名字,确认了自己的猜想,“爸爸为什么不接?”
  
  “没什么。”锥生零放下筷子,“有些事,不是你该知道的。”
  
  “比如呢?”玖兰枢将还在振动的手机挂掉,然后按了关机键,所有动作做起来流利而自然,他抬眸看着对面似是不曾被岁月浸染的男人,那银发紫眸一如刚开始相识时那般的精致美丽,酒红色的眼眸微微暗了几分,仍旧带着稚气的嗓音中不知何时染上了几分压迫感,“……比如,鹰宫叔叔喜欢爸爸这件事?”
  
  锥生零错愕的抬起紫眸,正对上那一双酒红色的眼眸,他皱了皱眉,“枢?谁告诉你的?”
  
  “爸爸其实也想要答应和鹰宫叔叔在一起吧?”玖兰枢答非所问的继续说着与年龄不符的话,“是出于对鹰宫叔叔的同情?还是爸爸也有点喜欢鹰宫叔叔?”
  
  锥生零皱眉,他觉得自己的怒气正在被这个小孩儿挑起,“枢!你……”
  
  “难道不是吗?!”似是比锥生零这个当事人还要愤怒,玖兰枢忽然站起身,一概乖巧的面容上此时此刻用面无表情来说更为适合,那是锥生零从未见过的压迫感,在一个九岁的小孩子身上展现的淋漓尽致,“父亲!你说过我不会有妈妈的!我只有你!”
  
  “……”锥生觉得,好像哪里不对,他有些无力,“海斗是男的……不会是你妈妈。”
  
  “父亲!”
  
  锥生零叹了口气,他知道,眼前这个小家伙如果有什么不满意或者生气的时候,就会用“父亲”这个郑重的称呼来叫自己,由此可见,这个小家伙是真的闹别扭了。
  
  “枢。”锥生走到玖兰枢的位置,坐下,然后将小家伙揽入怀中,轻轻拍着他的背道,“海斗的事,我不知道怎么和你说,但是我向你保证,你以后真的不会有妈妈,至于海斗……他已经订婚了,也快要结婚,结婚之后他会有自己的家庭,有他的孩子,所以,他……只是你的鹰宫叔叔。”
  
  已经够了。锥生零想,感情这种事,已经够了,纵然以后是一个人,他也会有这个孩子陪伴,看着自己的儿子娶妻生子,这样,不是也挺好?
  
  “真的不会有妈妈?”
  
  那孩子在自己的怀中动了动,似是寻找一个更加舒服的位置。
  
  锥生零勾了勾唇角,有些好笑,“不会,我保证。”
  
  他轻轻拍打着玖兰枢的背,就像是要哄孩子睡觉那般温柔,然而这般轻柔的动作却在怀中的孩子问出的一句话后变得僵硬。
  
  “如果,是玖兰优姬回来找你了呢?”
  


  —TBC—

  19
评论
热度(19)

© 苏眉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