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眉澈

本命枢零。
各种主角总受党。
脑洞不止,随心挖坑,坑深慎跳_(:з」∠)_

 

艾玛牙疼QAQ

#哦,OOC了_(:з)∠)_

#本来想来个牙医玖兰设定的…………

#我真的牙疼,为什么写完更疼了QAQ

#一开始想记梗啊啊啊!!这短篇是怎么回事!!!









“张嘴。”

刺眼的灯打开的一瞬间,锥生零就不可抑制的闭上了眼,顺带着乖乖的张开了嘴——

“啊——”

“……舌头放回去,又不是看你喉咙!”

“……哦。”

“……闭嘴别说话!”

“……”锥生不耐烦的转了转眼珠,眼皮因为光线太过于刺眼而睁不开,干脆一推身前的人,抬手遮住眼前的亮光面无表情的看向站着旁边的棕发青年:“回家。”

玖兰枢忍着笑,安抚的摸了摸小家伙的头:“牙不疼了?”

“疼。”锥生零诚实道,“但是蓝堂叔叔好烦。”

“…………”穿着白大褂的牙科医生顿时炸毛:“你才烦你全家都烦!!”

锥生零默默的继续看着玖兰:“爸爸,蓝堂叔叔说你烦。”

“…………啊啊啊啊啊啊锥生零你闭嘴闭嘴闭嘴!!!”

“……刚才就想问,你到底是让我张嘴还是闭嘴?”

“…………”蓝堂瞄了一眼一直微笑看着自家儿子的玖兰枢,忽然有种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的深刻感悟——

怪不得当年在孤儿院玖兰一眼就看上了坐在角落里的这个孩子,完全是……一个品种的!!!气死人还一脸无辜的辣种!!!

意识到某个小牙医满满的怨念已经盯在了自己身上,玖兰枢用温柔的力道轻弹了一下小锥生的额头:“乖乖检查,优姬给你带了你最喜欢的巧克力……”

话还没说完,玖兰枢就看到那孩子的紫眸顿时亮了起来,在手影下有种正在黑暗中绽放的紫水晶的错觉。他怔了一下,差点忘记接着要说什么——

“……咳,在家等着你。”

然后锥生零放下手闭上眼张开嘴,很是配合。

“……”看着那小家伙这么乖巧配合的样子,蓝堂实在有点不忍心告诉他:你该和包括巧克力在内的一切甜食绝缘了。

但是检查完之后,蓝堂还是狠心告诉他:“你该和包括巧克力在内的一切甜食绝缘了。”

“………………”锥生零面无表情了半分钟,看向玖兰枢。

玖兰枢:“…………这是每个孩子都有的阶段,等牙不疼了就能吃了。”

“……”蓝堂英实在看不过为了哄孩子这一本正经的瞎说,出于医生的立场好心提醒:“不疼也不能吃,他的牙都快被蛀……”

然后他闭了嘴。

只因为玖兰优雅微笑看过来的时候那眼神里明明白白的用冰渣写着两个大字——

闭、嘴。

嗯,所以他闭了嘴。

然后自己牙疼的看着那对父子各种秀——

“牙不疼了就可以吃巧克力?”

“可以,但是一天只能一颗。”

“……两颗!”

“两天一颗。”

“…………两颗!”

“三天一……”

“附带每天早晚安吻!”

“…………”

“爸爸?”

“……嗯……一天一颗。”

“…………”

看着小家伙暗淡的紫眸,玖兰枢笑了笑,俯身在小锥生额上轻轻一吻:“乖,等牙长好了,你想吃什么想要什么我都会给你。”

——你想吃什么想要什么我都会给你。

多年后将心剖开在银发少年面前时,玖兰枢吻上了那人带着凉意的唇——

包括我自己。连人带心,全部给你。


  50 6
评论(6)
热度(50)

© 苏眉澈 | Powered by LOFTER